吱一声:つ…

【KK】black in white (蔬菜沙拉)

在家开不了车,吃点草吧

——————分割线——————

堂本刚在自助餐区选了一盆草。

球生菜绿得新鲜聒噪,嘴里隐隐的唾液还是被圣女果勉强吊起。为了犒赏自己抵住电视台食堂新推出芝士锅的诱惑,他往菜上多舀了勺金枪鱼,想了想又剜去一半。

减肥真是万分痛苦的事情,特别是你身边永远站着一个长不胖的人。万恶之缘不在于食物本身,是淀粉被酶分解后的糖分对他不友好。

那个永远长不胖的人有一次和他说了这个豆知识,吓得他把手里的奶油泡芙一口吞了下去。

堂本刚假装忽视正坐在右侧小圆桌不小心把糖撒在桌上的堂本光一,绕过去找了正好能看到夜景的靠窗位置。

才入夜不久的市中心已经不再同白日那般麻木运行,玻璃重叠几层建筑在流光里的影子,身后的高脚凳仿佛悬浮在夜空里,正好抵着镜子里的帽檐不偏不倚。

刚感慨了一会才满意地把凯撒酱倒入盘中搅拌,挑起一根尝了尝,好像也没有那么索然无味嘛。

一分钟后,眼前多了杯黑咖啡。

他把苦菊嚼出涩味才抬头,帽檐还挡了大半视线,最先接触到被液体浸润过的嘴唇,咖啡薄薄一层,恰好被灯光溜了绯色。

“光一桑,不是录完节目了吗。”

言外之意:你怎么还没回家。

又到shock宣传,时间过得真快,他明显瘦下去好像还是昨天的事,好不容易长的一点肉,估计又要以肉眼可见程度消失。

不过让堂本刚欣慰的事,堂本光一终于肯好好吃饭,让他负罪感也少了许多。

对面这位只盯着他大快朵颐的场景太过常见,偶尔会撒娇说饿了又不见其余动作,就是想等他喂一口。

现在这样子,明显是吃撑了嘛。

头发还一丝不苟地服帖在额边,连女孩子都要羡慕的流畅眼线,大概又是亲手画的,啧啧。

刚挑起一片全麦面包置于眼前,佯装观察发酵形成的绵密孔洞,以掩盖不小心多看了他几眼。

相比自己随便从家里戴了顶帽子架了副眼镜就出门,对桌坐着的实在看不出来和他是同一个组合的人。

难得去堂本光一家,且非常难得搞的全身酸痛。有些事情好像突然有了突破口,像是一层糯米纸被糖体从外到里融化,他又觉得没必要去说清楚,顺其自然就好。

堂本光一搅了搅并没有加奶且加糖失败的黑咖啡,堂本刚餐盘里连点肉片都没有,只有很诡异颜色的泥状物体,果然已经开始减肥了吗,昨天还在吃肉呢这孩子。。。

明明肚子上也没多少肉,上称的频率倒快赶上喝水的次数,昨天早上临走前让他翻出被窝藏许久的体重计,堂本光一还记得堂本刚当时发出的那声哀嚎,把沉迷于狗粮盘里pan都吓了一跳  。

“oh no 我又长了0.5公斤”。

就四个鸡蛋重而已,至于这么紧张么。不过堂本刚一惊一乍的样子实在太过难得,难得到他觉得原来他也是个凡人,不是明明触手可及又让他不敢伸手的那个人,可以直接拉过来揉一揉。

肚子和胸部一样,弹软温暖。

从头到尾揉一遍,他终于做到了,且从里到外都是那种淡淡的甜味,堂本光一觉得自己有点上瘾,说不出来是好是坏,至少现在十分开心。

这样的堂本刚,多可爱啊。有时深沉“布教”也好,认真耍帅也罢,总是会回归到这个原点。

而且恰好都能被他看到。

堂本刚把菜叶子沾满酱汁,送到嘴里只含了一小截。堂本光一看着那片叶子随三角嘴以微小幅度张合逐渐消失,再往上看鼻梁遮了片阴影,嘴里的苦味过了好久才经过喉咙,呼吸顿了顿,突然想去掀开他的帽子。

会被吓到吗?

正在吃草的小熊猫,如果被饭看到会这么说吧,自从用主刷F1赛车的推特账号关注某小熊猫公众账号 ,他对这种生物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多可爱啊,真的一模一样诶。

“刚”。
“嗯?”

“我刚吃的蛋包饭,还有...”

他居然连惦记好久的新菜单都没有去吃,这是下了狠心减肥的节奏。

“谁管你啦。”堂本刚在被继续“刺激”之前,快准狠塞了颗小圣女果到对方嘴里。

直到自己咬开一颗,甜酸饱满的汁液充斥整个口腔,又重新意识到这里不是私人空间。屁股以微弱幅度往后移动,好像这样子就和堂本光一保持了很正常的距离。

刚才太近了,太近了,他心里又默念了一遍,还好这个时间的电视台食堂已经不如饭点。

汗都要出来了。

堂本光一唔了一声,把就要掉出来的小番茄塞回去默默开咬,他一直对这种不知道是水果还是蔬菜的植物有一点避而远之的敬畏感,明明之前不太喜欢的,居然还有点好吃。

茄子香菜依旧无理。

如果是茄子香菜味的堂本刚呢,他不禁打了个寒颤,那就多吃几遍,没准哪天就习惯了。

他忍住没伸手去拨他的帽子。

堂本刚调整坐姿已掩盖才起苗头的胡思乱想,这种无意识的依赖感太过危险,明明也就是久违地去做客,然后发生了一些事情,情色不足以概括,圆满为时尚早。

再说完事之后堂本光一也没留他,只是说了句咖喱牛肉饭很好吃。

这是让他下次再来的暗示?可惜最近只能吃草,做不了咖喱牛肉。

堂本刚把帽子拉的更低,叉子碰撞见底的瓷盘,轻微的摩擦声打破沉寂,堂本光一捕捉到对方嘴角隐约勾起的弧度,带着点红色汁液酸甜可口,好像比嘴里咬的那颗还要真实一些。

草有什么好吃的,你一点也不胖。

食堂零星散座的人顾自吃晚饭,即使有刚点好餐准备找寻最佳位置的staff,也自动对两人为中心方圆3米的空间自我屏蔽。

堂本光一又把椅子往里拉了拉。

“那天你不是还怕我饿肚子吗。”他单纯想把时间拉长,提示堂本刚两人已经一天一夜没有见面。

“那天?”

“前天晚上”。

堂本刚脸一红,把最后一点玉米粒挑到嘴里,没咬就直接咽了下去。

“哦,因为剩了浪费啊。”

…………tbc…………

碟子买买买!

评论(7)
热度(206)

© 包子的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