吱一声:つ…

【KK】失恋 7

没错,很拖


KT,年下,师生


------------分割线---------------

从堂本光一刚睁开眼睛的视野里看过去,黑暗占了很大一部分。而剩余的那个角落,隐约渗透进来的一点光影正被堂本刚的侧脸占据,他脸上淡淡的绒毛,以及从第一眼就引人注目的长睫毛勾勒的弧度,让人无法动弹,光一花了很久时间才把手臂从后脑勺下挪开。

不只是手麻了。

堂本刚穿着白色浴袍席地坐着,距离他很近,好像自己膝盖一动就能碰到靠在沙发上的后背。混杂酒气的气味已经散去,虽然原本也不难闻,但现在这样草木清香掺杂着一点甜的味道简直让人不舍的换气。

看他只是转着手里的打火机,好像也没有起身的意思。堂本光一不敢乱动,怕惊扰了这种得来不易的相处时间。只是不知道他是不是在自己睡觉的时候看了很久,他突然就紧张起来。心想如果知道他醒来这么早而且已经消了气,怎么说也要把一睡觉就乱糟糟的头发打理一下。

小声叹了口气,在静寂的空间已经足够把人吸引过来。

“你醒了?”堂本刚看了他一眼就把头转回去,叼在嘴里的香烟没点火,浸湿的滤嘴已经有了尼古丁的味道。

"嗯,早"。

堂本光一怯怯回答道,这是来这里之后堂本刚第一次和他搭话,可他好像还是没有半点想搭理自己的意思。

昨晚进门堂本刚背对着他指了沙发后,一句话没说就进了卧室,再次出现在面前已经换了身浴袍,头发湿漉漉的,发尾正好垂到肩膀,滴下来的水在微隆弧度上留的痕迹,让他把视线很快移下去,不敢把过分的表情全表现在脸上。

可一往下看就是白皙的小腿肚,连浓密的腿毛都比之前性感,真是。。。

堂本刚懒得猜他在想什么,隔了两米开外把白色毯子扔过去,光一吓了一跳,一起掉到脚下的是一包消毒纸巾和一个创口贴,他这才想起来手掌被石子划了浅浅的口子,灯光下能看到已经凝结成深红色的血渍,明显的疼痛已经替代火烧般的感觉。

估计连装可怜的砝码都失效了。

光一抿着嘴把垂在地上的毯子收起来,明知道自己在酒吧的行为有点过分了,可是他当时很生气,或者说吃了醋,对里面所有人都有了莫名的敌意。

一个人在酒吧喝醉了,多危险。 


老师才是真的生气了吧,"至少以后可以和你没有半点关系"什么的,还是第一次见他这么冷漠的表情。

光一原本想说点什么缓解一下眼下略诡异的气氛,堂本刚先打断了这种僵局,他拖着拖鞋走到餐桌旁,趿拉的声音很有节奏地踏在堂本光一的耳膜。脸上的红色还没褪完,人看上去倒是清醒了许多。他不紧不慢倒了杯水,盯着好像已经犯困的年轻人一口一口喝着直到见底,然后又一次重重关了门。

这个晚上堂本光一只是清理了伤口,和白色毯子一起缩在一人宽的沙发上,连呼吸都小心翼翼的。

不敢越界。

--------------------------------

很长一段沉默之后,堂本刚挪了挪屁股,把另一只拖鞋也垫下去。

坐了这么久,他没想到自己只是在纠结大清早吸烟好不好,而在这之前才刚刚把最不愿想起回忆的东西一点一点拨开,嘴里的苦味都还没退去,就已经可以假装自己只是这个故事的围观者,比旁人多了点感同深受,还能安慰主人公这些事已经过去,不会对人生有多大影响。

堂本刚并不想身后躺着的这个年轻人成为倾听者,只是意识到在他身边可以感受到当年的那个影子,甚至比自己要有勇气多了。

他承认喜欢和他待在一起的感觉,就是还没勇气承认喜欢他。

"你抽烟吗?"

 

光一愣在原地,完全没想到堂本刚会问这个问题。

即使以前有过那么一次,在不知道对方意图的情况下他还是立马回答了没抽过。只记得当时刚吸了一口就呛出来,刺鼻的味道让他头晕了好久。

 

“没有?哦。”

 

堂本刚重复了一遍然后点了火。已经引燃的香烟并没有预期那样交给他,而是伸出了空着的右手。

 

他揽过堂本光一的脖子,贴着他的嘴唇,将嘴里还没吐出的烟雾全都灌进堂本光一的嘴里。原本还犯晕的人终于完全清醒,光一没有推开堂本刚,反而含住柔软的唇瓣把浓烟全都吞了下去。

 

连墙上的时钟都静止了一样,他来不及纠结事情发生得是否合情理,只想趁堂本刚后悔之前多亲一会。大概是女士香烟,味道没那么浓烈,还有点甜甜的凉味。

 

他还是没忍住移开脑袋轻咳了几声,堂本刚笑着又抽了一口,然后把香烟直接捻灭

“我也不只会交点音乐而已的。”

 

 

堂本光一再次凑上来的时候,他没有拒绝,顺便把碍事的毯子直接扔到地上。虽然两人有过几次不一般的亲密接触,真正意义上的接吻还是第一次。

 

他的嘴唇比看上去还要薄,以往一副老成的样子,实战却生涩得让两人差点牙齿打架,堂本刚不得捧着他的脑袋占领主导权,和新手接吻果然要费力许多,一番下来他喘得更厉害。

 

“老师你伸舌头了?”满脸通红的人在换气的时候居然还有脸这样说。

 

“你废话真多”,他把光一推倒在沙发上,他也不知道自己想进行到哪一步,有些事情总得有发展,再也不要见面这种话完之后,就已经后悔了。

 

现在的年轻人,脸皮真的看不出是薄是厚。

 

堂本光一连做梦都没想过他会这么主动,黑色的发丝纠缠在一起,堂本刚把头发扎起来开始一路往下。每一个毛孔都好像被粘湿的舌头舔过。光一紧紧抓着沙发边以保持平衡,本就不宽的沙发勉强维持着两人不掉下来,他感觉自己在发抖,下面无法忽视的胀硬正好抵着堂本刚开叉浴衣下的大腿。

 

他肯定感觉到了,光一这时才感受到莫名的羞耻,之前壮着胆子做的那些现在想起来,倒像是被催眠了一般。

 

“你想用手还是用嘴。”

 

堂本刚坐起来舔了舔下嘴唇,眼睛直直盯着牛仔裤隆起的地方,依旧没有看他。



--------------分割线--------------


没有卡肉,是我困了,尽快会更

 

 

评论(14)
热度(218)

© 包子的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