吱一声:つ…

【KK】痒

简介: 

一发完,KT/AU/基本清水
久别重逢,有少许酒后X情节,双方都以为对方不是单身,略狗血,慎入 
写文环境:拜年无聊亲戚家码字+家里继续,有点严峻就将就看吧   
         
………………分割线……………

 

 

 

离入春还有一段时间,天气突然毫无章法波动起来,昨天还是让人恨不得只穿一件衬衫的大太阳,一夜雨水之后堂本刚又把大衣围巾全都裹在了身上。

 

约好10点见面,他自作主张把时间推迟半个小时,豆大的雨滴成了很好的迟到借口。两天前接到学长邀请参加聚会的电话,原本想用临时加班推脱掉,可听到那个名字他马上找了个理由把刚撒的谎圆了回来。

 

堂本光一。

 

这个名字曾经如同签字笔,巧克力和三明治般习以为常,穿插在他整个大学生涯,甚至在有交集之前就时不时闯入视线。直到某天突然断了联系,他才开始发慌。

 

根本就没有那么习以为常,签字笔,巧克力和三明治都是还在货架上摆着的商品,经手之后放回原位,犹豫着就成了别人的东西。他只是和他说过几句话,堂本光一也许只是和其他热心肠的实验室前辈一样,教过他几次试剂配比方法,根本没有把堂本刚那天鼓起勇气说的话放在心上。

 

居酒屋离住的地方不远,等他走到门口收起伞,里面已经传来西野独具标志性的尖嗓门,笑声仿佛能把门帘灌下的雨注弹出去几米远。

 

他凑近仔细听了听,并没有听出堂本光一的声音,不过那个人也不太爱说话,不参与到嬉闹中也算正常。

 

"和秋"的吃食向来诱人,堂本刚在门口玩伞似的抖去伞上的雨水,想等飘出的烤串香味浓郁些再进门。这样那群家伙就不会把每次必问的各种问题又重复一遍全都抛过来,堂本光一也不会太过注意他。

 

还是想被发现的吧,刚用伞尖逗了逗将脑袋从门缝挤出来的柴犬,计划好的迟到本来就是自己的心机,连他本人也无从知晓为什么还会对已经有结果的暗恋存在期待。

 

"快进去,傻站着干嘛,后背都湿透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塌着地上的积水聚拢过来冲击到耳膜,他转头才看清那张满是雨水的脸,整个人就被拉进了已经香味四起的居酒屋。

 

"光…"

 

柴犬在两人身边绕了几圈就跑进了内室,堂本刚还在回味手上那湿漉且温暖的触感,刘海上滴下的雨水迷了眼睛,堂本光一放开手,问老板要了两块干净的毛巾,一块递给他,一块擦起了已经湿透的头发。

 

"…一君"

 

光一君,笑起来的特征之一是会稍微眯着眼,不明显但是很好看。长这么大,堂本刚从来没见过其他人能笑得这么不动声色,却能几次闯进他的睡梦里,连带着心跳声同窗外的春雷一起溃得人发慌。

 

还让他湿了好几次裤子。

 

"你怎么也迟到了"堂本光一把刘海并到一边,露出好看的额头,习以为常般等着接过他脱掉的外套,准备挂在一起衣架上。堂本刚被西野叫了几声这才反应过来,同他道了谢。

 

"路上有些事耽误了一会。"堂本刚讪笑着回答,慌乱逃脱掉堂本光一直白的视线,把魂从大雨里拉了回来。

 

果然还是把他当小孩子一样,一点都没有变。

 

"你俩倒是挺心有灵犀,一年多不见还能一起迟到,待会可得罚交杯酒啊"城田打趣着招呼堂本刚坐下。拼桌只剩下两张挨着的空位,他硬着头皮入座,等堂本光一搬开椅子他还吓了一跳。靠过来的衬衫领口裹了一半喉结,逼近的除了纤长的脖子,还有某种并不陌生的味道。

 

某品牌刚出的限量女香,vip客户都要排号,他因为工作的缘故得了一瓶,也只有在实验室对比层次时才舍得往试纸上喷一喷。

 

记得堂本光一以前不喜欢喷香水的…

 

"光一君的女朋友,很喜欢这个牌子吧"。

 

他试探性问了个毫无意义的问题,说完还抿了抿杯子里没动多少的清酒,仿佛只是不经意的八卦。堂本光一愣了一会,好像知道他意指似得闻了闻卷起袖子的手臂。

 

"你鼻子还真灵,我以为淋了雨就没多少味道了。"

 

"职业病嘛。"连烤肉味都掩盖不了的女人香,没有被雨水冲淡反而充盈起来,将他最后一点侥幸都击得粉碎。

 

同座的几个前辈还在继续刚才没结束的棒球大赛话题,给邻坐着的两人自动劈出无形的结界。他觉得快要喘不过气,紧张起来习惯性摸着指骨,想加入其中分散注意力。堂本光一突然发现他中指的素戒,声音有些慌乱,目光却丝毫没从他脸上挪开。

 

"那刚呢,一年没见,过得还不错吧"。

 

言外之意再清楚不过。

 

 

…………………

 

那天傍晚清楚听到堂本刚向他表白,声音细若蚊蝇,却把他最后一道防线击溃。

 

他喜欢堂本刚很久了。

 

大概是一见钟情,第一次见面时堂本刚斜戴了个鸭舌帽,正冲着愚人节被人在后背贴了张纸条的教导主任捂嘴偷笑。

 

笑得眼泪都要出来了。

 

堂本光一从来没见过这么好看的人,可以让他觉得喜欢一个人可以忘记性别。

 

所以他有意无意闯进堂本刚的视线,想在他的生活轨迹里占据一隅之地,等到时间成熟的时候向他表白,或者只是开玩笑那样说一句:以后只有你能坐我的副驾驶,至少被拒绝了还可以是朋友的关系。

 

被抢先一步,堂本光一着实始料未及,忍着快要冲顶的喜悦,他匆忙收拾好实验室的器具就回了家,却在晚上收到了期盼许久的国外实验室进修offer。

 

机会十分难得,代价是一年内要对研究项目彻底保密,甚至连自己的地理位置都不能透露分毫。

 

他清楚知道没有时间培养的恋情注定无疾而终,于是第二天堂本光一没有对他前一天说的话作任何回应,只是把自己长久以来一直在用的摘抄本送给了他。

 

"我喜欢你"四个字自然弥足珍贵,他想留到一年后再回答。而刚失落地接过本子,和自己说了声谢谢之后,一整天也没说话。

 

坐在身边那个人已经剪掉长发尾,俨然一个社会人的模样,比以前寡言了许多,对于他的问题只是笑了笑,也没解释什么。

 

没猜错的话,他的学弟,正在热恋中。

 

堂本光一向西野打听过,知道堂本刚毕业后顺利入职了心仪的香水公司,成了一个专业调香师。特地拜托好友买的那瓶女香的心机,却被他有意无意摆露在眼前的中指所打乱。

 

堂本光一后悔没有提前想到,时间也能培养于自己无关的感情。

 

原本想看看刚的反应,反倒是自己吃起味。堂本光一边调侃了几句边给自己灌酒,原本酒量尚且不错,几杯下肚之后眼前的炉火竟然眩起不和谐的光晕,同胃里的酒精一起烧了起来。

 

喉咙有点痒。

 

"我说你们两个,怎么净喝闷酒啊"众人结束争辩正没找到新话题,纷纷起哄两人喝交杯酒,堂本光一扫到他低着头一言不发便推辞了几句,堂本刚这时却站起身,举起满满一杯对着他,眼睛比开始还要红。

 

"前辈,欢迎回来。"

 

主动挽着他手臂却保持着明显的距离,光一苦笑着陪他演完戏,刚其实也没变多少,脸再消瘦,嘴还是饱满诱人的样子,沾了一层液体,在居酒屋低调的灯光下反而显得色情。

 

他很快把手抽了回去。

 

雨没有变小的趋势,来的路上他把伞给了一对便利店门口躲雨的母子,穿好外套打算直接冲进雨里,堂本刚却叫住了他。

 

"光一君,我送你到车站吧"。

 

"不赶着回去见女朋友吗?"他帮刚挡住自动收回的门,鼻尖将将擦过他的额头,刚才还被掩饰的失落这才全都传过来。堂本刚瞪了他一眼,跨了一步背对着他把伞撑开。

 

"…今晚没约着见面。"

 

堂本刚被依旧浓烈的香水味熏得晃神,脑补了许多女人的样子,却还是不清楚他到底会喜欢什么样的人。

 

雨被风斜斜吹在身上,慢慢渗透出的酒意被吹散了许多,塌着水的脚步依旧一轻一重,好几次他都撞到光一的肩膀,迅速分开后左边都被淋湿了。

 

堂本光一似乎松了口气,湿透的外套贴着衬衫传的凉意被身体蒸腾起来,冷得含糊不清。他原本有很多话想说,想看他吃醋的样子再把他逗笑,现在无论如何也开不了口了。

 

光一想像以前一样搂着堂本刚的肩膀同挤一把伞,却只是接过来朝他那边偏了一点。

 

"那个本子,还记得吗。"

 

他在最后一页的夹层放了张东西,如果本子还在,还是拿回来比较好。

 

"当然,多亏了那本摘抄本,很多实验都可以找到相应的对比参数,我的毕业论文才能那么顺利完成。"

 

"那就好"他猜测刚没翻到最后,稍微放了心"你…用不着了吧?"

 

"光一君是要我还给你吗?"

 

堂本刚突然停住脚步,把搭在脖子上的湿围巾拿在手里,也不管它拖在地上的一头被泥渍弄脏。说实话他憋了一肚子闷气,原本想回家好好泡个澡睡一觉,也许第二天就能把堂本光一忘得一干二净。可这时候最后一点联系都要被彻底收回,堂本光一还说的轻描淡写,仿佛他只是一个暂存地。

 

事实上,他确实什么底气都没有。

 

"那到时候给你寄。"

 

堂本刚也不管下雨,脱离伞往前了快走几步,语气比拍打在脸上的雨水还要阴冷,让堂本光一觉得自己大概过于小气,他追上去想给他遮着点雨,刚靠近堂本刚就被一把推开。

 

"不用了…你…我想自己回去。"

 

"你是不是喝醉了。"触摸到的手指热的发烫,狭窄的小道最多也就是三个人的宽度,堂本刚依旧不理他顾自往前走,眼见对面一辆自行车冲过来,堂本光一一把拉住他,为了躲避往墙壁靠过去"你不看路吗。"

 

堂本刚被紧紧压在墙壁和身体之间,一冷一热,逃脱的机智回来了一点,又被堂本光一身上的味道熏的心神不宁。

 

"对,我是喝醉了,不用你管。"刚挣扎几下无果,抬头恰好对上堂本光一的目光。他眯了眯眼睛,因为天黑了雨又下得很大,刚分不清楚他是笑还是皱眉,可堂本光一没给他机会思考,低头含住了他的嘴。

 

路灯把斜打过来的雨水暴露无遗,刚觉得冷,又觉得热,胸腔里不由分说雷鸣不止,他甚至觉得自己能听到血液在血管流动的声音,原本还清晰可辨的气息全都缠绕在一起,堂本光一温柔又霸道地堵住他的嘴,连一点开口的机会没留。

 

这样不对。

 

他感觉到脸上突然涌了暖流,眼前迷蒙蒙的,嘴唇还要配合着一起动,光一的手掌抵在他身后,似乎要把他整个人揉进身体里。

 

堂本刚被吻得缺氧,又因为委屈开始抽泣起来,堂本光一这才放开他,用手抹去他脸上已经分不清的液体"跟我走。"

 

 

………………

 

他迷迷糊糊跟着进了酒店房间,像个孩子似得乖乖坐在床边,上衣被脱掉才清醒了一点。堂本光一没管自己从头到脚被淋得湿透,用浴巾帮堂本刚从头擦到脖子,刚的上半身透着粉色,两粒饱满的东西挺立在眼前,敏感得被毛巾擦拂到一点,整个身体就缩了起来。

 

很诱人。

 

光一咽了口水,用浴巾裹着他把令人动机不纯的视线打断,他承认幻想过无数次把他压在身下,也只限于情投意合的情况下做ai做的事。

 

可他中指的那枚素戒,把人膈得生疼。

 

光一让他先去把头发吹干净,堂本刚这才应了一身,走到浴室前又改变了注意。

 

他想借着酒劲做点坏事,一年份的摘抄本也算翻到最后,这样也许心里能痛快一点。

 

"你不敢再继续了吗。"他从后面搂住光一的腰,下巴放在他肩膀上故意朝他脖子吐气,明显感觉堂本光一绷紧了背,过了很久才把腰直起来。

 

"你有女朋友了,刚。"堂本刚不安分的手一直往下,在他小腹处更是变本加厉,他憋着不让自己起反应,握住刚的手不让他再继续下去"你真的喝醉了。"

 

"那又怎么样,你也有女朋友,这样不是很公平么。"刚赌气般用指甲掐进他的小腹,光一闷哼一声,反身把刚推到了床上。

 

那枚冰冷的东西抵着他的手心,沾了体温反而更加刺骨。他沉默着放开手,将领口的纽扣解开,喉咙比之前还要更痒。

 

堂本刚仰起脖子想把眼泪憋回去,被灯光刺激后泪腺反而彻底打开。事情变成这个地步,谁也想不到,而他潜意识里却更想要堂本光一抱着他,甚至直接进入都可以。

 

就这么一次吧,把我当个坏小孩。

 

他咬着嘴唇劲量不让自己哭出声,身体不却发抖,光一见状顿时慌乱起来,想起身拿纸巾帮他擦眼泪,却被伸手搂着脖子不让他离开。

 

"你能像刚才一样和我接吻吗?"他抽泣着说。

 

咸湿的触感将一切打乱,他拥起刚的裸背坐在床上,视野里近在咫尺的一切又恍惚不定,他也醉了,也许是反应得比较慢,被堂本刚指引了才后知后觉,想在这个错误的晚上做一些不对的事。

 

他像吸血鬼一样不断汲取堂本刚嘴里的液体,喉咙里的灼烧感稍微散了一点,下身却越来越热,充血的刺激波及大脑让整个人的神经都敏感起来,他紧紧拥着堂本刚,两人的身体都热得发烫。


一个波折的图片链接←点我


……………分割线………………

发全文提示有敏感词orz,感谢阿业帮排查弄图片链😘


评论(32)
热度(502)
  1. 包子的铺 转载了此文字

© 包子的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