吱一声:つ…

【KK】black in white (茄子)

上次(蔬菜沙拉)的后续,混个车

KT  有H   纯属脑洞

---------分割线------------

他和堂本刚打赌,如果在录广播期间说一句话,就陪他吃一个月的苦菊菜花。

刚觉得赌注对自己来说太小对堂本光一来说又太大,路过中餐区看到橱柜里那盘紫到发亮的东西,顿时有了主意。

就它了。

他指着茄子说要是光一你想跟我一起去录音室,然后还想结束后做点什么的话,就吃半个月茄子吧?

堂本光一一张俊脸顿时吓得面色惨绿,刚才故意忽视但被余光瞥到的紫色物体又闪现了一遍,后劲已经足够让他嗓子堵一阵。半个月有点太长,又想跟着堂本刚,然后还想结束后做点什么,看来总得付出点代价。

“可以少几天吗,或者我们换个花样?”电梯里堂本刚对着镜子整理头发,堂本光一从对角蹭到身边,有点惨兮兮地求他。

“10天,不能再少了,要么你就换香菜吧”。

他在镜子里看到堂本光一眼角抽了几下,头靠过来磕到帽檐便立马撤开不再挣扎,堂本刚忍住笑,把帽子递给他开始扎头发。

“这可是你要打的赌,要不然就回家吧,pan还等着你呢光一桑”。

虽然谁输谁赢还不知道,堂本光一肯定不会轻易让他回家。就扎个马尾,待会怎要做什么都不会碍事。

“成…交”。

“成交茄子还是香菜呀?”堂本刚故意多说了两遍,转身凑过去好像要把餐厅里故意拉开的距离补回来。被堂本光一顺手挽住后,很乖顺地接受了今天第一次skinship。

“你”

…………

已经准备好材料的staff看到跟着进来的另一位堂本先生,赶忙重新看了眼手上的稿件,是单人豆芽没错啊。

堂本光一看出他的疑惑,笑了笑小声说了句“正好路过”。

staff点点头又转向右边,今天的值班堂本先生若无其事看着稿子,帽子摘了放在一边,好像丝毫不在意精心打扮过大概是正好录完单人节目另一位。

依旧是很好闻的味道。

“OK,可以开始了”。

堂本刚戴上耳机调整话筒,堂本光一开始在一旁刷手机表情肃穆。录两期也不过半个多小时,即使堂本刚的味道再好闻,堂本刚的声音再好听,堂本刚的样子再好看。

他还是坚信自己完全忍得住。

晚上恰好有赛车实况转播,够分散注意力了。

嗯,堂本刚给他递了杯水。

“Domoto です,刚刚吃了晚饭是一盘蔬菜沙拉,虽然我也不是很喜欢吃这种东西,不过意外的很清爽。估计有人要问为什么突然吃素,我家姐姐说我最近长胖了要减肥诶!开玩笑的啦,不过偶尔吃素也挺好的,可以清理肠胃改善食欲什么的,天天只想吃肉可不是好孩子!”

哪里胖了,堂本光一差点忍不住吐槽,万幸才发的声被staff的笑声掩盖过去,堂本刚正忙于读下一封信也顾不上他。

换个坐姿继续刷新闻,时间才过四分之一,只要堂本刚不主动找他搭话。那10天茄子,能免就免了吧。

中场休息,堂本刚喝了口橙汁,玻璃杯接触桌面时发出正好不被音乐声掩盖的声响,堂本光一恰好抬头,脑子里还是最喜欢的车手暂列第二的实况转播和放歌前堂本刚同staff聊什么笑得正开心的余音。

视线接触时,堂本刚挑了挑眉。

每次有这种小动作,要么就是已经让他认输的把握,要么只是个烟雾弹而已。

因为太过熟悉,反而分不清明显的分界线,不过结局大概都是一样,堂本光一提高警惕,顺便给署名410的人发了条短消息。

“别想让我吃茄子。”

几秒之后他就收到了回信。

“那天咖喱饭里面就有茄子,51円桑不是说还想吃么。  ”

堂本光一气绝又把一口老血生生咽回去,面前的水立马见底,staff见状赶紧给他续了一杯。

原来光一桑今天过来是来蹭茶喝的呀,看他面露苦相又将刚续的一口喝完,大概是食堂的晚饭太咸了一点。

堂本刚趁staff调试音量悄悄朝他比了个V。

光一低下头,对着暗下的手机屏幕放空大脑,打算等他安定跑完火车。

“Domoto です,さようなら”

总算安全收尾,他打算重新给堂本刚发条短信,还没按亮屏幕就听到旁边轻飘飘一句。

“有人在我旁边玩手机。”

“没有啊,屏幕有点脏我在抠手机”他漫不经心回答,堂本刚终于没忍住,小猪笑被还没关的话筒收了音。

我赢了,堂本刚满脸写着开心。

Staff目送眉来眼去又不说话的两位,才敢和新来的助理叮嘱一句“记住,别看谁不理谁的样子,这俩关系可好着,以后少说话多干活”。

堂本刚被拉进还没装修好的广播A区厕所时,特意叮嘱堂本光一把“检修中”的警示牌放在显眼处。

“堂本光一你看啊,我多贴心”。

虽然被传有很多腿,要是被人撞见总是不太好。

微博图片,挂了直接度盘吧(看了眼居然没挂)

全文度盘 密码:g90s

-----------分割线---------

周末愉快,吃点茄子。

评论(14)
热度(215)
  1. 包子的铺 转载了此文字

© 包子的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