吱一声:つ…

【KK】皆大欢喜 上

@阿业AYa 的生日贺文

狐狸光一X人类刚 KT啊KT

发现十分不擅长这种题材,写的有点幼稚,要求的梗→白无垢+狐狸入赘(均还没有写到!),不打tag随便看看,想看我再继续……

土下座一秒

………………………………分割线……………………

狐狸光一和人类刚从小就认识。

光一是族长家的独子,姐姐出嫁时,族里大肆操办了一番,还特意请了城里有名的芥泥嘶杂技队过来表演。

彼时小狐狸还不能幻化成人型,一身雪白的皮毛蓬松光泽,别家小狐崽再怎么用山茶油保养着皮毛都没他好看,走到哪都会被摸一把。

母亲怕光一小小年纪就被摸秃,每天在他出门之前给光一身上涂了一层无色无味的药水,只要外人碰到一点就跟针扎一样刺痛,久而久之族里狐都对他敬而远之,那些差点忍不住的也只能羡慕一下族长家的优良基因,默默把手缩回去。

这天小狐狸叼着大鸡腿早早占据有利地形,等杂技演员表演完连续10个后空翻再钻10个火圈,打算把鸡腿扔下去作为奖赏,这时突然发现不远处的干草丛隐约有着红色的东西挪动。

他定睛一看,那是个光屁股只穿着肚兜的胖娃娃。

光一心想自己体格不大,在小孩眼里大概同那村口白色皮毛的家狗无差,便小心走过去想去吓唬吓唬他,走近几步还没来得及做鬼脸,娃娃听到响动突然扭过脑袋,看见他飞快起身就扑了过来。

“小狐狸,你真漂亮呀。”

“我知道我漂亮。”鸡腿飞出去老远,光一避不及时被娃娃压在了草丛上,挣扎几下无果又不敢使全力伤到他,只能用尾巴弹了弹他的光屁股。“你能不能先起来,今天母亲特地帮我吹好的毛都要压塌啦。”

“小狐狸你居然会说话。”刚从他身上爬起来,也不管身上沾了很多干草碎,兴奋地一直撸光一的毛绒尾巴“我只有在小人书上看到过狐狸会说话。”

光一被挠得发痒只能向他求饶,突然想到出门前母亲特地给他多涂了一遍药水,可小孩看上去完全没有异样"你碰到我不觉得痛吗?"

"小狐狸的毛好软好舒服,怎么会痛。"说罢刚抱手脚并用架住他,生怕狐狸马上溜走。

光一见他没有异样便放弃挣扎,躺在日头下任由小人把自己尾巴抱在怀里乱蹭。

春风和煦,不远处热闹的锣鼓喧嚣隔远传来已经被过滤得隐隐约约,竟惹小狐狸萌生了几分困意。这一片枯草堆大约是去年冬天形成,连根枯尽,春雨再滋润也活不过来,松松软软倒也不扎人。他不久前才发现这片午睡好去处,没想到秘密基地很快就被一小屁孩发现。

光一玩伴虽不多,也不愿将这块宝地随便分享,可这个人类唇红齿白同那年画上画得一般可爱,眼睛像极了前几天和灰狼长濑在河里摸到的鹅卵石,从水里捞出来时还在发亮,还有那露在外面白白嫩嫩的屁股蛋,特别好吃的样子,堂本光一突然就不忍心赶他走了。

“你才几岁,能看懂字吗。”

“当然,他们都叫我小神童呢”刚一脸骄傲,顺手撸了两把他的毛,突然想到什么似的脸突然耷拉下来,嘴还翘得老高“今天原本是我5岁生日,他们说小寿星要穿肚兜,眉心还要点红点点,可这块红布连屁股都遮不住,我觉得丢人就偷偷跑出来了。”

“那你就这样跑出来不都被别人看光?”

“我是抄小道跑的,谁都没发现,后来迷了路不知道怎么才能回去,看到那边有好玩的就躲在这看了。”他嫌弃地看了眼自己的红肚兜,还故作老成般叹了口气,光一觉得好笑便用尾巴扫他脚底心,刚被挠得直往小狐狸怀里钻,一狐一人闹了好久才消停。

“刚才看到一个漂亮姐姐穿着白裙子坐在轿子里,刚要是能穿那个就好了。”

“刚,你叫刚?”

“是呀,小狐狸你呢。”

“我叫光一,你看到的那是我姐姐,她今天嫁人所以穿的白无垢,很漂亮吧。”

“那等刚嫁人了也想穿白无垢”小人转过脑袋,捧着他的脸,笑得一脸天真烂漫,光一倒是愣了一会才凑近用鼻子嗅了嗅刚的脖子。

"傻小子,还小神童呢,男孩子怎么嫁人。"

"那怎么办,刚也想穿那个漂亮裙子呀,男孩子就不能穿裙子么。"

光一被问得哑口无语,只好把脑袋靠在他脖子上顺便摆了摆尾巴。

幼年人类细嫩的皮肤经柔和的春日照射,白里透着粉红,脖颈下动脉里血液流淌的温度和热度从他的鼻腔毫无遮掩地闯进来,并不成熟感官被无限放大,冒出近乎后山那片染井开的最好时淡淡的甜味。

从出生以来就没闻过这么好闻的味道,小狐狸心底突然萌生了从未有的渴望。

他饿了。

刚才飞出去的那只鸡腿,怕是早就被哪只狼狗叼走。

可这种感觉可不像肚子饿那般简单,奈良地界民风淳朴,人和动物都能和睦相处。即使一张嘴就能碰到细嫩的皮肤,轻轻一咬就能喝到香甜的血液,他也不想吃人,只想舔舔这个小孩。

小狐狸吞了口口水,把脑袋从刚脖子边挪开,学着家养狗向主人撒娇般用鼻尖蹭了蹭他的额头。

红点被蹭开了花,刚看到小狐狸脸上的白毛染了红色,又开心地笑了出来。

"小狐狸光一,你真好看呀。"

"我知道。"从小到大被夸过无数次,光一第一次有强烈认同感,他仿佛在那黑鹅软石般的眼睛里看到了自己变成人类的样子。

"那你以后做我的新娘,就可以穿白无垢了。"

"新娘是什么,好吃吗?"

刚摸着肚子一脸懵懂,光一也不太明白新娘是什么意思,只是觉得姐姐被姐夫接走时脸上的笑容,比黑熊送来的蜜还要甜。

"应该…好吃吧。"

"那我们拉钩三百年不许变。"

"可我还没有手。"

"没关系,小狐狸你有爪子啊"

太阳落山,后山嵌了一半光弧,把一人一糊都染了层红晕。

小狐狸光一和小人刚在干草堆里私定了终生。

………………………分割线…………………

卡到什么程度

缝纫机半年没上油那种

评论(22)
热度(196)
  1. 阿业AYa包子的铺 转载了此文字
    求!!!!后!!!续!!!!!!!!!不打你!!!!!!我要留着看狐狸入赘(´⌒`。)………啊好萌…...

© 包子的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