吱一声:つ…

【KK】你好,邻居

AU  十分莫名其妙的脑洞

槽多无口   不喜勿入

人设。。。不明

-------------分割线-----------

 

小天使tsuyoshi最近有点郁闷。

一年一度的神职换届,从5月“献冰祭”开始他就眼巴巴盯着冰神的席位,已经两年没吃过老家奈良产“古都华”草莓做辅料的刨冰,更何况冰室神社就在家对门,这种钱多事少离家近的美差,谁不想要。


原本还想着和人事大人nakai已经相熟到了拜把子的地步,意愿上岗这种小事绝对没有问题,直到领到神职棒时tsuyoshi才傻了眼。

一坨由小尖尖循环三圈渐大的疑似黄褐色坚硬造型杵在圆柱型细棒棒上,怎么看也不像刨冰。

巧克力味的?

tsuyoshi戳了戳神棒的小尖尖,很不情愿地接过任职书。

上面几个烫金大字:厕所之神。这分明就是一个unko!

“肯定有什么误会,明明已经给尼桑暗示过了。”


tsuyoshi正郁闷着,人事大人已经抱着一个黑漆漆的大箱子找上门。

“tsuyo酱,满意不满意,你看这个棒棒都是按照你的身高量身定做的呢。”

“我…”

还没等tsuyoshi问他,nakai就他手里拿过神棒很满意地挥了两下,那个原本还在大门口占道的黑箱子嗖一下就窜到面前。

“送行礼物,别客气,随便挑”

tsuyoshi打开箱子就被里面花里胡哨的颜色晃了眼,好像自从某次客气夸了nakai君穿衣品味很好之后,这位大哥一直有意给他推销,可这箱子里Kirakira的夹克,黄绿相接的紧身裤……

还是他手上这个缩短了20厘米的unko神棒正常一点。

nakai看他表情复杂着看着自己,还以为tsuyo不是很满意这个造型。

“你看这个多好,伸到背后还能挠痒痒,要是不满意我们可以再改造嘛。”

人事大人一本正经拿着棒示范了一下,表情完全没有一天前宣誓大典上的端庄威严,tsuyoshi终于忍不住哭嚎出来。

“我明明相当的是冰神,nakai君是故意让我去当厕所之神的吗,呜呜呜”。

“诶别哭啊,tsuyo那天从上到下比划几圈,不就是unko造型么”。

“明明是…冰花一圈一圈飘下来的意思啊”。

tsuyoshi哭得更大声了。



当然职务已定,乐观的小天使最后还是接受了这个任命,打算在一年的任期里好好学习怎么当一个合格的厕神,保佑人间太平。

他有时去前任厕神长濑babe处讨教经验,顺便跟着babe去农神城岛那蹭几筐时令水果蔬菜尝鲜,除了时不时被本届冰神minami隔三差五po在SNS上的刨冰照片拉仇恨,一切都顺利地进行着。

某一天tsuyoshi正在神祗后院喝茶,突然听到了几声隐忍的呼唤。

“啊~这个时候要是有厕神给我送纸就好了。”

又有人忘记带纸,这种小事给你变一捆就好了嘛,tsuyoshi正准备掏出unko神棒施个法,那边声音又悠悠冒了出来。

“到底谁掉两根茄子啊…啊肚子好痛”。

 

茄子?


tsuyoshi突然想起来,今天早上从城岛那拎了一篮新鲜蔬菜,半路被冒出来的云拌了一跤,正好掉了两根大茄子。

不管是不是巧合,tsuyoshi打算亲自慰问一下这个可怜人。

而可怜的荞麦之神koichi,已经在马桶上蹲了整整10分钟,即使外面时常有人走动,他还是不想直接向别人开口,只能在心里默默求助。

 

毕竟几百年不用上厕所的人设不能崩。

不食人间烟火只食荞麦面的koichi,自从去年拿了荞麦名人执照之后,便应聘了这个神职位打算学以致用。


这天只是想去周边荞麦店巡视一圈便打道回府,在某百年老店门口店多站了一会,就被店家热情拉进去供奉了一份名字叫“天降”的荞麦面。

看上去没什么特别,只是颜色深一点的“天降”,吃起来面条顺滑汤汁鲜美,只是多嚼几口,总觉得有种很奇怪的味道。

店家老夫妻站在一旁满怀期待,毕竟能被亲眼见到荞麦之神可遇不可求,只是这比自己大上几百岁的帅小伙子的表情越来越纠结,也不知是不是这荞麦面不合胃口。

老大爷搓搓手,紧张地说道“神啊,如果不好吃,您可不要勉强。”

Koichi勉强微笑,为不辜负老人家美意他吃完整整一盒荞麦面,只是肚子反应剧烈,他忍不住问店家:“这“天降”里,是加了什么神奇的东西吗,总感觉和平时吃的不一样。”

“您居然吃出来了,今早我家老婆子去买菜,说路过渡桥时天上掉了两根大茄子,真的,有这么大。”老汉比划了足足西瓜大小的形状,原本在一旁端着手的老婆婆这时也搭上腔“那茄子还不偏不倚掉到我的菜篓里,我抬头一看,您猜我看到了啥?”。

 

“啥”koichi捂住肚子,艰难地附和她。

 

“是一个长得很漂亮的男仙子呢,眼睛大大的,脸圆圆的,真是比这画上的娃娃还俊,他说,这茄子既然掉下来就送给我当80寿礼了,原本这宝贝我们打算供奉着,一看您来了,想想好东西自然要献给大人品尝,便把其中一根打成泥和到了荞麦里面。”

 

“茄...茄子”听到这两个字koichi的脸色瞬间变紫,天不怕地不怕的荞麦之神平生最讨厌的就是茄子,轻则拉肚子,重则拉好几天肚子。

他婉拒了老夫妻供奉一打干荞麦面的好意,匆匆出门找了个厕所,好巧不巧这地方恰好没有纸。

因体力逐渐虚弱,连变物这种初学神的功能都削减到只剩一二,万般无奈的koichi心里呐喊无果之后,打算拉下脸直接等有人过来再寻求帮助。

外门突然被推开,脚步声临近时,他还在在酝酿如何开口才不会吓着凡人,而隔间的门已经响了两声。

 

“knock,knock,是里面的人需要帮助吗?”

“咳咳,是的”koichi听到隔间外温柔的声音仿佛抓到了救命稻草,也不打算再矜持什么,只是疑惑这人怎么知道自己现在着急得很,刚才明明也就隔空朝厕神发了几句牢骚。

该不会真是这位神界同僚?

可他只从babe那知道现任厕神叫什么名字,平时事务繁忙一直都没有机会见面,对方那种无眠无休的职位,怎么会因为他这点小事亲自跑一趟过来。

koichi在人设和应急之间,艰难做出了选择。

 

而通情达理的tsuyoshi并没有直接挑明“不用不好意思,都是很正常的事情嘛,你看你手边是不是多了一捆纸”。

施以援手之后打算做好事不留名,里面的人却突然叫住他。

 

“等下,好人要不留个名,等有机会一定要好好报答你。”

在很有限的受助经验中,koichi并没有衡量出眼前这件事情的重要性,只是觉得有人能化解他的燃眉之急,并且什么多余的话都没说,这种贴心的人可不常见。

“报答么,我好像并不缺少什么东西。”tsuyoshi靠着洗手台上笑着回答他,这种对话方式十分怪异,可他又觉得那个人的声音很好听,有点不忍心拒绝了“如果真的想报答,那就以后请我吃一份荞麦面吧”。

赶过来的路上恰好碰上捡到他茄子的老人家,老婆婆十分热情地邀请他进去吃一碗面,tsuyoshi想到这边声嘶力竭的呼唤,摸着瘪肚子忍痛拒绝了对方的美意。

“对了,我叫tsuyoshi。”

反正除了仙友之外,没人知道他的名字。

---------------------------------------------

荞麦之神koichi,平时除了视察各方的店铺,也就是在家锻炼手臂肌肉好有力气研究荞麦面的新品种。

百忙之中有点空闲,他总是想起这件事情。

听babe说过,现任厕神就叫tsuyoshi,听说是个眼睛大大的,脸圆圆的,比画上画的还要好看的男孩子。koichi虽然有心报答他,可想着自己在神界那300多年不上厕所的人设,要是直截了当挑着两担上好荞麦面上门,可不就完全暴露了。

某天babe去完农田路过荞麦府邸时,准备进去讨一杯茶喝,见koichi早就泡好一缸子茶水等着迎接他,牛饮完便直截了当“说吧,要我帮什么忙。”

“你怎么知道我有忙让你帮。”koichi一脸惊讶,老友平时五大三粗,什么时候这么善解人意了。

“瞧你这殷勤的样子,上次这茶问你讨一杯都不给,这次舍得给我泡一大缸。”

“也没什么事,就是最近不是研究了新品种嘛,我一个人也吃不完,你认识的人多有空可以请他们一起过来。”

“好啊,那我叫几十号仙友过来?”

“也不用那么多”koichi擦了把额头上的冷汗,这位老朋友果然还是那么耿直,仿佛刚才一瞬的善解人意只是错觉“你比较熟的就行,像什么城岛啊,松岗啊,还有…tsu,tsuyoshi”。

他第一次在别人面前说出这个名字,三音节,明明没有见过面,却都能想象名字主人如这发音一样软糯可人,只有声音交流,已经让他十分挂心。

若有缘再会,不知道对方是否还记得他的声音。

那种地点场合,好像不记得也好。

“你脸红什么,做面做热了?”babe在他眼前挥了挥手,不喜于过多人交流的koichi在神界独来独往,听他说想邀请人来做客十分难得,都要怀疑koichi是不是吃错了什么东西“等我找一天空闲,把他们几个一起叫上一定要吃空你家”。

“十分欢迎”。Koichi送他出门,特地送上一打新作的荞麦面“别忘了叫上tsuyoshi”。



几位神仙特地挑了个黄道吉日前去拜访,要不是babe带路,tsyuo差点以为这个坐落在岚山脚下隐蔽到不能再隐蔽的别院是什么得道高人修行的府邸。

“神仙不都挺喜欢凑热闹的嘛?”tsuyo摸着门口石像的光头,十分好奇打量着半敞开的内室。

里面只有两棵大樟树,神仙家里该有的奇珍异草一概没有踪影。


“这家伙正好就是个不喜欢凑热闹的神仙。”babe搂着他肩膀进门,koichi已经在大厅张罗好家伙准备现场制作荞麦面。

一眼就认出tsuyoshi,脸圆圆的,眼睛大大的,被babe搂着显得十分娇小,看见他也不认生,笑起来露出的小虎牙可爱至极,连拿着的unko神棒都那么…

都那么和谐?

只是koichi不是很想他被别人搂着,亲友babe也不行。


“你帮我去后山挑两桶纯净水”。

“这不有吗”。

“过期一个时辰了,水要最新鲜的,面才好吃”。无辜躺枪的babe在众人目送下挑着木桶离开,而tsuyoshi在一旁偷笑着乐个不停。

从听到所谓荞麦之神的第一句话,他就认出了是他的声音。

难怪印象里从没有过交集的荞麦面之神突然想邀请他一起去吃面。

babe还特地重复了几遍。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可是koichi说一定要请你。”

koichi收回盯着tsuyoshi的眼光,挽起袖子开始和面。最近的手臂锻炼得线条完美,应该不会丢脸。

尽管tsuyoshi很想把视线放在深红色的擀面泡盆里,只是顺着往上看,青筋显露的手背,纤细的手腕,紧实的手臂,koichi的每一处都吸引他的注意力。

见koichi忙着做面,德高望重的农神城岛主动站出来主持大局。

"tsuyoshi,这就是荞麦之神koichi,能吃上他亲手做的荞麦面可真不容易。"

飞也似挑完水的babe也蹭到他身边"没错,就是那个说自己三百年就没上过厕所的家伙"。

听到这话tsyuoshi终于忍不住笑出声,那天声声呼唤厕神的哀嚎仿佛就在耳边,实在与面前这个面容俊俏的高冷神仙联系不到一起。

"是吗,三百年不用上厕所。"tsyuoshi故意加重了语气,听得koichi浑身一紧。

"人鬼神佛不都得上厕所,也就他天天把这话挂在嘴边。"

“知心”的babe全然没发现老朋友眼神的杀伤力。

koichi想到那天的茄子荞麦面,条件反射般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还恰好对上tsyuoshi玩味的眼神,恨不得把脸埋在还没和好面的盆里。

"可是,你们不觉得这样说很可爱嘛。"tsuyoshi突然扭头把侧脸对着他,打断了旁边几位的叽叽喳喳。

 

 

可爱。。。是在说我吗?koichi搓了搓指尖的面泥。

 

------------------------------



算是心照不宣的回礼。

一向不喜欢凑热闹的koichi却像变了个神,经常出现在babe举办的众神聚会上。

他会每次恰好坐在tsyuoshi一旁,有时候两人安静喝着茶听别人说最近遇到的凡间逸事,有时候两人小声聊着什么,笑的乐不可支,仿佛有一个别人都进入不了的秘密世界。

一段时间之后,精明的人事主薄nakai君发现了端倪。

虽然koichi平时对他毕恭毕敬,是个很礼貌的后辈,可当他站在tsyuo身边时,会敛去与生俱来的锋芒,眼里的柔光似水又收敛的恰到好处,连经验丰厚的naikai桑有几次都差点闪瞎了眼。

虽然不是月老,可他作为神界人事这么多年,还有的眼力价还是有的。

"我说,最近你去厕神那有点勤快啊。"某次和众神开完月度例会,nakai特意拉住koichi想找他谈谈心,尽量表现得和蔼可亲。

koichi收回原本还端着的职业性微笑,正经跪坐在他眼前的榻榻米上,声音平静得仿佛只是继续在汇报工作事宜。

"果然什么都瞒不住您"。

"我那个干弟弟,别看他平时喜欢吉本喜剧一副乐天派的样子,其实心里细腻得很,他不会麻烦别人,一切事情都会先为别人着想"。nakai拍了拍koichi的肩膀,手上收敛几分的力道,仿佛在提醒他自己些什么"就像打面一样,你要知道分寸"。

koichi点点头,忘了何时起对tsyuoshi产生了同别人不一样的感觉,像是一碗打了足足八个小时的荞麦面,冰水镇过之后,浸入混着鹌鹑蛋调和的汤汁里,入口冰爽醇厚味道层层递进,稍不注意就发现自己已经将全身心投入其中,连呼吸都会忘记。

 

(八个小时可能已经变成橡皮筋了没错我就是想凑时间)

也曾自醒是不是一时脑热,可冷静下来之后,koichi清楚知道自己愿意等tsyuoshi来发现他的世界。

"我喜欢他。"他又重复了一遍。

nakai一副早已了然于心的样子,示意他起身,等人走到门口时又把koichi给叫了回来"对了,我这有一份别人从奈良直邮过来的草莓刨冰,还冷藏着呢,tsyuo酱都念叨好几次了。"人事挑挑眉,边打哈欠又补了一句,假装漫不经心。

"你就说是你特地去买回来的。"

拎着保鲜盒的koichi在人事局门口站了半天才缓过神。

"姜还是老的辣。"

不得不服。

 


-------------------------------------------------------

一年一度的换届,tsyuoshi终于如愿以偿当上了冰神。

刚回奈良那几天恨不得把家乡的每个角落都跑个遍,可等兴奋劲一过,他望着冰室里一层一层飘下来的冰花,不免有些失落。

这一届,koichi会是什么神呢。

过去这半年间,总能吃上他做的最好吃的荞麦面,还附赠仙界并不常见的吃食,虽然肚子被养圆了不少,好歹原本单一的生活多了许多乐趣。

tsuyoshi并不清楚别人口中的高冷神仙怎么在他身边总是一副殷勤的样子。

可他并不讨厌这样的koichi,某天不小心手指擦过,感官异常敏感的tsyuoshi明显听到了一阵噼剥声。

弦断了?

和冰花落在冰层上是不一样的感觉。

也许koichi只是为了报答厕神,只是好像这份回报太过厚重。

而他已经换了神职,以后见面的机会会更少了吧。

tsuyoshi捧着一大碗蜜豆冰沙,却难得一点甜味都没尝出来。

(新来的实习小仙283:那是因为我熬蜜豆的时候忘了放糖)

感春怀秋一番之后,tsyuoshi被冰室的低温差点冻出鼻涕,裹了裹披肩就溜了出来。

来冰室神社快大半个月,还没来得及去隔壁水神那上门拜访,他吩咐实习小仙将蜜豆熬得再浓稠一些后,便提着老妈做好的一打包柿子叶寿司打算去例行同事客套。

毕竟好冰先得有好水,这一层关系先得搞好。

邻神的大门虚掩着,他礼貌性敲了两下,见无人回应便径直走进去,院子里简洁得跟上任荞麦之神院里那样只栽了两颗大樟树。

tsuyoshi还在想这两棵大树怎么这么眼熟,背后熟悉的声音已经悠悠飘了过来。

"好久不见,冰神大人。"

koichi从树背后转过来,走到他面前,脸上止不住的笑意。

tsuyoshi怔在原地一时动弹不得,好像又听到了那种声音。


弦断了?
冰碎了?


他来了。


"见面礼"。

家里的那锅蜜豆肯定加多了糖,要不然那甜味怎么能绕过几层墙壁飘到这里。

tsyuoshi觉得早春的奈良有点燥热,也不知是不是自己多披了件披风的缘故,他将便当盒直接塞到koichi怀里,打算逃回府邸,还没转身就被koichi扣住了手腕。

"带你去个地方。"
"哪里"。心跳如擂鼓,tsuyoshi没想挣脱,koichi直接牵住了他的手。
"去了你就知道。"

结果两人在小瀑布对面的小山上背寿司撑到打嗝才回家。

koichi告诉他,自己去nakai君那领神职时已经为时已晚,没得挑只剩下水神这一职位,一来奈良就去各处寻找水源,吉野山后小瀑布的水质最为上乘,做成刨冰不加糖都能尝出几分甘甜。

koichi怕他不相信还特地挑了一桶送到冰室神社,tsuyoshi做成刨冰后邀请几个相熟的神仙前来品尝,为避免单调准备了蜜豆,红糖,草莓酱,结果水神只要了碗最简单的冰,且吃得津津有味。

"白冰好吃,你好歹试试其他口味。"他舀了一勺殷红缀白送进嘴里,朝koichi眨了眨眼睛"不试试古都华草莓做的草莓酱刨冰,可是白来一趟奈良。"

"那你喂给我吃。"

酸中带甜的味道融进嘴里。

原本还在吃冰的围观神众纷纷捂住眼睛,反正有这两人的地方就不能忘记带墨镜。

也只有正座的人事大人naiki桑很淡定地吃着一点甜味也没有的蜜豆刨冰。

"现在的年轻人果然很好学,孺子可教"。

冰神和水神大多出入成双,稍一对视就能闪瞎众人眼睛。

时常冰室水室两头跑的实习小仙283都觉得自己的视力一日不如一日,需时常戴一副墨镜防身。

而春华秋实,一年很快过去,离开冰室的tsuyoshi新任了面包神这一十分符合形象的神位,另一位自不必说,又去晚了人事局,又只剩下面粉神没有其他选择。

tsyuosh早就意识到这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而koichi对他如往常,并没有直接挑明。

三年一轮回,仙界会举办盛大的聚会,各位神仙可以选择继续轮值,或者有机会去体验一次凡人的生活。

tsuyoshi被几位仙子拉去闲聊最近人间的时尚风向,回来时外派在东海多年的东山君正和koichi正兴致勃勃聊些什么。

"你小子近几年春风得意,是不是遇到什么好事情"。

"前辈是指什么。"koichi回敬了一杯酒,所有答案都化在眉眼里。“是指工作上的事吗?”

"别转换话题,看你这样子,真的有心上人了吗,有机会一定要给我介绍一下。"

"还不知道对方怎么想的呢"。

koichi笑着摇头,先前听tsuyoshi说有做凡人的打算,他不知道那句“你呢”算不算某种暗示。

恰好和自己的打算不谋而合,连多余的计划都不用去打算,他窃喜之余,甚至忘记回应。

Koichi想着东山前辈对他极好,多说几句也不用顾及什么"这次换届我也想做个凡人,去做他的邻居,如果那时候再不明白我的心意,可能是我做的不够好吧。"

“没想到几年不见,铁石心肠的kochan也有这般柔情”。

“您别取笑我了。”

站在不远处的tsuyoshi清楚听到两人的对话有些晃神,被别人敬了几杯果酒,不入眼的度数却不知不觉上了脑。

原来koichi喜欢的是凡人么。
那个凡人肯定喜欢吃面包,喜欢吃刨冰。
要不然koichi怎么会花这么多心思一直住在他隔壁。

近水楼台先得月,大概是为了上好的刨冰和甜品?

沾了凡人的光,koichi才对他这么好?

 

Tsuyoshi遏制住脑内源源不断冒出的各种猜测,连前辈的招呼都忘了打,就从这个期盼已久的盛会逃回了家。

 

难怪没正面回答他的问题,他想起koichi当时含笑不语的表情,甚至开始羡慕起那个人。

该有多喜欢她,才时时刻刻想着把最好的东西送给她。

原本还有几天的缓冲期,tsuyoshi为了不打扰koichi的生活,便随便找了个借口,提前收拾好东西去往凡间的住所。

在神界太过无忧无虑,下凡是想体会一番不一样的生活,却不曾想到提早尝到滋味是苦涩。

原本还盼着一丝期望,可几日过去他连是神是人的koichi都没见到。

“大概已经忘了我吧。”他苦笑道“原来都是自作多情”。

消沉几日后,tsuyoshi打算重新振作拾回老本行,其他的不会刨冰和面包手艺他说第二没人敢说第一。

 

在家钻研出几种时令口味,tsuyoshi想着在凡间也不能失了该有得礼数,挑了几种稍加包装后打算作为拜访邻居的乔迁之礼。

他提着礼物才将门打开,门外已经站了个人,熟悉到可以条件反射般屏住呼吸。

“你好,邻居。”

剪了短发的koichi将一份包装朴实的荞麦面递给tsuyoshi面前。

几日不见如隔三秋,千言万语在他眼前全都化为虚有。

“这是见面礼。”


---------------分割线----------------


发现写这种不费脑的口水文真的挺爽

再不周五搬砖就快要吐血



评论(18)
热度(329)

© 包子的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