吱一声:つ…

【KK】表里如一 1

外科医生堂本光一x心理医生堂本刚

(怎么能放过这个梗呢!)

 


在没有遇到另一位之前,堂本光一的世界,除了白大褂,黑色运动装,大概就是蓝色手术服,和冰冷手术刀上红色的血。



第一次见堂本刚,是刚出完一台手术,换上新的白大褂没来得及挂胸牌,准备给门诊的见习生们嘱咐一些注意事项。有人敲了敲开着的门,是个大眼睛,微微蹙眉,酒红色的小卷毛,举着挽起衣袖的手臂,几道抓痕在周围白皙的皮肤之上特别明显,略显稚嫩的圆脸似乎很好戳。白大褂配着这发色居然能穿出很潮感觉,也是少见。之前并没有印象,新来的实习生?大概是过来处理伤口,小心翼翼环顾了一圈,对着自己点点头:"麻烦您了"。反应过来是叫他,又被当成学生了吧。

 确实医院科室的年轻主治医生少之又少,坐在旁边的见习生想开口解释,他微微摆了摆手,起身去拿了碘酒和酒精棉签,握住对方有些细腻的手臂,看来被抓的挺深,几道抓痕渗着血珠。堂本光一撇了一眼小卷毛挂着的胸牌,堂本刚,原来是那个留美刚回来的心理医生,因为和自己同姓,之前多留意了几分,一直想找个机会见面,没想到是以这种形式。可是心理医生不是只动嘴的么,怎么还能被伤到,难不成高材生也不是个噱头罢了。似乎看出了对于自己受伤的疑惑,有些苦笑着抬高了手,"是被病人抓的,病人患有比较严重的产前忧郁症,不过也是我的失职,让她情绪失控“,佯装的冷静突然有了一丝歉意,堂本光一轻轻的给他的伤口涂上酒精消毒,乙醇的气味没有掩盖淡淡的大吉岭茶的清香。可能是因为有些刺痛,堂本刚不禁“嘶嘶”出声,被抓的手有些抽动。光一抬头看去,对上他微红的有些湿润的眼睛,长长的睫毛轻颤投射出两片阴影,隐忍着抿住的嘴终于翘起了原本该有的三角形状。

有些好笑,居然这么怕疼,以不被察觉的角度轻笑着。想减轻对方的疼痛,不自觉的就张嘴往伤口处呼气。然而因为堂本光一并不自知的举动,手臂感受到了传来的阵阵热气,堂本刚好像喝多了空气里的酒精一样,有些微醺。

匆忙跑过来的一个护士叫着“堂本医生,东山教授找你”,看着这幅场景声音渐轻。堂本刚仔细回想了一下东山教授不是外科的领导么,叫自己一个心理科的是干嘛。堂本光一放下手上的棉签,给他的衣袖往上卷了几层,嘱咐了一句“最近几天,这块不要碰水”,起身示意护士马上就来。低沉的声音,不带情绪却温柔,却很好听。堂本刚这才知道,原来给自己处理了半天都算不上是伤的年轻医生,居然是在国外就听过大名的堂本光一,那个年纪轻轻就被平步青云一步步被提拔到现在这个位置的东大高材生。不是说是个冷面美人么,美是美,也没有传说中的那么恐怖吧。

正好来串门围观这一切的隔壁医生长濑智也,看着人前人后冰山脸的堂本光一居然还有这么这种举动,疑惑这人是不是吃错药了。后来堂本光一回想起当时自己的莫名行为,将其归咎于中午大亲友恶作剧给点的混了茄子泥的咖喱饭,大概是茄子中毒,那时候正好发作罢了。

 

 一个一楼一个三楼平时并没有很多机会见面,更何况堂本光一大多忙碌于手术台前,要不就埋头于办公座的一堆文献资料里。也就是去食堂的时候偶尔能见到几次,堂本刚看到他特地过来道谢及表示第一次麻烦他了表示歉意。堂本光一婉拒了对方的请客,其实是怕木讷的自己不知道说些什么,也想找机会和他一起吃饭,下次亲自约他。

 虽然私人时间并不多,但自持这个年纪就能当上外科主刀医生某些牺牲也是值得的。一些年长的专家因为他的认真谦虚的态度并没有多少异议。长濑智也是隔壁放射科室的医生,兼堂本光一大学同学及少有的朋友之一。虽然平时也挺忙,但是社交能力满点的他致力于给堂本光一介绍各种女性,用他的话来说,"你长得又好看,又有钱又有能力,虽然平时脸臭了点但是想当你女朋友的还是能从手术室排队排到食堂,早日名草有主,那我也就少了一个强有力的竞争对手"。堂本光一从刚开始的婉言拒绝"我现在还想好好工作没心思考虑这些",到最后忍无可忍。有一次长濑打篮球不小心折了腿,堂本光一直接拿刀比划“你再这样我可就直接截了”。虽然知道老同学只是在是吓唬自己,但是看他眼神那么认真还是忍不住抖三抖,从此开始了帮堂本光一挡各路女性骚扰的历程。

什么"他不喜欢头发长过10厘米的,不然会半夜起来给你剪了","他在房间放了人体模型,会发光那种,以便睡不着的时候睁眼就能研究人体",最后实在死缠烂打的直接一句"他不喜欢女的",让少女顿时华容失色神情怪异,或是马上腐女模式双手捧心追问“他是不是喜欢你”。只不过每每帮忙挡住了一位都要忏悔,"喜代子阿姨,以后光一找不到老婆可不能怪我,这是你儿子逼我的"。

堂本光一自得悠闲,没病挂号只为一睹医生芳容的痴女们少了不少,再加上刚进医院的堂本刚长着一副人畜无害的娃娃脸,自然也是吸引了医院女同胞的人气。女医生护士们已经达成统一公式,绝不觊觎医院两枝关西之花,避免内部产生不和谐的因素。有不少怀有冲动跃跃欲试的少女们还没出手,就被正义的大姐或循循善诱或威逼利诱地扼杀在摇篮里。本来担心竞争对手又多了一个的长濑倒是和活泼开朗的堂本刚很快就混熟。于是两位堂本或多或少的都从长濑那知道了不少对方的事情。

堂本刚因为良好的家庭教养以及温柔的品性,每天依旧有不少女生跑去闲聊送东西,“堂本君喜欢甜品,今天下班要亲手做小点心送给他吃”,“堂本君穿衣服好看,品味自然也不差,明天要搭配一下给他看看合不合适约会”。一次一位小护士红着脸敲了敲门“堂本君,这是我帮渡边小姐送的”说完放下就跑。不用问,堂本光一看着半透明盒子里花花绿绿传说中的“少女的酥胸”,拿起水杯灌了几口水,这么甜腻的东西,肯定是送给另外一位堂本君的。也不是第一次被送错地方,刚想往常一样顺手扔垃圾桶。“算了,现在也是闲着,给他送去”。

一楼的心理咨询室,堂本刚正在逗一名有自闭症的小孩。母亲有些强颜欢笑,抱在身上的孩子大概4,5岁,一句话也不说,只是目光直视地盯着桌子,不时的拉住堂本刚的蓝色领带往外拽,堂本刚不急不恼,从抽屉拿出一根棒棒糖,递给小男孩,温柔地对着他说些什么,小孩顿时安分了许多。母亲听完嘱咐起身道谢,抱着孩子离开。看着堂本刚正准备伸懒腰,堂本光一有些恶作剧地拎着袋子径直走进去,被突然进来的人吓了一跳,堂本刚已经伸展出的两只手臂顿了顿,慢慢的缩回,站起了身,像极了一只被吓到的小熊猫。

“堂本君”,想到自己也是堂本,马上换了称呼”光一君”。“光一君”晃了晃手上的包装精美的礼盒放在办公桌,“堂本君,这是送给你的吧,被人家小姑娘送到我这了,你的女性人缘还真不赖”。环顾了一下他的办公室,简洁大方和自己满是文件的确实清爽了许多,摆了一些虽然自己并不明白所以然但感觉是精心凹过造型过的花束。

堂本刚好像听出来些什么,讪笑地打开包装盒“她们给我送的甜品我也有好好拒绝,因为要长胖呀,不过有时候我实在拦不住,姐姐们都把我当弟弟看呢”,边说边拿起一块红色的,递到堂本光一嘴边“你吃”。只碰到一点嘴唇的甜蔓延的有些受不了,偏开了头“不了,不喜欢吃甜的”。堂本刚撇了撇嘴,径直塞到自己嘴里,大口大口的嚼着像只仓鼠,也不觉得腻,有一些红色碎渣粘在嘴边,用手给他指了指,低头喵了一眼伸出舌头舔了进去,堂本光一突然觉得喉咙有些紧,明明在吃的人不是自己。

堂本光一不知道对自己的变化有什么解释,可能是这样的男孩子比较少见?

下班去车库正好看见堂本刚坐进一辆保时捷的副驾驶,换上了五颜六色穿在他身上却又毫无违和感的紧身裤和小草莓外套,要是一般女生穿成这样自己早就白眼飞过去了吧。走下来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有说有笑的帮他开着车门,坐进去之前小草莓给了黑西装一个大大的拥抱,虽然知道大概是留学回来的,不过就是热情的礼节,堂本光一有了一些不自然的情绪。

 “朋友?下班之后的约会?”。


本来想早早回家,在车库临时改变了主意,叫了长濑一起去居酒屋喝酒,看着堂本光一一脸的不爽闷闷不语。
“怎么了,手术不顺利?”
“不是”
“那还有什么事能让我们堂本大医生这么郁闷的,除了工作以外我可从来没见过你这样。”
“你说,我要是看见一个人,会觉得他怎么样都好看,大口吃饭好看,穿得花花绿绿好看,连簇起眉毛都好看,看他和别的人亲密会很不爽,这是什么毛病。”

吓得长濑智也把凳子拖远10厘米
“哥啊,你哪是有毛病,你是开窍恋爱了吧”

“恋爱?不可能。”

“为什么不可能,快说哪家姑娘让我们光一这么牵肠挂肚”
狠狠灌了口酒,抬眼看了看还在独自兴奋的伙计,无奈的笑了笑,“是姑娘就好办了”


“什么?”长濑差点没坐稳,

“堂本光一你不会真喜欢男人吧,快说是谁”
“你认识”声音快低到刚烤好的发出滋滋声的秋刀鱼里。认识的除了他,谁还会让堂本光一有这么不正常的举动。
“。。。嘛他确实很可爱啦,不过堂本光一你真喜欢男人,那我这么多年岂不是很危险?”
“滚。”

如果你说的这个就是喜欢,大概我只喜欢他而已。


“他不就是个男人么,那你还不承认”
“我只喜欢他,又不喜欢男人 ,有什么好承认的”飞过去一记眼刀,突然想到傍晚车库的那一幕,闷声放下杯子,“没准人家名草有主了。”
长濑想到今天午饭刚说过晚上朋友来接他去聚会,自己没谈过恋爱的可怜的小光大概是觉得爱情还没开始就已结束,才会这么突然的约自己喝闷酒,不禁叹了口气。

 诶,还得哥帮你。

谁叫对方实在可爱,喜欢他也不是什么难以想象的事吧。

长濑第二天特地拉上堂本光一一起去食堂吃饭,堂本刚正坐在那边认真地切着猪排。平时会有一群围观群众坐在旁边,边吃边看着他吃的餐桌早就被清好场,特意先在斜对面的位置坐了下去,堂本光一只得坐在堂本刚对面。正在大快朵颐的看到坐下的两个人,瞪大了眼睛有些惊讶,嘴里倒是鼓鼓囊囊地没有停下。长濑经常下来和自己一起吃饭,对面这位有些少见,今天也不知是不是不情不愿被拖下来的,一副语言又止的样子,点了一样的猪排饭,大个子没吃几口就说有点事先走了,堂本光一看着亲友暗示性的眼神,求救信号也无计可施。


堂本刚看着他扒着饭又不吃的样子很好笑,“你还不饿啊,那我吃啦”说完夹走一块,堂本光一回过神来,定了定气。


“昨天,我看见你了,在车库。”
“哦,昨天你也下班这么早?”


看这样子也不是只想说昨天看见我那么简单吧:"你应该有看到另外一个人,那是我发小,冈田准一,从我去美国以后三年没见了,昨天带我去参加同学聚会呢,不对我干嘛要跟你说这些”说完笑笑继续对着盘子里的食物舀了一大勺。

堂本光一好像莫名松了口气,还没问对方已经解释清楚,突然就不知道怎么接话,“小草莓,很可爱”。

“哦,嗯?那我下次再穿?”

在遇到他之后
堂本光一的世界,
是红橙黄绿青蓝紫的马卡龙,配上自己这杯黑色的咖啡,不苦不腻,正好。 

 -------分割线---------

 

本来是因为看了个小黄漫,只想写个医生play而已,结果第一篇全是废话23333.

KKL(H)可逆不可拆,不吃哈密瓜,不吃255,所以babe和11只会是助攻。

最后,面包会有的,肉也会有的(双手捧心❤


评论(38)
热度(268)

© 包子的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