吱一声:つ…

【KK】失恋 4


短,混更

……………………分割线………………

距上次去酒吧已经大半个月,门口摆设都换了几盏浓烈开场的波普风霓虹灯,老板顶着那头熟悉的偏分银色短发,仰着脖子擦拭悬在头顶的酒杯架。

“我说,你怎么突然把头发染黑了。”

西川问他的时候,堂本刚正坐在吧台小角落发呆,双手捂着Gin Fizz,粘了一掌心的水。

“啊,你说什么?”他把视线从快融化的冰块上移开,西川拿着毛巾靠在吧台上,一脸疑惑地看着完全不在状态的堂本刚“上次你不是还抱怨过染个头发就花了两顿西麻布拓,怎么一个月就给染回去了。”

“入秋了嘛,粉色不好搭配衣服”。

他抽了两张纸把手擦干,西川往他酒杯里夹了两块冰,没有继续干活的意思。

“从一来revolution就心不在焉的,你不是一直夸kenty小哥歌唱的好还想给他引荐引荐,今天人难得告别演出多唱了一首,你一直都没反应啊。”

“告别演出?”他这才转过身子,像是重新回归到霓虹灯混合酒吧音乐的现实世界,裹了裹身上的外套,换了个不对空调口的位置。

Kenty半年前来酒吧驻场,从写歌到弹唱都是他自己包办,堂本刚来的那几次发现他声音不错很有发展的潜质,只是没有系统学习音乐还有几个明显的发音问题,就从学术层面提了几个意见,从那以后kenty一直叫他森赛,怎么拒绝都拒绝不了。

他看到kenty站在舞台上兴奋地朝自己挥手,心虚地点了点头。听说第二首歌是给他唱的,可刚刚云里雾里,心思完全在另一个叫他森赛的人身上。

“kenty你要走了吗,怎么没提前通知我?”堂本刚朝西川做了个手势,帮他点了杯和自己一样的鸡尾酒,比自己高一个头的人坐下还是高一个头。

“森赛最近都没来酒吧,想着你可能最近忙就没打扰。”kenty在外闯荡惯了,在堂本刚面前却意外拘谨,他把吉他小心放在吧台上,还没喝酒耳朵就已经通红“我被A社签了,怕以后没什么机会和您见面,特地让老板叫你出来,不介意吧。”

“怎么会,正好好久没来了,被签约了是好事呀,还没好好恭喜你呢。”堂本刚一向和B社音乐总监堂岛关系很好,而AB两大公司长期占据音乐榜单首位,其中烟火味连入了点门槛的都知道。

只是没想到也就十几天的事,早就看好的苗子就被对方挖了墙角,堂岛要是知道估计要杀了自己。

要是没碰到堂本光一就…真是后悔都来不及了。

刚悻悻地摸了下鼻尖,把杯子移过去和kenty碰杯,只是隐晦说了一些行业的灰色知识,让他平时自己多注意一点。

他算半只脚在这个圈子里,要不是当时发生的一些事,可能会在某个乐队里等着某天被伯乐发掘,或混吃等死。现在当了大学老师,有空顺便写歌作曲,明明还没到30好像就已经习惯没什么波澜的日子。

“早知道的话,怎么样也要让你老板开个欢送会。”Kenty眨了眨眼睛,原本生怕堂本刚会不开心,听他还能开玩笑也就舒了口气,就是被搭的肩膀一直僵硬着,连同脖子都不敢扭过去“那怎么好意思,应该我请你们才好。”

"等你开了控,我们自然会来庆功宴蹭一顿的。"

堂本刚把西川贵教拉过来一起给他践行,没几分钟一瓶红酒见了底,kenty被人拉着去跳舞,刚看到灯光重重叠叠打在人群头顶,整个舞池蒙了层雾气。

他想去卫生间,才站起来就觉得酒气上涌到头顶,呼吸都是热气,腿一软整个人重新跌回转椅。

"你真是,这瓶红酒根本就没多少度数啊。"西川给他倒了杯柠檬汁醒酒。老友一喝醉就傻傻呆呆的精明全失,平时来店里最多点个女士鸡尾酒装装样子,再过半小时是人最多的时候,还真不敢让他一个人坐在这里。

"手机给我"。

"哦"

堂本刚把手机递给他,重新低头抿着柠檬水,也不喝下去。虽然反应迟缓意识还清醒着,膀胱催促他赶紧挪步,可稍微动动屁股都觉得液体已经不受控制流出来,只好夹着腿一动不动。

西川还没从通讯录翻出眼熟的名字,电话已经响起来。

堂本光一。

没听他说过,一个姓的,难不成是这家伙的亲戚?

他迟疑一秒接了电话,对方先是叫了声森赛,听到声音不对立马反应过来,语气充满警惕。

"你不是刚君?"。

"我是他朋友,刚现在在我酒吧有点喝醉了,我正准备找人来送他回家。"

"酒吧在哪,我马上过来。"西川还没问,光一已经补了一句"我是他表弟,正好找尼桑有点事。"

两分钟不到,他就看到一个风风火火的年轻人直接往吧台小跑过来,随风带来的是一脸杀气。

"光…光一君是吗?你这速度也太快了吧。"

"啊,刚才正好就在附近。"他看到人没什么事,表情缓和了许多,又不知道从哪下手才能把堂本刚架回去。

虽然不想做个stk,可他下午在学校后面看到堂本刚就一直跟着他,怕自己暴露才在隔壁酒吧坐了一晚上。

西川上下打量着堂本光一,刘海贴在额头上,看上去很年轻,也就20出头的样子。除了同一个姓,和堂本刚看不出有哪里一点像。

靠不靠谱,大概也是醉着这位才知道了。

堂本光一就站在他身后盯着背影看,没有多一点举动,在西川眼里也就是比刚才多了张纸片人,两位堂本都像静止了一样,一动不动。

"刚,你表弟来了,我让他送你回家"西川推了推已经趴在吧台上昏昏欲睡的堂本刚,他像惊醒般突然抬起头,堂本光一往前走了一步,好像生怕他从椅子上掉下去。

"表弟?"刚连转椅一起转过去,几个人影重叠在一起,最后变成了一个堂本光一。

"是你啊…"

刚才好像还梦到了。

反正这几天再怎么想从脑子里把他甩掉,堂本光一都像层狗皮膏药,明明森塞森塞地叫着他,却一点说教都不听。

他突然笑出来,堂本光一一怔,正准备开口解释,堂本刚的胳膊已经搭在他肩膀,整个人靠过来,满身的好闻酒味钻进鼻腔,让他一时不知道手该往哪里放。

"我要尿尿,快憋不住了。"

堂本刚凑到他耳边吹了口气,完全不知道自己处境有多么危险。

-------分割线-----

无奖竞猜:我明天还更不更

评论(20)
热度(199)

© 包子的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