吱一声:つ…

【KK】glasses ( 下)

清水向完结篇

别扭的堂本君终于攻回去了

有几个莫名其妙的梗,最后会解释一下

   

---------分割线-----------

谁也不知道两人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即使笑也只是扯着嘴角不易于人察觉的学术部部长,自那以后却时常一脸喜形于色,甚至有时还莫名其妙的笑出声,让看到的不禁打了个寒颤“这是发了什么春“?

 
同学间也传着自堂本刚的“强吻”后两人真凑在一起了,不少人听到这种小道都是同一种反应“瞎说吧你,这俩可完全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自习室小角落无二境地,识相的都远远避开另找位置坐。偶尔听到即使是最正常不过的一问一答,假装不小心瞥见然后意味深长的看了眼立马转身,耳朵却恨不得长他们桌上去。

 
写完作业百无聊赖转着笔,光一望着窗外樟树上停着的一只知了发呆,透着玻璃隐约传来的几声蝉鸣。刚就坐在后面写题,并不会有过多言语交流,只不过一前一后的距离,连空调吹来的冷风都是甜的。

 
拔了根正好挂在眼前的头发,转身找刚搭话“你看,这根头发有三种颜色诶,黑,金,白”。刚嗯了一声点头表示认可,用笔轻轻抵了他一下“好无聊啦你”。光一假装受疼揉着额头,一脸委曲还撒起了娇“写完了本来就很无聊嘛”。

 
正式汇演定在7月中的周六,可以光明正大在一起的日子两只手都数得清。排练时会保持一定距离,两个部门的人倒是心照不宣给足空间。

 
即使当时现场窘迫,不少人都以为他俩会彻底闹翻。谁又能想到自那次“kiss”之后,堂本刚和堂本光一关系非但一如从前,更有了些外人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

 
有时候排练晚了,其他人都会自发三两结伴先行。最后一次彩排结束已将近9点,光一检查完排练室各个角落,锁好门把钥匙交到刚手上“送你回家?”

 
“去附近的星野公园吧,离我家也不远”。

 

 晚上闷热的暑气散去,夜风清凉路上的行人也多了起来,公园植物茂密几只萤火虫在眼前飞过。刚接过光一在便利店买来柠檬汽水,和他并排坐在花圃边的石凳上,清朗夜空只稀疏挂着几颗星星。看着光一皱着眉头喝了几口汽水着实好笑“你不是喜欢可乐的么”。

 小心抖落在手背发光的小虫子,拧紧瓶盖不让气漏掉,光一把瓶子夹在腿间拨弄着包装纸假装不经意得说了句“因为刚喜欢喝,所以我也想喜欢啊。”

 也不知道算不算直接的表白,能从他嘴里出来,心里的欢喜更加重了几分。明明晚上已经凉快了许多,脸好像更热了。

 不远处有一对情侣坐在草地上依靠着看星星,嬉笑声传来隐约传来。刚伸手把光一低垂及肩埋没了侧脸的长发拨到脑后,凑近他耳朵轻轻喊了一声“光一”。正拧开瓶盖准备继续喝的堂本光一被吓了一跳,赶紧缩着脖子往旁边看了眼“还有人”。

 大概以为自己要在这直接亲上去,刚故意往前倾离他更近了些。光一闭着眼睛不再往后仰,只是一脸紧张的表情。

 

不忍心戏弄他,只是轻轻吹了口气“听过星象仪么”。

温热的气息拂过脸有些痒,原来只是虚惊一场。也庆幸昏暗的路灯下几乎看不清自己脸色的变化“知道,怎么了”。等刚坐直身子把距离拉远,光一分明又有些不甘心,偷瞄了他几眼,刚正抬头噘着嘴盯着夜空看。

“没什么,光一那是什么座呀,今晚只能看到几颗星星,要是有更多就好了。”

 “白羊座,是黄道十二宫的第一个星座”还好幸杂学也多多少少有些了解,才能在必要时刻还能显摆。刚一脸崇拜“好厉害这都知道,在我眼里就是几颗分散的星星而已啊。

 被夸得得意,干脆就着兴致给刚解释起了各个星座。累积的豆知识终于有了用武之地,未尽兴却听到刚的声音黏糊劲渐浓,已经半眯着眼睛边打哈欠边捧场的应和着。光一轻轻握住刚抵着凳子的手腕拉他起身“好啦回去了,你都要睡着了”。

 “还没听你说完呢”。被拉着迷迷糊糊走了几步干脆直接闭起眼睛“要好好拉着我啊,想试试站着能不能睡觉”。

“会的”。

于是路人所见奇怪的场景,是一个戴着眼镜好看的长发男孩子,拉着另外一个闭着眼睛金发男孩子的手,小心走在微黄路灯下树木斑驳的影子里,安静得走着不说话。

 


 光一回到家立马去翻出放在柜子底部尘封许久的星象仪,父母出国旅游回来带的礼物只是拆封看了眼,当时觉得幼稚没在理会直接塞到了角落。

 翻箱倒柜找到电池装上去,拉好窗帘关灯不让一丝光透进来,按下开关背景蓝色渐渐浓重,星星点点的投射在房间里每一个角落,各种星座的组图在房顶移动变幻。原来星象仪是这样的,刚想看的满天繁星,也许它抵不上分毫。

 可是不管刮风下雨春夏秋冬都能见到呢。

 ---------

 临本番5分钟,收到邮件时正安排好各个角色的入场顺序:[结束去自习室]。合上手机光一已经在对面候场若无其事,带了隐形大概还不适应,习惯性摸着太阳穴的位置。没有框架眼镜的束缚看上去像换了个人,俊俏的眉眼藏不住的秀气。

 直到最后一秒幕布拉上,掌声响起刚才松了口气。大家兴奋劲十足相约去开个庆功会,刚看了一圈早就没有光一的影子,推脱几句说老师找他有事从人群里退了出来。

 校园里大多数人都在大礼堂欣赏还没结束的晚会,回自习室一路也只有几声虫叫打破静寂。刚抬头看了眼夜空,没有云遮蔽月亮皎洁如玉“可惜星星还是这么少”。

 窗帘拉着好像也没有开灯,猜不到他约自己的缘由,是要告别这短暂的相识还是说承诺什么?刚突然发现有点害怕踏进那间再熟悉不过的自习室,那首歌,光一应该没有去听吧。

 推开门满眼溢入的是在微蓝背景里的星辰点点,亮光些许暴露着书桌课桌黑板的棱角。光一就站在讲台前,指着天花板变化的星象“看,这是白羊座,这是天蝎座,这是狮子座,以后你想看就能看到。”

 “星象仪?”

 “恩,送你的。”

 变幻的星野反射在光一重新带回的眼镜上斑驳几点亮光,置身于星象仪投射的场景之中,没有外面星空的浩瀚与真实,还是感受到了光一的用心。想到那晚听着他的星座解说快睡去的场景,时间如果能停留,那一刻也很美好。

 打开手机歌单,把耳机塞到光一的右耳后静静靠着他,盯着还在变幻的星象图,叫不出名字的图像在天花板或是四处墙壁变幻着,本就触不到的实感转瞬即逝。

 光一并不知道刚为什么突然让他听歌,当熟悉的旋律响起似乎又明白了什么。那晚他的欲言又止,都在这里面吗。

【在这片天空的某处 或许你就在那里 在夏日的尾声我俩偷溜了出去 在这座公园里发现了 那个星座 你还记得吗?】
 【即使无法相会 还是可以循著记忆 看见同样的幸福 连同那股幽香 烟火灿烂地绽放 好想去到 你的身边 就在这一刻 好想奔向你】

【 在黑暗里 什麼都看不到 虽然可怕但是没关系 数不尽的星空 此刻也始终 就在这里 我不会哭 因为那是以前 和你一起看见的 那片美丽的天空】
(歌词来源大冢爱的星象仪)

 结束后刚摘下耳机见他若有所思,大概也清楚了自己所想。关了开关整个教室黑暗下来,只有风拂过窗帘漏进的几丝微亮。

 夜晚很安静,静得只能听到彼此的呼吸声,光一犹豫着要不要说些什么,却听见刚浅浅的叹息“演出结束了,那我们是不是不方便经常见面了?”

原来刚也一直在担心,即便他看上去一直都是阳光的男孩子,只不过心里的不安从来没有变现在脸上而已吧。
 
光一握住他出汗湿滑的手,黑暗里看不见互相的表情,只是知道刚在看着自己。轻轻抱住他,明明是盛夏身体却冰凉着,后背都湿透了。

“虽然不用一起排练了,以后还是能经常找我解题呀,他们可都叫我学霸呢。”

 
刚半晌没做声,突然加大力道把光一环进怀里,贴近的身体温热柔软,低头抵住他肩膀半天才憋出一句话“那能再介绍一遍十二个星座吗。”

 
是首有点悲伤的歌呢,可是我会把你送我的星象仪一直留在身边啊。 

 

-----------分割线----------

幼稚的校园恋情完结~

梗1:写拔头发三种颜色那其实是私心,高中暗恋对象对我这么做过,好奇葩的萌点😂

梗2:星象仪是某个小伙伴想看的,写的时候电脑正好放到大冢爱的星象仪,循环了好几天很好听,就把两种结合了一下。

接下来开始为两个7月生日的KK家小伙伴写生贺(肉)文,我真是个有求必应的好包子(表脸

周末愉快,明早别忘了蹲KK

评论(14)
热度(65)

© 包子的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