吱一声:つ…

【KK】成为人类 (上)

K兽医系学生和T小熊猫

 

OOC严重  私设bug多  本章无车


 在“被写烂的梗”边缘试探


--------------分割线------------------

堂本光一走出研究室没多远,就被楼下告示栏贴的一张招聘启事吸引了注意力。  

 

打印纸最显眼的位置贴着最近大热的大熊猫幼崽“香香”写真。作为都内最大的动物园,应聘要求倒是简单直接。半年短期饲养员,物种还没公布,白字黑字写着只接受专业成绩前十的动物学相关修士报名,一轮笔试两轮面试一轮实际操作,看似严苛的条件实则还是给了学院院长兼动物园名誉顾问一个面子。 

 

 

早间新闻看过几次介绍,香香确实憨态可掬十分可爱,可堂本光一还是无法理解二十几万人挤破脑袋去网上抽签,只为看一只小动物爬几分钟树桩。 

 

 

“听说香香的铲屎官专门去中国大熊猫研究基地学习了大半年,这还是第一次招聘没有经验的饲养员,机会难得,学霸不试试吗”作为接口人的井之原积极推销着这次应征活动,招聘启事挂了几天,来咨询的不少,真正报名的却寥寥无几,一群人看了工作职责后纷纷打了退堂鼓“还以为只要投个食就可以呢”。 

 

 

 

见堂本光一盯着招聘启事看了好久,至少看上去还有点兴趣,他自然不能放过这次机会,井之原努力睁大眼睛以表示诚意,殷勤地把文件夹里的报名表递给他之后马上从包里找出了一只笔。 

 

 

 

“我倒是不介意铲屎把尿,可是学长你是知道的,我猫毛过敏。”堂本光一把笔扣扣在纸上交还给他,无奈地耸耸肩“动物园怎么也不会想要一个天天对着动物打喷嚏的饲养员吧。” 

 

 

 

“也不一定是猫科嘛,没准是大象,长颈鹿,或者是蛇这种。” 

 

 

 

“。。。。。。” 

 

 

 

“就当给个面子,你看我自己都报名了,要是不满5人不好交差啊”在井之原再三恳求,光一无奈签了报名表。

 

他自然没有想过要是真的被录取之后会发生什么。 

 

 

------------------------------------------ 

 

 

 

秉着对学术的认真态度,前几轮光一并没有敷衍过去,只打算实操项找个适当的理由缺席。可通知下来只有他一人代表学校参加最后一轮复试,连院长都找上门亲自指导,好像都找不到什么合适理由拒绝这次好机会。 

 

 

 

“实在是没想到这次笔试都这么难,长濑好歹还进了面试这关,像我连Ailurus fulgens是什么都不知道。” 

 

 

 

井之原来研究室找他的时候,光一正好提交了一篇关于动物遗传育种学的论文,研究方向好巧不巧,恰恰就是这次动物园招聘的看护对象。 

 

 

 

“小熊猫,又名猫熊、红猫熊、火狐,是一种哺乳类动物,与美洲大陆的浣熊亲缘关系最接近,属浣熊科,经常与浣熊混淆,学长现在知道了么。” 

 

 

 

“回去之后我也查过资料,还能叫小猫熊呢”井之原讪讪回答,把特许入园证放在堂本光一书桌上那一沓厚厚的英文书上“实在没想到只有你进了最后一关。” 

 

 

 

好像又是意料之中的事。 

 

 

 

连院里最严苛的中山教授也认可这位学弟的科研和动手能力,亲自给美国相关研究所写了推荐信,一年后全额奖学金入院,自己高他一届还得四处投简历找地方实习。 

 

 

 

“学长不用内疚"光一笑着拿起有自己名字的入院证,看了眼便直接放到白大褂上方口袋,好像很自然地接受了这次意外"我之前接触过这种动物,并没有引起什么不适反应,如果真的被录用了这半年也省得自己找地方实习,到时候还得谢谢你。” 

 

 

"所以这次已经确定了?"对结果他还是表示很好奇。

 

“如果你指的是我将要去铲屎的对象,那么是的。”

 

或者是因为觉得最近的努力全都有了具象的发展,一直苦于不能亲密接触研究对象,只能网上查找各种资料以及去动物园混成了常客,在面试官告诉他将有机会照看一只新生的小熊猫时,堂本光一还是挺高兴的。

 

 

----------------

 

盛夏,屋外被暴晒的知了终于忍不住换了个地方避暑,堂本光一只戴了顶鸭舌帽遮阳,打算最后一次以游客的身份去看一眼将要相处半年的珍惜动物。

 

 

正式拿到临时饲养员offer之后,他被带去看了一眼才出生5天的小熊猫,粉红色的一只肉团趴在恒温箱的花被子上,偶尔仰头晃悠几下,脸和尾上都还没出现斑纹,连以往所见那种红褐色毛茸茸的雏样都没有。

 

饲养员村上带他参观了保育室和户外活动场,因为初生幼兽存活率比较低,一般一个月之后才会进入渐稳期,这段时间之内堂本光一还不能接触小熊猫,只是不断收到村上发过来的照片,或者抽空过去看几眼。

 

 

 

时隔一月,再次站在保育箱前,村上让他换上防护服可以近距离看一眼小熊猫。

 

小熊猫的生长速度很快,刚满月就有了毛茸茸的样子,眼隙被眼周一圈白色的细绒毛遮掩着,好像随时都能睁开。

 

“村上君,它起名字了吗。”

 

“刚出生的时候状态不太好,希望它能健康成长,园方刚刚起的名字,就叫tsyuoshi”。

 

"tsuyoshi"。光一轻轻叫了一声。

 

幼崽好像懂人话的样子,将原本缩在小被单的脑袋朝他颤颤巍巍转过来,堂本光一连大气都不敢出,生怕吓着连眼睛都没睁开的小动物。

 

村上小心把幼崽托在手里,摇了摇一个缩小版奶瓶,奶嘴刚靠近小熊猫嘴边它就张大嘴含了上去,奶白色的液体很快就少了许多。

 

“好像人类幼崽。”

 

又好像更可爱。

 

光一站在一旁小声说着,不自觉伸手轻轻碰了碰它的尾尖,原本还摊着的tsyuoshi突然吐出奶嘴,朝他睁开了眼睛。

 

一个月半月的tsyuoshi已经能顺利的翻身,走路都走不稳,看见光一过来却会摇摇晃晃挪着过来抱大腿,仰头吱吱叫着要奶喝。

 

“这小家伙好像很喜欢光一君呢,明明看不清东西,按理说嗅觉也没发育好,怎么看见你过来就趴不住了”。

 

光一把它抱起来摸了摸后脑勺,tsyuoshi舒服地闭起眼睛,把脑袋往他手里蹭,村上接过它小心放在体重计上的篮子里,脱离光一手掌的幼崽开始不安分的扭动着,好像抗议被带离光一身边。

 

见状他立马伸手抚摸它的背部以示安慰,小熊猫的绒毛细腻柔软,被安抚的tsuyoshi乖乖趴在篮子里,舒服得眯起眼睛。

 

这小家伙,不会把我当妈妈了吧。

 

可惜只能陪你6个月而已啊。

 

想着已经过了六分之一的时间,光一忍不住感慨了一句,tsuyoshi却像能听懂他的话一样,在被摸头的时候伸出舌头舔了舔他的手心。

 

不一定啊,这位人类先生。

 

 

____

 

虽然很多人羡慕饲养员的日常,可他们的工作却一点也不轻松。至少早就做好心里准备的堂本光一用了一个多月才习惯看似简单却丝毫不能松懈。

 

小熊猫幼崽排泄器官没有发育完全,正常情况母亲会通过舔舐帮助排泄,听说可怜的tsuyoshi刚出生就没再见过母亲,光一曾经问过村上,见他只是惋惜地摇了摇头,便没有追问下去。

 

帮助tsuyoshi排泄变成了日常任务,每次光一用手轻轻摩擦粉嫩的排泄器官,tsuyoshi都会蜷绷起四肢,不好意思般把小脑袋靠在他怀里,已经颜色分明尾巴随着身体抖动卷起来,直到排泄完才会舒展来。

 

奇怪的事,tsuyoshi好像只认定堂本光一一人的手法,连村上接手都不给他面子,光一怕它憋坏了出问题,无奈直接搬进了动物园。

 

"这小家伙,就这么喜欢我给你"刀削面"吗?"

 

是的,这位人类先生。

 

虽然tsuyoshi不会说话,它还是用一泡射出好远的尿以表同意。

 

_______

 

不同于其他同时期出生的小熊猫,tsuyoshi的生长速度很快,才三个月就已经能跑圈爬树。动物园的例行检查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一直研究遗传育种的堂本光一却发现了一些异样。

 

tsuyoshi有时候会用下体摩擦他的小腿,开始光一以为tsuyoshi可能因为长毛肚子痒痒,时间久了才发现,这只不足4个月大的小熊猫…居然发情了!

 

正常的小熊猫长到4岁,才会在每年的3-4月份有短暂的发情期,且需求不明显,找几个凸起的地方分泌一些信息素之后,如果没有雌性小熊猫反应就会找个原先选定的据点自行解决,tsuyoshi俨然把他的小腿当做根据地,时不时过来蹭一蹭,还不允许他离开。

 

他试着帮tsuyoshi自慰了一次。

 

tsuyoshi不听颤抖着尾巴,眼睛湿漉漉的,叫声比平时急促,已经比之前大了不少的器官抵着堂本光一的手心。

 

虽然堂本光一重复着之前帮他排泄的举动,好像如今的意义变得完全不一样了。

 

要是手里抱着的是个小男孩,自己这样是犯罪吧!

 

他及时打住,被喷了一手心的不明液体。

 

这种十分异常的现象如果被研究出理论成果,也许将会震惊动物界,可堂本光一不敢告诉别人。

 

这只…依旧可怜的小家伙,会被拿去当试验品吧,他还真的有点舍不得。

 

"我说你啊,怕是只小熊猫精吧"。

 

堂本光一帮他清理了皮毛后,递上了装满奶的奶瓶。

 

这位人类先生,你怎么知道。

 

tsuyoshi双手捧着奶瓶,高兴地摇了摇尾巴。

 

_______

 

按理说饲养员严禁携带小动物出园,动物园却特许堂本光一可以tsuyoshi回家。

 

原因十分简单,这只不足半岁的小熊猫,实在太缠人了。

 

堂本光一不在,奶也不喝,嫩竹叶也不吃,村上实在没办法,只能把快奄奄一息tsuyoshi亲自送到堂本光一家里去。

 

"光一君,这是tsuyoshi,这是配好的专用奶和新鲜竹叶,它好像比我们想象的更需要你,赶紧喂奶吧。"村上左手拎着保育箱,右手领着食物框,一起交给他手里。

 

才洗完澡的堂本光一突然多了一只宠物。

 

村上临走前告诉他,tsuyoshi的母亲原本也不是园内所属,某天一个竹村村民找上动物园,带来了一只受伤的怀孕小熊猫,而这只小熊猫生下幼崽之后,就突然失去踪影。

 

所以这只还没登记入案小小熊猫,能健康长大就好了。

 

"我真的可以养它?"

 

还没反应过来的堂本光一把柔软的动物抱在怀里。

 

他还不知道,这个小小的身体,可爱,看上去没有愁容的圆脸,将会成为自己生命中的一部分。

 

"当然,你还是要把tsuyoshi带回动物园的,可不能独吞啊。"村上和他打趣道。

 

人果然不能太贪心,堂本光一朝送走村上后,把它放在早就准备好的小窝里。

 

光一等tsuyoshi睡着,确保家里窗户都已经关好后才安心出门。

 

一周只回家一次,冰箱早就没了存粮,他总不能去抢tsuyoshi的牛奶充饥。

 

在楼下超市草草采购一番,光一赶紧走回家,连一分钟都不敢耽误。毕竟家里睡着的不是普通宠物,在动物园他都不得时时看护着tsuyoshi,更何况是环境和园内无法相比的民居。

 

一进门堂本光一就吓了一跳,客厅想被人翻动过般,放在沙发的干净衣物凌乱分散在地上,地板上还有几个明显的人形脚印。他急忙去tsuyoshi睡的小窝看了一眼,却连跟毛发都没有看到。

 

"tsuyoshi!"他有些着急地喊了出来。

 

难道真的有人偷走了它,堂本光一冷静下来决定先报警再通知动物园,却突然听到了卧室的动静。

 

一个浑身赤裸的男孩正趴在他还没叠好的被子上,嘴里咬着被单,不安分地挪动着身体。

 

也许是因为是冬天的缘故,关了暖气的卧室只能勉强维持着还不是冷冽的温度,男孩好像很难受的样子不停扭动着圆润的屁股,恍惚间堂本光一好像还看到了一条毛茸茸的东西。


"请问这位人类先生,可以再叫一下我的名字么"。


 男孩看到他没有害怕,大眼睛红红的却好像能马上哭出来。



------------------------tbc-----------------------


ipanda的视频看多了,一直想写饲养员的梗,随便看看




评论(22)
热度(456)

© 包子的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