吱一声:つ…

【KK】恐高症(全一篇)

一篇冗长而无聊的口水文,慎点!

架空清水向,HE

祝大家周末愉快WWWWWW

------分割线-------

公司新产品的宣传海报设计师换了几波,成品都不尽人意,办公室又闷的像家里尘封许久的氧气舱。F1爱好者堂本光一连唯一的心头好最近都没怎么关注,可见各种事堆积起来就是一个大写的闹心。想起对面那栋大楼好像刚收工,不如上顶楼抽根烟顺便透透气。

风大平时并没什么人会长时间待着的地方,这几天却意外的总能见到一个怪异的人。倒不是长相,只是行为举止让人捉摸不透。开始时假装不经意瞥了几眼,一想反正背对着自己,干脆直接靠在栏杆上看的不加遮掩。 

大概如下:小心翼翼靠近防护栏,半闭双目,表情纠结,站那么远都能看到那人扶着栏杆的手在发抖。 

不过几分钟就大退几步,捂着胸口的样子像受惊的小动物。 

想跳楼?寻短见的人用不着每天变着花样打扮自己吧,连头上的帽子都不带重复。昨日是素色钩花披风,今天多搭了一条蓝地红格丝巾。看惯了西装套裙规规矩矩,这样的人倒有些赏心悦目,大概是楼上杂志社的才有这闲功夫。风吹的有些张扬,领带不安分的往脸上拍打,堂本光一把它塞进西装掐了烟,乱飞的烟灰有些呛人,差点咳出声来。 

连续几天,“怪人”都会以如此扭捏的进程接近栏杆,好像经过了一番思想斗争,又大步后退,每天都比之前时间长一点,堂本光一也会站的离他更近一步。毕竟要是从自己办公的楼上跳下,也不是什么好事。更何况这人好像长的还挺好看。

颜控堂本光一对世界好看的事物会多几分耐心,虽然多次被熟人鄙夷,自诩这是人之常情,并没有什么好隐瞒。所以明明自己的公事还有一堆,却能这楼顶能耐得住性子多做逗留,一是最近被工作逼的实在不太想在办公室呆着,二大概就是为了欣赏这简直为他独一人表演的默剧。 

如往日扫视完和前一天不带重复的造型和纠结胆怯的表情变化后,心满意足准备掏出一只烟点上,正好瞥见这人的身子往前倾了一些。“喂”吓的疾步向前想都没想揽过他的腰就往自己身上带,来真的了? 

突然的举动让还在恍惚中的人失了重心,顺势连带两人一起跌在地上,堂本光一被身上的人面对面压着,帽子滑落散在自己脸上浓密的栗色卷发是好闻的茉莉香,埋得久了有些喘不过气。 

“年纪轻轻寻什么短见,亏你还长的好看,有什么事不能好好解决。”义正言辞的指责他,不过是为了掩盖着奇怪的姿势有些尴尬。贴太近了,抬头时触及他的呼吸有些痒,长睫毛都看的根根分明,长这么大还没被人以这种姿势压过,更何况是个男人。后背被水泥地膈的发疼,看着有些迷惑的大眼睛砸巴着大概是还没反应过来,声音软了半分“喂,还看,该起来了”。 

“哦哦,对不起”堂本刚不知怎的好好站在那数楼,莫名其妙的被陌生人拽下来还正好扑到他身上,正好这个男人长得很好看就多看了两眼。起身拉了一把,戴回贝雷帽时想到刚才那句话没忍住笑出了声。 

堂本光一拍拍西装上的灰,看着他笑都弯腰开始捂肚子,莫名其妙,你倒是垫的舒服,我的老腰。  

“啊~啊”顺完气捂了把脸,风吹的脸本来就有些冷,不知是冻的还是刚才一番折腾,脸更红了。明显还是没忍住笑意隐约还带着颤音:“所以这几天我总感觉有人在旁边盯着,是你怕我跳楼?” 

废话,要不然放着一堆工作,天天中午上楼顶吹冷风自己是抽了那根筋,风大的糊眼,不小心进了沙子有些痒又不敢揉:“当然不是,顶上视野好,这几天我在数对面大楼到底有几层呢”。挑挑眉示意对面新建的那栋圆顶楼,“每次数到一半就不知道数到哪了”。 

“32层,算那个圆顶的话33层” 

“嗯?”堂本光一有些惊讶,他怎么知道,乱编的理由倒是被某种方式正好圆上了,突然不知道该怎么接下去。

“我不敢看下面的时候,也盯着对面那栋楼数,今天总算是数完了,还来不及再来一遍呢就被你拽下来了”。 

言语中还有些不甘心,堂本光一无语望天,眼泪顺势先流了出来,今天的天蓝的出奇,除了风大一切都很和谐。不对,被绕了一大圈,连最开始的问题都没有得到回答。 

“那你刚才?” 

“我有こうしょきょうふしょう(恐高症)” 

所以这几天异常的举动,只是想治疗恐高症?哪里来的豆知识,堂本光一哭笑不得。  

“听说站高处经常往下看能治疗恐高症,我就上来试试,果然太可怕,每次都有跳下去的冲动呢”往里站了几步硬撑着往外看,脸色又变了。 

“那个,眼睛,要不要帮你吹吹”,真有些刺痛,不过刚才的姿势已经够暧昧。还没来得及想拒绝,堂本刚一只手已经拂过他的刘海,另外一只稍稍撑起开始发红的右眼,垫着脚轻轻吹气,初寒里的雾气是抹茶味的。想说的话哽着来不及吱声,强撑的那只对上逼近的脸有些恍惚,撅起的嘴饱满红润。恩,好像是舒服了些。

堂本光一只睁着一只眼的样子很滑稽,堂本刚觉得自从看到这人就没忍住笑,明明长着idol的脸,怎么却有搞笑艺人的效果呢。

“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失恋了跑楼顶哭”,接过递过来的纸巾,记事起就没掉过眼泪,这次居然还是在别人眼皮底下。被调笑却生气不起来“谢谢啊”。还没恋呢,哪来的失恋。 

被一通电话催了得不好再多做逗留,突然觉得和这人莫名其妙的相遇倒是让自己放松了许多,临走时朝着堂本刚叮嘱了一句“别往那站了,要是真掉下去可没有超人来救你”。回味刚才还算幽默的结束语时,却发现忘了问对方的名字时,有些可惜。

“Domoto koichi”,大概是刚才不小心掉的门卡,A社广告部组长,居然还和自己同姓。长这么好看照片上脸却是冷着的,摄影师欠他钱了?

超人桑,看来下次还有机会见面。 

办公楼说大很大,足足22层,当遇到想见的人时也不过方寸之间。下午闲暇想下楼喝杯拿铁,好巧不巧就看见也不过熟悉半日的背影。

拿着一堆稿子愁眉不展,对着下属就是一顿臭骂,作品没有让他满意?被批的正好是前几日认识的楼友,平时也会约着下楼一起喝杯咖啡聊聊天,向他吐槽组长如何严格要求不近人情。冷着脸确实是有几分可怕。所谓美人怒起来更加会震慑3分,大概说的就是他。

点完单回来发火的已经不见人影,剩下楼友对着设计草图哭丧着脸,给他点了杯蓝山探探口风。原来是最近找到几个设计师给公司新产品画的宣传图都没让领导满意。瞥了眼桌上的稿子,楼友眼光果然不行。自己一个外人都觉得看了这些图要是想买贵公司的产品,肯定是钱太多了。

堂本光一承认自己去楼顶只是想碰个运气。经过上次的小插曲,又过了个周末,大概是遇不着他了。环顾了一圈没有人影,谈不上失落,反正已经知道对面大楼到底有几层,抽完这根烟就下去。今天的风真的很大,又忘了戴条围巾。

“嗨”,还在放空中被拍肩膀吓了一大跳,承认当时是惊喜多于惊吓,脱口而出的“你终于来了”刚出来就有点后悔,会不会表现的太过刻意。

装作没在意堂本刚把工作牌递给他,“堂本桑,这几天不方便进公司吧”。

确实不方便,原来是被他捡了。

兰色高领毛衣,自己想都不敢想尝试的颜色,肃穆冬日里衬着阳光温暖如春,“你怎么知道我也在上面?”,堂本刚和他并排着靠着栏杆,侧过头看着他“碰碰运气嘛”。

在这俨然成为两人会面基地的楼顶,运气貌似都还不错。

“給你看个东西”,把草图递给堂本光一时,还是有些犹豫的。看着他盯着图沉默许久,低着头也不清楚到底是什么表情,自己也许不应该多此一举多管闲事。

还在想他是不是在生气,就收获了一个拥抱,被不符合冷美人风格的热情吓到,帽子都掉的滚到一边,今天还来不及收拾的头发,就这么放肆的张扬在风里。“咳咳,那什么,你太瘦了膈着我了”。堂本光一意识到自己的失礼,放开手也顾不得问他画这个的缘由,激动地挥了挥手中的稿子,“就是这个,就是这个感觉”。

自从从楼友那得知这位堂本桑因为宣传画的事,愁的一连几天都没去吃午饭,差不多时间只是到楼顶放风。也不知道算不算特意,周末两天大门没出,连好友约出去吃饭都婉拒了。这份工作之前也是做过设计,许久不用虽然吃力些,还好多年的绘画功底没有完全还给富士山,东京塔和4月开满樱花的新宿御苑,自己还算满意。

“上次咖啡店不小心听到你在为这事发愁,周末闲着无聊就随手画了下,不介意的话可以修改拿去用,算是报答上次救命之恩喽”。堂本光一自然是知道他花了一番心思,要不然这修修改改的痕迹擦的纸张都褶皱了。估计不敢太自作主张所以只给了张草图,但这独特个性的画风稍加修改,再添些产品的特色就可以直接用。一时不知道怎么感谢,用钱对他太俗。

堂本刚知道他在考虑什么“千万别谈报酬,要不然公司还以为我私自接活呢,再说,不介意我擅自就插手你们公司的事?”

怎么会介意,感激都来不及。这人不是想治疗恐高症,正好有个地方很适合他。

“周末有空嘛,带你去个地方”,刚转过身子,这靠着栏杆霸气的姿势果然只适合他不适合自己,“还不知道我名字,你就想约我”。

一高兴就大意了,草图一角写着数字“244”是作者习惯性留的简名?244,“tsuyoshi,tsuyoshi kun对吗”,急需确定的堂本光一高兴又紧张,应该没有猜错吧。

“Domoto tsuyoshi,B杂志社编辑,再次见面请多关照”。

【高空体验馆】,要是知道被带来的是这种地方,tsuyoshi kun大概是能想个理由婉拒的。

玻璃栈道,4d体验式过山车和各种极具刺激的游乐设施,对于挑战者来说是个福地,对于他这个绝对恐高患者来说简直就是地狱,“有你这么报答别人的嘛”被推桑着进门腿都由不得身子。堂本光一倒是很喜欢这地方的样子,“这可比我们那楼顶安全多了,绝对适合你”。

【堂本光一咱俩才认识多久,我是不是哪里得罪你了!】

几乎是闭着眼站到玻璃栈道上,平视着前方都还有眩晕感,果然恐高症是越治越严重,自己就不该相信早间新闻的无良科普。旁边这位还故意蹬了几下,吓的他死死抓住栏杆,“我要是掉下去了这辈子就赖上你了”,“要掉也是一起下去,你可不就赖上我了。”看着他嬉皮笑脸的样子,堂本刚想到楼友那张被批的快哭出来的脸,不觉心疼了几分,绝对想不到你嘴里严苛冷峻的领导还有这幅面孔吧。

拗不过软磨硬泡,最后只敢试试 OculusRift ,旁边还有小朋友们在排队,稍微安心了一些。带上3D模拟器就后悔了,这简直和坐上过山车一样。起伏不定的高度,旋转波动都太逼真。堂本光一看着他不停喊着“こわい,こわい”手还不小心磕着了显示屏,疼的蜷缩起来,这可怜又可笑的样子,自己待会估计少不了一顿白眼。佯装无事拉住他被磕红了的那只,面无表情往周围环视了一圈,被抓着手的顿时禁声,连带着耳朵都红了。微弱的“こわい”声逐渐散去,手被握着越来越紧。 

等候区的一个小朋友转头问妈妈“为什么黑衣服叔叔要抓着花衣服叔叔的手呢” 

“大概是花衣服叔叔害怕了吧”

“那小智害怕可以抓着妈妈的手吗” 

“现在可以哦,但是等小智长大了就要抓着喜欢的人的手让他不害怕记住了吗。 

“恩,记住了,就像黑衣服叔叔一样”。

小朋友清脆稚嫩的声音和母亲的对话两人听的一清二楚,光一轻咳了两声:小孩真是童言无忌。刚有些不好意思的想撇开,却被拉了一把离的更近了。

“叫什么叔叔,明明还是哥哥嘛” 

-----分割线-----

今天有平安神宫和下周24上MS的好消息,太开心,继续等团活。

评论(10)
热度(97)

© 包子的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