吱一声:つ…

【KK】无语 (上)

KT 架空  清水(之后看情况)

因为一个"无语‘’的误会。。。

拖拖拉拉写得果然也很拖拉,符合标题😂😂😂

bug很多,请见谅

----------分割线-----------
 

商业街口的便利店,附近坐落多幢中规中矩的写字楼。店内除了饭点并没有很多人光顾,然而每每临近下班时间,刚打开的自动门还没轮轴和上,甜美机械的门铃声又重新响起, 一直到午夜时分,才有逐渐缓和的趋势。

 

大多数独身的上班族,中午还能和同事三五结伴去吃一顿热火朝天的午餐。等一天重复的工作结束,除却不必要的应酬,宁愿选择去便利店买盒速食便当和啤酒,或者新出的芝士面包捎带一杯和咖啡店喝不出多少区别的拿铁。坐在临街的便利店高台,在玻璃外步履匆匆的人群中寻找有没有熟悉的面孔。天色逐渐暗淡路灯逐盏亮起,对面高级商场的霓虹耀眼,华丽旋转门进进出出每个人的表情不尽相同。

 

 

“你好,欢迎光临,暂时为您保存”。

“一份咖喱鸡肉盖饭,一罐啤酒,一个梅子饭团,一共1150日元。”

 

 

常来光顾的客人突然发现,以往那个高大阳光的男收银员最近都没出现,取而代之是个小个子圆脸的可爱男生。之前特地注意过铭牌信息的女孩子在等待刷二维码时机又大着胆子多瞄了一眼,名字居然还是原来的三个汉字。好像已经习惯客人意味不明的注视,抬起头微微笑着,同时手脚麻利扫码装袋收银找零一气呵成,完全看不出是刚上岗两天的新手。

 

“收您1200日元,找零50日元。请收好零钱和小票,欢迎下次光临”。声音还带着男孩子少有的黏糯,却让人丝毫讨厌不起来,和他娃娃脸的外表十分契合。有这样的收银员让人多跑几趟便利店也情愿。

 

奈良地主儿子虽然只是调侃,不过也算是家大业大。从小衣食无忧更不用说需要去打工维持,堂本刚却十分享受这两周的便利店收银员工作。那天学校乐队排练结束,见今井翼接完电话一脸愁容,本来就挺喜欢这个嘴甜乖巧的学弟,就上前多问了几句。

 

原来老家里出了点事,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但是回去一趟少说也要2个星期。而且轮班的同事抽不出时间帮他代班,要是空缺这么久,经理大概寻思着另外找人,毕竟想要这份兼职的学生大有人在。

 

“我还以为什么事呢?”有点困难擎着今井翼的肩膀,嫌弃他太高有往后退了几步,明明长着娃娃脸还抱胸佯装一副老成的样子“这里不就有现成的,哥給你带班啊”。

 

乐队选拔那天,作为面试官之一的堂本刚一眼就相中老实乖巧的今井翼,虽然不是直属学弟却对他一直照顾有加。某次翼随口说了句想要属于把自己的吉他,刚委婉提出可以送他一把,虽然最后婉言拒绝了还是很感激他。便利店的工作不是什么辛苦的活计,毕竟隶属服务行业,每天都会遇见形形色色的人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没关系啦,就当给我两周的社会实践了,平时可没这种机会,而且时间正好,我排练完可以过去”。耐不住他一脸跃跃欲试,只能找机会和经理商量一下,那个老古板大妈答不答应还是个问题。

 

原本店内从没有让外人带班的先例。只是看到一起过来的圆圆脸男生满脸真诚,扑闪扑闪的大眼睛好像有什么魔力似的“姐姐我会好好干的,不会让我家小翼丢脸”。站在旁边正忐忑不安的今井翼居然看到“母老虎”露出了少有的慈爱表情,马上答应了这个请求,刚尼桑果然厉害。

 

提前一天做了简单的培训交接,2周时间没必要重新做个铭牌,只是领了身新的工作服,别上工号283的“今井翼”牌子开始了短期打工生涯。

 

小时候也和姐姐玩过轮流扮演收银员和客人的游戏。真当手拿扫描仪刷过一份份商品,输入收银的金额,零钱箱啪叽声弹出,在对应的钱格拿出相应找零交给隔柜台站着的客人,果然比儿时的小把戏要好玩许多。

 

“一份生姜烧肉便当,一罐可乐,一包香烟, 一共3200日元,请问便当需要加热吗?”。

低头扫过码同时开口惯例的询问,结完账却早就习惯性准备转身打开微波炉,眼前却递过一只手机,记事本上打了几个字“50秒,谢谢”。

 

晚上10点正好是一天最后一波忙碌时段,加班族面带倦容买个夜宵,外出聚会的年轻人簇拥进门买瓶水道别各自回家 ,一对对属性不一的情侣或大方或扭捏拿着成人用品为甜蜜暧昧的夜生活做着准备。

 

正好是队尾最后一位,刚这才得空抬眼仔细打量了眼前的男人。set过的栗色头毛微微塌着,隐约的胡青抵不过精致的眉眼,言语描述太过苍白,总结一句大概就是漫画里走出来的美那样吧。

 

被同事提醒才意识到这段疑似犯花痴的注目礼时间过久了些,便当上那层保鲜膜都戳了一个大洞,刚赶忙拆了外包装把便当塞进早就开门的微波炉,把时间往回调了大半圈。50秒,难道现在的客人要求都如此精确?

 

“今天店里送红豆年糕汤,请问客人需要一份吗”?

 

听到“红豆”两个字立马蹙起眉,光一瞥见收银台显示器反射出的表情好像太过严肃,把收银员都吓得怔在那表情窘迫。“我有这么可怕么”心里无奈想着,往手机里再打了几个字,又朝他笑笑缓解尴尬的气氛“不用了,我红豆过敏,谢谢”。

 

“叮”刚有些庆幸微波炉提示音合时宜响起,赶忙拿出便当递给他“小心烫,哦也不太烫”。头也不敢抬脑子里却在纠结怎么一天的顺风顺水,临下班倒开始出起岔子。

 

门外几个喝醉酒的年轻人互相架着肩膀走在路中央摇摇晃晃,嘴里还喊着模糊不清的口号,隐约分辩出“老子终于成年了”云云。

 

观察坐在高台的男人脸上极其细微的表情变化,扯出的一丝笑好像还没出现就被他隐去,夹了一小片肉慢慢嚼着。从进店开始就没说过一句话,难不成正如猜测一般?去聋哑学校做过几次义工的刚多少能体会他们身处繁华世界却却遥不可及的无奈,他也一样吗?

 

倒没有什么可怜之说,刚小心盯着他的侧脸看了很久。这么好看的人,声音也会很好听吧。

 

 

 

堂本光一当然不是哑巴。

 

作为A大物理系最年轻的老师,毕业之后直接留校任教。只要是课表里有堂本光一这几个字的几乎座无虚席。第一节他直接放话,学费已经交了你们爱来不来,结业考试差0.5分都别想求情。被这一激叛逆的学生逆反心理负负得正,只想看他除了嘴炮还有什么能耐,居然课课不落,只要是他的课出勤率异常的高。

 

再者其他专业的女生听说物理系有个老师颜值王子级说话又抖S,更是想尽办法来蹭几堂课。于是偌大的公共教室经常呈现这种场景,到场90%都是打扮花枝招展的女生,其余10%的物理系男同学可怜巴巴站在角落旁听。

 

他将其归咎于物理独特的魅力,要不然台下的同学们怎么会一个个即使快打瞌睡还强撑着盯着黑板目不转睛。

 

前阵子受了凉感冒还没痊愈,硬是坚持着连续上了两节课,独身一人且没忌食的习惯。这下倒好喉咙肿的连话都讲不出来。

 

幸好碰上春假可以修养几周,反正平时空闲就宅在家打游戏也不需要出门见人。这天办公室为系里老教授办了个退休欢送会,为表礼节自然也要去凑个热闹敬几杯酒 。老教授各种暗示家里女儿正好留学回来在研究所工作,且同是独身,两人可以抽空见面吃个饭什么的。

 

实在应付不擅应付如此意图明显的牵红线,只得推辞说最近父母让回老家一趟都不在东京。趁去卫生间的空当发短信让老友10分钟后打来电话佯装有急事需要帮忙,鞠躬只差没90度才从一群操心的年长同事中脱身。等走在宽敞的大马路上肚子响起才发现一晚上都没吃正餐,恰好路过一家便利店打算随便解决一下。

 

这家离家不算近,也就有时路过会进去买瓶水带包烟什么的。店内商品陈列摆设与其他几家连锁店大同小异,反正自己每次都是拿了东西付钱走人,不会多做逗留。

 

喝了酒喉咙又开始痛起来,决定干脆不说话当一次哑巴。直接举着手机屏幕给收银员看,为表示礼貌和他对上视线,谁知立马就被店员鹿眼般的大眼睛吸引住了,而且圆圆脸配着偏分一头小卷毛恰到好处的萌感,微翘起的三角嘴没有丝毫装可爱的做作。 这身土到掉渣的橙色宽松工作服居然被他穿出来特别的感觉。

 

忍不住就在店里多逗留了会,等手机弹出半小时后F1直播提示信息,才发现时间不自觉已经11点。出门前假装不经意朝收银台瞥去,再一次目光交汇收银员好像想到什么似的朝他比了个手势。一头雾水等反应过来想问清楚什么意思,自动门已经在面前合上只能作罢。

 

 

 

第二天姐姐上门送东西,一打开门就发现堂本光一正对着窗口比划着手势“欢迎下次再来?你哪学来的手语”。

 

“诶,这是手语”声音含糊不清嗓子还有些刺痛,接过润喉糖往嘴里扔了一颗,接下来免不了又是一阵数落。

 

“叫你先忌烟酒又不听劝,喉咙更痛了吧,这是已经做好变哑巴的准备开始学手语了?”。

 

 

“你是我亲姐吗”见顾自收拾的姐姐也不理他,无奈往嘴里又扔了一颗糖,清凉抵过一些甜腻好像也没那么难以接受。仔细回想倒是明白昨天那人的举动到底是什么意思了。

 

果然是以为他不会说话。

 

大概是觉得最近实在闲得无聊,突然萌发了去逗他的冲动。“手语还挺有意思,姐再教我几个呗”。

 

 

 

 

对于宅这一点,堂本光一表示高度自知。除去学校的时间,平时连自家大门都不想踏出一步,外面哪有游戏世界精彩。这天却跑大老远横穿一个公园又绕了两个闹市区街道只为掐点出现在便利店,卷发大眼睛正在和另外一位工作人员收拾着货架。时间正好,店内果然没什么客人。

 

见到他再次出现还有些惊讶,一只手大概准备打招呼又发现两人也不过见第二次面而已,有些尴尬得收回手挪动最上一层已经排列整齐的饮料。

 

在店里随便走动一会并不知道要买些什么,果然大老远跑一趟只是因为那个比较幼稚的想法,但是来都来了直接走人更会显得莫名其妙。拿起一包香烟又重新放了回去,昨天才买了要是再拿一包会以为他是个烟鬼吧。转身抽了本刚上新的f1杂,收银员已经拿着扫码机在那等着。

 

 

用手指着他身后的咖啡机比了个1,圆圆脸立即反应过来“先生咖啡要加奶加糖么”。

 

一字一顿的语气还真有些好笑,大概怕自己听不清楚连声调都提高了一度。只是店员一脸真诚,笑起来的虎牙又特别可爱,这种没有恶意的把戏应该说不上是恶作剧吧。好歹为人师表想来这些举动还真是无聊。愧疚感稍有了点苗头,对上他的视线马上偏过身,心虚得立马摇了摇头假装翻看起货架上的促销单。

 

刚才就近才注意到他的睫毛好长,浓密卷翘着在低头小心盖上盖子的间隙微颤,有什么东西被他撩动了一样,心里有些痒。

 

只是这杯无奶无糖的咖啡,也太苦了些。怕是一晚上都不用睡了。

 

 

客人的精致侧颜让刚忍不住偷瞄了几眼 ,双手递过滚烫的咖啡杯与他冰冷的指尖相触不过0.5秒,大概是产生了奇妙的化学反应,分开时居然还有些意犹未尽。

 

见他皱着眉头喝了几口,坐在那开始翻起了杂志。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有人大晚上还会来便利店点一杯咖啡消磨时光,还是没忍住多看了几眼, 被轮夜班的同事提醒该下班了抬头一看便利店墙上的圆盘钟时针已经指向11点。

 

换好便服出来高台已经收拾干净,和留店的打完招呼出门,几阵冷风迎面而来和恒温的室内一对比还真有些凉意,刚把帽子往下拉了拉,这条道晚上的行人不多好歹附近治安不错,独自一人也不用担心什么。

 

拐过街口以不规律频率闪着的广告牌,正值旬圈的女优正以职业的微笑 展示手中的化妆品 。前面慢慢走着的男人突然停住脚步,就着墙壁碾灭燃着火星的烟头顺手丢到一旁的垃圾桶,被广告牌的光笼罩周身好分不清哪个才是光源体。侧身时正好看到身后的堂本刚背着吉他呆站着看着他。

 

 

虽然是每天回家的必经之路,只相隔10米不到的距离倒有了尾随的意味,正尴尬得不知做什么反应。他倚靠在广告牌往前几步的树上朝这边挥了挥手。

 

被发现了,刚小跑几步上前,将同宽松领口一起滑下的吉他背带往上拉正,“嗨,准备回家吗?”昨天在冲澡时才反应过来他应该听得到自己说话,那个手语简直多此一举。

 

“你会弹吉他?”堂本光一指着几乎和人一般大的吉他包,昨晚才学了几个手势立马决定放弃,手指变动的花样可比游戏里的规则难记多了,还是直接打字方便。

 

看样子是个在便利店打工的学生,附近的大学也就A大这一所。不过这时髦的彩色哈伦裤和素色宽领上衣可不是物理学院那些人敢穿的,也难怪没认出他来,卡其色的贝雷帽居然还别着一个红色小鱼装饰,倒也不显得突兀。

 

 

“是哦,我还组了一个小乐队呢。”说到吉他刚就来了劲,好歹也是被专业人事夸过的,止不住的得意正准备给他看展示自己的宝贝,想想还是没说出口。大晚上的要是在这就弹起来,只怕会被投诉扰民。

 

这边手机屏幕也就递过来“能给我随便弹一首么,前面公园”。

 

原来这样和人交流也可以畅通无阻,刚对他的好奇心加重了几分。“当然可以”。

 

 

原本还热闹的公园已经安静下来,只有为数不多的几个人零散走动着,两人在花圃旁的长椅坐下,刚小心拿出吉他调好音准,拨动着琴弦跟着旋律哼唱起来。

 

认真专注的表情让人不忍打扰。堂本光一不懂音乐,只是觉得他唱歌的声音也很好听,不敢完全放开的嗓音倒有了哄小孩子入眠时的温柔。

 

即使一直低头看着昏暗灯光下自己手的拨动,还是感受到对方从刚坐下就投过来的灼灼目光,弹了无数次再熟悉不过的曲子居然陌生了起来,等一曲结束额头上已经是薄薄的一层汗。这种紧张感大概还是在新组的乐队第一次在音乐节登场时才有过。

 

“好听,需要我鼓掌么”。有几只小虫朝昏暗里亮着的屏幕聚集过来,他嘴角勾起的幅度让刚有了3秒不自知的失语“不用不用,你喜欢就好”。收回吉他不小心把斜着的帽子撞歪碰到地上,又腾不出空去捡,被包裹着的长刘海就这么披下来戳着眼睛,刚只得往上吹气,表情滑稽对方已经快忍不住笑出来。

 

光一捡起帽子拍了拍上面的露水,把他粘湿在额头上的刘海拨到一旁小心戴上去,好像和刚才的位置不一样又重新调整一下,明显感觉到坐着的人连口大气都不敢出。

 

“那个,我先走了”。背起吉他快走了几步,临近蔷薇丛拐角又转过头说了一句“想听还可以找我的,再见”。

 

掏出手机重新查看刚才保存好的音频,恰好2分44秒。光一就着灯光凑近看了眼手中小鱼装饰的纹路,刚才捡帽子时大概因为别针松动整个脱落,帮他戴上帽子还没来得及重新别回去,小朋友已经飕得站起身快步“逃”走。即使路灯昏暗,也看到他一张小脸已经变得红彤彤。

 

明天再还好了。

 

 

 ---------------分割线--------------

小翅膀会是助攻

在家呆一周人都变懒了,今天重新回来搬砖所以之后的速度不会这么慢(希望

(๑• . •๑)

评论(15)
热度(199)

© 包子的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