吱一声:つ…

【KK】表里如一 (四)

完结篇

外科医生堂本光一x心理医生堂本刚

KT向,R18,有play慎入

其实挺正常的play

我真的没忘记。。。。。

第三章    一,二链接都在里面

-------------分割线---------------

心理医生是不是一眼就能看出来对方再想什么?"

"也不是,有时候人会条件反射隐瞒他的真实反应,即使几秒的短暂停顿,你知道他是在说谎,却不能判断出真实想法。但是对于你,我想是的"。

 

"外科医生是不是对人体的各个部位构造都十分清楚"?

"也不是,先不细分男女,每个人大体构造大相径庭但是因为先天后天各种因素会有或轻微或明显的差异,就像极小概率的人的心脏会长在右边,有的人手会有第六根手指,但是对于你,我想是的"。

 

 

 

从长濑手上接过刚,用软香如玉来描述也毫不为过。

 大个子把醉着酒不喊不闹,只是紧闭双眼随动作起伏偶尔呢喃几句的刚小心挪到光一肩膀,这才松了口气。不过是几层电梯到地下停车场的距离,虽然他正直得很,被滚烫绵软的人紧贴着也得亏一直提醒自己“朋友夫不可欺”才把一些莫名其妙的想法生生压了下去。

 一脸宠溺得把怀里的人小心放到副驾驶,被紧贴着耳后一直红到脖子根,长濑见他差点连安全带的扣子口方向都找反,便忍不住调侃几句“晚上悠着点,别趁我们小刚不省人事就乱来,好歹等人家清醒些”。

 “你可以回去喝酒了”。

 “是你拜托我把他扛下来的喂,不过刚医生真的好软啊”。

 被凌厉眼刀剜着打了个寒颤,长濑把刚的小猫挎包直接挂在光一脖子上,拉链连着一串鱼挂饰在他屁股口袋边荡来荡去,要不是怕被揍真想拿手机怕这幅违和感爆棚的场景拍下来当个把柄,长濑摆摆手“好了我撤,你开车小心”。

开出车库前犹豫着把他送哪去,既然不知道去他家的具体路线。。。

“那,去我家”?

睡着的人哪还有意识作出反应,光一小心把他斜过去的身子扳正又调整了座椅高度让刚睡得舒服些,顺便帮忙做了肯定的回答“嗯,去我家”。

 庆幸住的高级楼都是独层没有所谓邻居的困扰,要不然扶着这么一个不醒人事的花衬衫美人回家,难免引起不必要的误会。只不过电梯和楼道监控记录的一路“坎坷”必定会让正无聊打盹的监控室大叔遐想一番。

手扶着刚的腰让他站稳,另一只套着公文包又腾不出空来掏口袋。见他被颠簸得清醒了些,鹿眼咕噜噜转动着环顾眼前陌生的环境。

 

“刚,钥匙在我裤子口袋,掏一下出来”。

“唔,裤子口袋,诶,这里嘛”。昏昏沉沉中凭感觉从西裤侧襟摸索伸入,光一被整个滚烫绵软的身子贴紧本就憋着一口气,被不安分的手从盆骨到大腿内侧逡巡,更要命的是这西裤口袋深,那处就直接被握着且被重重揉捏了。

 

 小恶魔还不自知地抬起头, 酒力到了后半程全都由脸色释放出来,泛红眼底湿润饱满,   眨巴着大眼睛一脸无辜好像什么都不知道“钥匙怎么软软的呢”。

 

堂本光一被“蹂躏”得有苦说不出,那是我的。。。,不是钥匙啊!

 “咳,不在这,在另外一边裤袋”。轻咳几声佯装镇定,只想赶紧进门洗个澡清醒清醒。

 “哦,拿错了”又继续迷迷糊糊在另外一边摸索好久,总算是带出一串细碎的钥匙触碰声递到他手里。

 搀扶到沙发见他发着呆似醒非醒。想到冰箱里还有罐未开封的醒酒茶,自身酒量极好有分寸,原本以为没有机会开封上次外出开会带回来的某处特产,这次倒派上了用场。

 试了下温度不烫正好,拿到客厅时那位整个蜷在沙发抱着腿像一只动物,这样子的堂本刚把所有警惕与敏感都褪去。没有平时职业病般条件反射的精明洞察人心,还真不忍心对他想入非非。

 

“喝口茶醒醒酒?”

 

抿了一小口立马皱眉,光一接过来闻了闻,刚才试温只是觉得茶有些苦味,瞧他一副嫌弃的样子又喝了一口“没变味吧。”

 

哪知堂本刚看他神情窘迫的样子噗嗤一声没忍住笑“看你脸红得也和醉酒了一样,也得醒醒酒”。

 还能捉弄人,看来酒是差不多醒了。

 晚上推脱胃痛没沾一滴。却快醉在堂本刚周身散发着淡淡清酒味的体香里了。

 

 “这是你家?”果然是堂本光一的风格,简约黑白色调为主,大厅是一张与父母姐姐的全家福再无其他挂饰,连客厅里都有好几架子外科专业书《人体解剖教学》《如何精准下刀》《二十四种剔骨方法》。唯一的摆件是座精致的银制人体结构,外科界杰出青年至高奖的标志。

 

以前听送蛋糕过来的护士小姐姐吐槽,即使光一医生真的邀请她去家里也不敢,确实有点瘆得慌瘆人。

 

 “嗯,今晚在这睡吧,你睡床我睡沙发”。

 “不怕我吐你床上啊”,堂本光一的洁癖全院闻名,要不是医生这个职业关系难免近距离接触各种污秽血腥,估计他会恨不得随身带着消毒药水以备不时之需。

 

“没关系哦,是刚的话”。

 

是刚的话,什么都可以迁就。

虽说初秋天气已经渐凉,放才折腾半天又被他在门外有意无意一阵“挑逗”,心里早就不像皮面上处变不惊。按理说自己脸皮也算厚,任谁在跟前说什么都能面无表情冷淡应付。等对象变成堂本刚一切就都另当别论了“我开个窗,有点闷”。

 

“如果是光一的话,什么都没关系哦”。

 

15层高楼对面恰好是一片空旷的公园, 开大的窗灌进除了一览无余的夜景还有带着不知名花香的夜风,怕他感冒阖上一半。突然的一句语气认真不像是在开玩笑“嗯?”

 

“光一不用因为我顾及太多,有些事情避免不了的嘛。“

 

大概知道他指什么了。庆功宴原本说好和刚及长濑一桌,光一还没进大厅就被院长截了道,说要介绍新任东大医学院主任同他认识。本来就是东大出身客套一番也合常理,没有理由推脱就被引座入席,等那位主任过来特地把女儿安排坐在他旁边,才知道所谓的寒暄几句实际上是赤裸裸的相亲。

 

光一走过去蹲下身仰视他,又揉了把凌乱的小卷毛 “吃醋了?”

 

“才没有”。撅着的嘴就差没翘上天,想着反正已经喝醉了就当还没醒,豁出去耍一下小脾气,平时都要和颜悦色对着每个患者,还是很累的。

 

“还说没有,在酒席里一直看你闷头吃东西,不会喝酒还一口闷,连长濑用那些冷笑话逗你都没理他”。

 

“那是我饿了”干脆偏过头研究起那张全家福,一家人都长的极好,基因的强大真不是盖的。不过还是光一最好看了。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被叫过去听了一个晚上唠叨。而且今天忘带眼镜,你知道的,我视力可只有0.02,什么都没看清”。

 

“看不清这么知道我在干嘛”。

 

“因为刚就在我眼睛里,没有距离所以再远都知道你在做什么。”

 

难得的情话让刚很是受用,抿着嘴害羞得把头埋在膝盖之间。理科男大概把这么多年所积累的温柔都和他说了。

 

“刚的一切我都喜欢,比如说现在的这个样子”。突然被抬起下巴,逼近的脸让他措手不及,原本惺忪强撑的眼睛瞪的浑圆。我只是累得不想动,不然才不会随他摆布,刚心想着干脆闭上眼睛,把整个身体的重量都托付在光一身上。

1.play   

2.play(上面不行的试试这个

 

在光一家过了“双宅男”周末,反正该做的不该做的都做了不止一遍。当他端着亲手做的精致甜点放着自己面前,刚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尝了口,别说还色香味俱全。

“你居然还会这个?”

 “你男朋友当年入院考试微型寿司模型制作只用了8秒,这种东西小意思,以后想吃我给你做就好。”

 

 工作日在医院走廊碰面,又如寻常同事一般简单招呼几句。围观的长濑灌了口美式咖啡差点没噎着。虐狗的还要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明眼人早就看出两人漫不经心的眉来眼去。也就院长大忙人什么都不知情,最看重的徒弟早就心有所属,上次那红线牵的简直多此一举。

 午饭时间刚正在菜单前纠结今天是点牛排还是亲子丼,隔两个窗口的咖喱牛肉饭好像也不错,可惜两份太多一份太少。

 “一份咖喱牛肉情侣套餐,我和堂本医生一起吃”。光一不知道什么时候冒出来,拉着刚的手就往那边去。不轻不重的点单甫一出口,原本还有交谈声此起彼伏的餐厅顿时悄无声息。

隔两桌远的护士小姐激动得差点没拿稳刚倒满果汁的玻璃杯,堂本医生和堂本医生,果然在一起了。

-------------完结----------

比哈特💙❤

评论(36)
热度(208)

© 包子的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