吱一声:つ…

【KK】失恋 2

不等到晚上了

赶紧发个文,压压惊


----------分割线----------

“我觉得我们需要谈谈。”

堂本刚迟了两秒才推开这个半跨坐在自己身上,姑且还能称为男孩的男人。毕竟真实存在的年龄差还没被这铺面而来的强势压迫感完全取代,他还记得自己是个老师,这个人是个学生。

可哪有压迫感可以这么好闻,夹杂海盐香的柠檬味道让他舍不得屏气。学生好像有点紧张,脖子下方蒙了薄薄一层汗,刚才近的差点嘴唇擦过额头,两人都吓了一跳。

堂本光一撤开扶着椅背的手,重新规矩站在一旁,好像只是来讨教学业而已。他又重复了一遍那句憋了好久的话,“老师,和我交往吧。”

熟能生巧,第二遍果然容易多了。

“今天不是愚人节,随便开玩笑可不好玩”。堂本刚有些心虚地把手机关机,好像这样那些不知道是否真实存在的证据都和自己无关。可事实是,他真的做了,听着他的声音ZW了很久,好像还很享受。

从今早斑驳混乱到不忍直视的沙发套就能看出来。

可被甩第二天就被自己的男学生表白,何况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怎么看都件恶作剧。堂本刚开始回想最近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学校或者音乐圈,甚至是哪位前女友要把他逼到绝境。多拉马看多了的后果就是容易胡思乱想,现在想来愿意陪上一任天天蹲点黄金档伦理剧简直是不可理喻的事情。

“我没有开玩笑,你也没有被什么人陷害,我一直在等你分手呢,森赛。”

最后的称谓咬字故意加重,堂本刚立了一身鸡皮疙瘩,他越过堂本光一抬头看了眼挂钟,下午3点,再过半小时就是隔壁音乐室开放的时间。

“我们出去聊。”

他拍了拍堂本光一的肩膀先一步出门,提醒自己待会一定要记得为人师表。坐在副驾驶的学生在正式自报家门后,就没再说话。

堂本老师的左脸被盯的发烫,空调打足也没有半点作用。


…………


银座4楼咖啡厅,再没有经济负担的音乐老师兼词曲创作者堂本刚,也只舍得一个月奢侈一次。

他想着堂本光一看到菜单上的数字,多少会明白两人不管是年纪和身份都存在差距,最基本的生活需求都不是一个档次,你穿你的uniqlo,我买我的Valentino,也正好给年轻人一个很现实的台阶下。

堂本光一倒是轻车熟路点了两杯最贵的咖啡,连眉头都没皱一下。

“老师,请你喝。”

“你确定看价格了?”堂本光一合上菜单,看到堂本刚双手抓着桌沿的样子很搞笑,只是轻轻地哼了一声,歪着脑袋看他的时候,夹在耳后的刘海正好窜到眼前,挡了一半的视线

“cheri酱是怕我待会跑路,还是担心我之后一个月吃不起饭?”

堂本刚听到那个用家里鱼随便起的名字,太阳穴又开始痛了一阵“老师是怕你随便挥霍养成不好的习惯,这杯咖啡还是我来请吧。”

“我是个成年人,可以对自己说的话做的事情负责。”

堂本光一示意服务员关上包间门“您想让我重复第三遍吗。”

如果不答应,几遍都可以。

堂本刚一紧张,手里的黄糖勺差点掉进咖啡杯里。

光一等他合上盖子,才把一直憋着的气吐出来,堂本刚今天画了很淡的眉毛,低头的时候眼睫毛恰好从眼镜框上漏出完整的一片,眼皮微微抬起时,在他心上又扇了一阵风。



很痒。


大概是一年多前,堂本光一帮同学代上了一堂课,才知道那个大眼睛长头发喜欢嘟嘴的老师音乐老师叫堂本刚。

虽然“一见钟情”四个字并不在堂本光一的自我意识中,可在蹭了大半个学期的西方乐理课之后,他终于知道堂本刚时不时出现在自己睡梦中的并不是没有原因。

在此之前最近的距离,是他在考试前特地跑去钢琴室复习一遍德彪西的月光,堂本刚站在门口很久,等余音被窗外真实透进来的月光打碎之后,说了一句“很好听。”

教室没开灯,他也没有搭话,站在门口的人一定不知道坐在钢琴前,心已经擂鼓不停的人是谁。

堂本光一一直知道堂本刚有女友,且关系稳定,不出意外快是谈婚论嫁的程度。

他在等待的时候尝试去确定性向,毕竟自己还是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的年纪,一时脑热也不一定。

只是越等待他就觉得自己并没有走错路,虽然这只是场还没开始就已结束的单向恋爱,堂本光一只是愈加强烈地确定了某个事实。

性向:堂本刚


﹉﹉﹉﹉



刚朝窗外看了很久,银座四楼恰好能看到电视台的别具特色的菱形拼接大门,昨晚的电台节目大概就由那发出,现在声音来源就坐在对面,夕阳透过落地窗在堂本光一肩膀烫了一层淡金,原本就偏黄的发色把小脸衬得更俊俏了。

年轻真好啊,他叹了口气。

堂本光一还在发呆。

"你今天要…上班吗。"

"上班?"光一过了一会才反应过来堂本刚在指什么"周三周五晚上10点到11点,老师以前听过我的节目?"

没听过怎么知道电话号码。

堂本刚没有回答,想趁着天完全黑下来之前把事情做个了结。

“我相信你手机里有那些...那些我的声音,也不想把你说的话当成一种威胁,可是光一君,你现在还是我的学生,我有能力让你毕不了业。”

学生顺利拿到毕业证需要每个学科至少满足基本点,这点私权他还是有的,排除那么一点可以忽视的滥用私权愧疚感,堂本刚很期待看到待学生的动摇。

可惜效果让人失望。


“你是说学分么”光一淡定搅着勺子,嘴唇渡了层淡淡的咖啡色,堂本刚无奈地又往杯子里加了很多糖,才勉强把视线从他锋芒正好的侧脸上转移开。

“德国A学院的保送名额,原则上来说只要这半年我不杀人不放火不触犯法律,您都不能对我怎么样哦。”

堂本刚被又甜又苦又冷的咖啡噎了一口。

难怪前女友选择分手的地方也是咖啡厅,环境优美气氛绝佳,以及咖啡的苦涩味足够让人分散注意力。

面前这张被双手托着的脸,居然比声音更加让人讨厌不起来。

"我比你大还是个男人,光一君,我这把年纪已经没有精力陪你们年轻人玩了。"

堂本刚承认自己快无计可施,奈何堂本光一还是一副很认真的样子,说教一点都派不上用场。

"我不介意你比我大,不介意你是个男人,也不想只和你玩玩而已"。

他起身向前倾,嘴边漏出了一点咖啡渍,堂本刚差点伸手去擦。



"我的sex幻想对象不是艾薇女优,也不是什么女团偶像,是你啊,老师"。

什么?

幻想对象。

堂本刚被逼得紧贴椅背,他看到堂本光一的喉结滚了滚,不觉也咽了口口水。

万万没想到自己在学生身心发展的道路上居然还承担着如此重要的角色。

"那…那我是在上还是下啊。"

说出来他就后悔了。

堂本光一居高临下,手指轻轻碰了碰他的耳垂,堂本刚的耳朵连同背后的云彩一起烧了起来。


"要试试吗?"


-------------分割线------------

不知道敏感词是什么,昨晚一直发不出orz,还想给老师做节日礼物来着


评论(38)
热度(356)

© 包子的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