吱一声:つ…

【KK】The desitiny (全一篇)

昨晚发完这篇就鸡血去刷repo,各种被喂狗粮

早上想评论发现,居然被删了,删了,了。。。

就一笔带过连肉渣都算不上的H喂ヽ(●-`Д´-)ノ

逼我大早上起来码肉

KT架空,bug多,请勿深究

真肉渣,已经看过原文的可以直接点链接

发展可能有点快。。。(比哈特)



------------分割线-----------


每每临近季末,前期积累的所有井井有条都会被打乱。报表上的数字好歹也打了两个多月照面,如今就像刚从一堆账单里捞出来一样。

 靠美式咖啡提那被虐的只剩一星半点的清醒劲,点完发送键堂本刚软趴趴得在办公椅上,扭了扭坐久了有些麻木的屁股,双目空洞盯着杂乱文件旁的插电小水缸:我不活了。

 “小刚刚,你死了这些个鱼怎么办啊”。

 同事兼好友西野目不斜视敲着键盘,比“「激強打破」”瓶底还厚的眼镜片也遮不住熬夜两天的战利品。整个办公室都笼罩在‘早死早超生的’的阴霾中,好像稍微触碰导线整个电路就会完全紊乱。

 过了许久对面的组长终于抬起头,一脸呆滞盯着连轴转动堆叠成沓的滚烫文件,等机器声消停下来止不住手抖着翻看一遍。妆都顾不上补只是把凌乱的马尾重新整了整,抱着必死的决心向经理办公室走去。

 “同志们,终于解放了”。组长蹬着再累也不离腿的8厘米高跟,几乎哽咽着说出这句话。办公室躺着歪着趴着的所有人终于放下悬着的心,然而连准备已久的欢呼声都是气息奄奄。

 

水缸里的鱼游的正撒欢,全然没有被外界的紧张气氛影响分毫,刚往自动自动投喂装置加了足够两天的余粮,准备利用难得的两天休息日好好躺尸。后座的两个女同事谈论终于得空可以去什么bar,西野一听立马回头,刚才萎靡不振的人仿佛喝了兴奋剂攀着椅背“什么好玩的地方,捎上我。。。我们呗”。

 被打断对话的惠子一脸鄙夷“are you sure”。

 “你们不是要去什么bar嘛,人多才好玩,而且他还没去过酒吧这种地方呢,是吧,小刚刚。”

 “嗯?”正收拾着办公桌突然被戳了肩膀,刚才也听了大概。西野对惠子早就有意思又一直不敢当面说,这次肯定想拉上他挡箭牌。

 推脱的说辞还没打好草稿,西野早已斜过脸朝他打哑语“帮个忙啦”。刚突然想到前段时间部门旅行,惠子还向他打听西野是不是单身来着。想来两人都有点意思,又不好意思直接戳破那层窗户纸。

  “嗯,如果可以的话,我也想去”。事成之后必须得好好“敲诈”这家伙一番。

  “既然刚也想去,那就明晚9点,地址待会发你们。”惠子即时制止另一位女同事差点脱口而出的解释,笑容意味不明。

 “千万别后悔哦”。

 

 ---------

 

 一开公寓门,两天未见的小健立马扑上来蹭腿撒娇。期间让姐姐抽空过来照看好歹没饿着它。洗完澡再也挡不住扑面袭来的睡意,夹着被子就云里雾里去了,连顺路带回的吉野家便当都没来得及吃。

 被肚子叫醒已是午后,这么酣畅淋漓睡上大半天还是3个月前的事。简单煎了土司面包,热好的牛奶还没顾得上喝一口,手机便弹出短消息“小刚,穿的简单点,你懂的,晚上见-西野”。

 刚哭笑不得,怕他抢了风头不成。

 虽说刚个子小巧,但凭这张人畜无害的圆圆脸加分不说,穿衣的时尚感且被奈良老家洋气的老妈从小培养,随便搭配都能上时装杂志那种。西野平时西装革履,私下可是随便惯了,今天不打扮个半天估计出不了门。

 搜罗衣柜后终于找到一件白T,搭个牛仔裤也够给他把妹的面子。只是最近形势所迫饭也吃的有上顿没下顿,本来稍显圆润的腰身都消瘦不少,上次古着店淘的单肩带总算派上用场。

 

 新宿二丁目,入夜之后繁华街景是一番强烈的视听冲击,而霓虹闪烁间最神秘的则是让人面红耳赤的夜生活,

 刚独居在日比谷站附近不大不小的公寓内,隔音良好又避开闹市,谈得上娱乐活动的就是在家弹吉他练手,或者看天气好时带着养了两年多的腊肠犬去公寓不远处的公园散步。下班后和同事去相熟的居酒屋聚餐都屈指可数,自诩半个宅男也不为过。

 即使收到地址后提前做了思想准备,驻足在歌舞伎町霓虹灯下还是有些震惊。各色大胆或含蓄的广告牌街边伫立,音乐和人声嘈杂混响,连手机铃响了好几声才接起,贴紧耳边勉强才能听清“小刚,我来不了了”。

 原来西野他妈嫌弃儿子只有每周一次例行公事的电话问安,老人家也是精神好,独自一人坐大半天的新干线从老家来东京。当还在生气的老妈看见儿子开门后一身特地打扮过的行头,还以为是专门为了迎接自己配置,顿时眉开眼笑连准备了一路的数落都变成烧一桌好菜的气力。

 那边无奈中分明又带着欣喜,西野其实也很孝顺,只不过工作忙确实没什么空经常回去,刚想到奈良老家的父母不禁鼻头一酸“好啦你陪伯母,这次护花使者让我来当好了”。


------------ 

 挂完电话恰好看见两个女同事朝自己招手,惠子吐槽几句就拉着他熟门熟路往里走。西街二楼一家叫做“the destiny”的酒吧从外看没什么特殊,刚一进门这才傻了眼:酒保酒侍清一色都是男人,连客人几乎都是男性。几人进店立马吸引了不少目光,甚至还有口哨声不知道从哪个角落飘过。

 穿着黑色背心牛仔裤猛男模样的人从内堂朝他们快速走来,声音却是与体型不太相符的纤细“亲爱的你来了,哦,还带了个小可爱”。

 惠子拍开他想搭在刚肩膀的手”别打我同事主意啊,他可不是这边的。刚,这是我朋友Jack,也是这里的老板,虽然这个样子还算个好人,别怕。”

 “什么叫还算个好人,好久没见惠子你还是那么刻薄”。

 终于知道那句“千万别后悔”是什么意思了。

 “你们聊吧,我就不去包间了”避开几个客人意味不明的目光,指着吧台最边上的小角落,示意坐那等他们。人家老朋友叙旧,也不好意思过去凑热闹。

 

 乌龙茶续上第二杯,刚才敢抬头小心张望。虽说要是早知道被带来gay bar,他肯定会拒绝,这会倒起了些许好奇心。

 表演台学生打扮的男孩正自弹自唱,嗓音青涩倒也入耳。不同于其他位置三两成群有说有笑,右手边单独坐着一位,西装革履好像刚从高档写字楼下班,面前一杯可乐冰占了大半,闷声不响周身散发“别惹我”的气场,低着头只能隐约看到侧脸。

 {成功人士被女友戴绿帽,想找个酒吧喝闷酒,不小心误入gay bar,从此打开新世界的大门}。

 大概察觉到有人盯着,对方突然抬起头,刚正沉浸在自己无聊脑洞的YY小剧场,猝不及防和他对上眼,吓得赶紧转身捞起杯子就往嘴里灌,等听到一声嗤笑才反应过来,手中杯子早就见底。

 

 只不过一秒的对视,陌生环境的不安分顿时变成心里噼里啪啦持续十几秒的小地震,吧台灯光映射的脸比刚开始时”偷窥”的立体侧面还要更有具象。放在牛郎店里算得上头牌吧。

 酒保被老板特意嘱咐过照顾些这边,见叫做“小可爱”的客人盯着墙壁一副“画个圈圈诅咒谁”的样子,赶紧过来问他是不是不舒服。刚摇摇头朝右边方向瞥了眼,人不在融了大半冰块的玻璃杯还没收,大概还会回来?

 连续喝了三杯,刚准备在膀胱爆炸之前先找厕所解决一下生理问题,才起身就被突然出现的两个男人堵住退路,说想请他过去喝一杯。

 酒保去储藏室拿东西还没回来,求救不得只能小心推开递上来的酒杯,委婉表示自己在等人。那两人大概也是听多了这类说辞,酒劲上了半分眼见着就要直接拉他过去。

 刚哪碰到过这种事情,情急之下打算豁开嗓子喊包间的惠子过来。还没开口腰就被人搂住,刚才还引起余震不断的脸突然放大逼近,低沉雌性的声线居然还带着十足的挑衅“刚,这两位是你朋友?”

 “不,不是”刚来不及思考前后因果,连话都没说上一句就上手虽说是流氓的行经,且地点还十分暧昧,居然没感到一丝厌恶。

 只是因为他在帮我吧。

 其中一个指着抱着他的男人很是不屑“你又是谁”

 “我是他男朋友”淡定如初且并不理会对方咄咄逼人的架势,说完还朝刚挑眉。

 “我观察你们很久了,坐那么远还不说一句话,男朋友,呵呵谁信”

  “我们在打赌,谁会先被人搭讪,看来今天你赢了” 被直勾勾的眼神看的心里发痒,刚小心扭动身子却被搂得更紧,腰部被手掌握着那块皮肤像烧着似的一直延伸上脸。

 刚甘拜下风,大哥您这剧本编得真顺溜,我自愧不如。

 不仅如此,男人故意贴紧他染上绯红的耳根毫不避讳,且音量足以让对面打算看戏的人听的一清二楚“晚上听你的”。

 即使知道不过是一出戏,时机地点都让这句话变得暧昧不清。刚绷紧的弦彻底达到临界点,轻易的被一个陌生人崩断,呆滞半晌才憋出了“嗯”字。仔细想想好像也没吃亏,没有避开对方演技渐入佳境的灼灼目光,娇俏声线事后回想都抖三抖“那我要在上面”。

 那两人本来也是看刚独自坐着,懵懂无知一看就是个新手。结果调戏新人不成反被糊了一脸狗粮,见小情侣正你侬我侬打情骂俏,便自打没趣各自离去。

 戏做得很足,刚被他搂着出门直到一楼“the desitiny”指示牌前才放手。他看了眼手表后表情马上恢复第一眼交错时的处变不惊,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时间到了”。

 “要送你出去吗?”刚反应过来这句是在问他,避开路人八卦脸的注目礼,指了指楼上的店狠不得马上逃离“不用了,我等人一起”。

 “那就在这等吧,人多”。

 晚上10点正是歌舞伎町一番最街繁华的时候,刚目送他消失在来往人群中,腰间的温度许久未退,连麝香后调的余味都让他恍惚很久才从中嗅得空气里弥漫的风尘气息。

 惠子等人一出包间看人不在赶紧出来找,见刚广告牌旁单手扶腰,双腿加紧一脸痛苦纠结。

 “我尿急”。

 

 -----------

  当晚经过一路的思想斗争,到家后立马给西野发了十分决绝的“友尽”短信。直到他捎上老妈从家里带来的大包特产,以及握紧钱包含泪答应承包一星期办公楼下高档餐厅的午餐,刚才勉强答应既往不咎,鬼知道发生了什么。

 毕竟那地方是不会再去,那个人也不会再相遇,朋友还是要做下去,能坑多少先坑多少。

 前期辛苦工作虽然告一段落,目前重点要与甲方产品接洽和数据处理问题。刚因为前期表现出色,项目组特地给他参加这次内部研讨会的机会。

 虽说只是旁听,这可比以往只能从经理开部门会议了解项目大概要深入许多,为表重视特地选了平时很少穿的黑色西装。

 当被部长恭敬引入的甲方经理在椭圆形办公桌正位坐定,刚激动又紧张得与他对上眼,顿时清醒了。

 古人云,有些话千万别说太早。

 这个叫堂本光一的男人,传说中颜值爆表不说,且办事雷厉风行自有一套原则,从零开始一步步往上爬,短短几年间就涉入中层,上面大有将他提拔进董事会的意思。曾经业内还有关于堂本光一现今的位置都是靠脸得来的传言,也被他的实力和成绩不攻自破。

 “刚你们不会是亲戚吧”拿到甲方参会名单时,组长还拿他开过玩笑,毕竟姓堂本的少之又少。

 当时虽然也对名字好奇,倒也没多上心“那老大,到时候我找亲戚套个近乎?”

 那位“亲戚”今天依旧西装笔挺,不同于那晚额头覆有刘海,露出光洁的额头精英气十足。一进公司就引起不小的骚动。

 好像也认出他,只是迟疑一秒的的表情凝滞,嘴角细微的变化转瞬即逝。刚莫名觉得他好像在朝这边笑,反应过来大概只是自己看花眼,明明依旧稳重淡定的样子。

 你不认识我,你不认识我,你不认识我。

 果然是精英,整个发言都是直中要点不拖泥带水,且丝毫没被两人不合时宜的相遇影响分毫

 自由发言环节,那边提早收工一样淡定坐着喝茶,刚低头奋力记笔记,又明显感觉到目光注视。

 是怕他把看到大名鼎鼎的堂本光一出现在gay bar的事情乱说出去吗。

 

大概是会议室暖气开的太足,额头的汗把仅有的一张纸巾都浸湿,为了部门和甲方的和谐,看来这个近乎硬着头皮也得套下去。

 堂本光一好像早料到刚要找他,偌大的地下停车场只一人斜靠在白色保时捷车门旁。黑白两色相得益彰。这是什么偶像剧少女番的画面啊,刚收起着急跑过来的喘息,安静片刻之后却是自己莫名其妙就雀跃起来的心跳声。

 “堂本桑,能占用您几分钟时间吗”。

 “应该不是工作上的事吧,tsuyoshi kun”堂本光一上前几步递上纸巾,示意他把脸上的汗擦一擦“不用着急,我不会跑的”。

 工作上的事倒好出口,至少不会很羞耻,刚恨不得直接把纸铺在脸上扮个鬼无常“上次酒吧,谢谢你帮我,那个光一桑放心我绝对不会乱说的”。

 说完还用两个拇指放在微翘起的富士山前比了个差叉。原本还想调戏下他,堂本光一被刚略俏皮且不自知的小举动惹得发笑,突然就有点不忍心。

 “我去the desitiny的原因和你一样,都是被人坑了”。

 原来那晚同事兼好友和他打赌,对方公司文件肯定不会在7点前传到,谁输谁去gay bar坐一小时。当传真送达时间定格在7点零1分,堂本光一几乎是黑着脸签下大名。

 刚仔细回想,交表那天是有说6点45点前必须做好最后校队工作,对方要在7点前收到来着。

“你这么知道我也是被坑的。”

“你不是陪你同事来得么,你们的对话,我不小心听了几句”。

 难怪知道他叫什么。这位大哥随机应变的能力也太强,演技好的让刚差点把自己都绕进去,那一瞬间真的把他当成男朋友了。

 男朋友!

 大概是坏掉了,居然觉得有这么个男朋友好像也不吃亏。

 

“在会议室看你一直盯着我,以为是在警告我不要乱说话”。

“有吗,我只是在想,居然有人穿西装还能这么可爱”。

“诶?”

 堂本刚几乎是逃回办公室的,他好像,被调戏了。

 

 

 ---------------

 

 当组长拿着行程单交到刚手上,难以掩饰一脸惊讶“听说是光一桑指定你和他一起参加这届大阪博览会,你们不会真是亲戚吧”。

 刚哭丧着脸接过行程单和邀请函,差点就没把头埋进鱼缸里去“老大,你是说我走后门吗?”

“当然不是,大家都很认可你的表现哦。”组长拍拍刚的肩膀还是觉得这事情很蹊跷“只是那位堂本桑可从来没有指定过谁,你好好表现别给我们组丢脸啊。”

 婉拒了对方公司邀请他坐包车去大阪的好意,刚独自带着准备材料坐新干线去关西。虽然怕见面尴尬是一方面,主要是堂本刚,很晕长途汽车。

 他可不想像上次部门旅行那样吐一路,在酒店昏天暗地躺了三天,连期盼许久的地方特产都没吃到。

 还没到目的地,就接到酒店前台打来的电话说是房间有改动。 

那边连声道歉解释道,他那个房间卫生间突然出故障,一时半会修不好。有另外一个叫姓堂本的先生说他们正好认识,原先定的双人间正好空一位,要是他不介意可以将就两天。不然酒店只能帮忙找新的住处。

 正值一年一度博览会开幕,今年又碰上旅游季,另找酒店谈何容易。刚来不及想太多只能自认水逆,答应了这个不得不接受的解决办法,并拜托工作人影向那位堂本先生表示诚挚的谢意。

 第一次gar bar,只不过第二次短暂的交谈第三次直接就“开房”。堂本刚觉得自己大概上辈子真是他亲戚,还是借了钱没还的那种。

 沿途枫叶成林的火红胜景是没心情欣赏下去,寻思着要不要在车站混到天黑再去酒店。列车突然的抖动让恍惚中的他吓了一跳“都是大男人,到底在害怕什么。

 酒店为表歉意特地派了豪华7座SUV来接。不过十分钟的路程,服务站买的名产还冒着香甜的热气。门卡还没插上,2451号商务双人床房门应声从里打开。黑色运动装,洗过才吹干的一头柔软短发凌乱随意,脖子还搭着块半干毛巾。学生气十足的模样和那位自带结界的精英居然是同一个人 “好巧,又见面了”。

 确实巧,刚忍住想多看几眼的欲望,把牛皮纸袋塞到他手里,径直走到玄关换上拖鞋“刚买的,趁热吃还不错”。

 “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吃抹茶的,微甜带苦,不腻正好。” 万万没想到堂本光一吃鲷鱼烧居然像只仓鼠,双手捧着从尾巴开始小口小口咬。要是被他那群耳提面命的下属看到估计会吓到。 

“因为,只剩抹茶味的了”

 “。。。。。。” 

 

 ---------------

 

 好在双人房是单独的两个卧室。虽然还是要共用一个卫生间,比原先想的两床并排要好多了。且白日里都是整个队伍一起行动,自己主要负责介绍设计方案和解释数据处理过程,和忙于商家公关的堂本光一并没什么单独相处的机会。

 晚上难以避免想上厕所,恰好碰到洗完澡出来浴袍敞着露出匀称胸肌的堂本光一,刚吞了口口水后立马冲进卫生间。对着镜子摸把自己的疏于锻炼软绵绵的小肚子,看似精瘦的人居然这么有料,上手摸的感觉会不会很好。

 等小鹿乱撞的躁动彻底平息,刚洗了把脸走出来。却发现光一依旧衣衫不整,水沿着湿漉的发尾顺沿留下,胸膛一片湿漉直至更神秘的深处,端着还是一杯冰块占大半的冰可乐盯着他。

 “你是不是喜欢我啊”。

 刚被他突然的问句击沉片刻,干脆直接不加掩饰注视良久,直到把对面的人看得染上一层绯色,堂本光一反倒不好意思起来,干咳一声别过眼。

 捞过餐桌上剩了一半的可乐罐直接往嘴里灌,突然上涌的气泡好像把整个人带进窒息片刻的境地,好像单方面的恋爱突然被剥析得淋漓尽致,原本还能独自享受的隐晦臆想就这么坦荡荡暴露在对方面前,不承认能混过去么。

 “你想多了。”

 “我公文包里的解酒药是你放的吧。"

 "发现正好带了,我不喝酒所以用不着。”:

 “听说你在打听我有没有女朋友?”

 “。。。帮同事打听的。。。”

 只有两个人的空间突然安静,空气中弥漫草木系沐浴露残留的余味,光一眉头蹙起的时长依旧是难以捕捉的瞬间,表情似笑不笑好像毫无在意,冷静下来的语气却刚打了个寒颤。  

“那边有奶油味的鲷鱼烧,应该还没冷掉”。 

“还有刚才逗你呢,早点睡。”光一走近他身边,只是小心揉了把刚奔波一天翘起的卷发,径直回了房间。

 等平静下来,刚学着他的样子啃着鱼尾巴,放了段时间还带着余温,连纸袋都是浓郁的碳烤味。

自己喜欢吃奶油味,可惜上次太晚了没排到,店里三点前这个味道的都会卖完,特地提前让人去买的?

 他是不是把事情搞砸了。

 还没准备好自然不能对堂本光一表露心意。况且无关性别和阶层,两个人的身份立场涉及到很多,比如双方公司合作还没结束,比如光一好不容易站到这个位置,虎视眈眈的大有人在,要是被发现难免让他落下什么不好的话柄。 

冷掉的鲷鱼烧果然没有刚出炉的好吃。

 我喜欢你,只是时机不对而已。 


 会展结束,刚早早起床收拾并不多的行囊,在光一醒来前出门。办理退卡手续时特地帮他定好8点钟半奶半糖现磨黑咖啡。堂本光一的这个习惯,还是他和秘书姐姐套近乎时得到的情报。 

堂本光一早就在卧室听到外面轻微的窸窣声,等安静下来发现盥洗台上他还吐槽过的小瓶装物件都已经被收拾走,玄关的鞋也省剩下自己那双,果然逃走了。 

8点整服务员送上喝咖啡和培根煎蛋,光一喝了一口就发现餐盘上压着一张便签,字迹圆润秀气,在参会人员的签名里看到过,名字按照姓氏排列,三个字就在自己下面。 

“咖啡要趁热喝才对味,鲷鱼烧也是”。

 服务员来收餐盘时,只见客人盯着那张他出门前就拿在手里的小便签纸满脸笑意,心想酒店咖啡果然和他意吧,只不过这叹的一口气,是因为早饭没准备鲷鱼烧?    



---------------

西野发现堂本刚从大阪出差回来后一直闷闷不乐。即使部门因为工作表现给他加了薪,且连带整个项目组都放了难得的三天长假。从经理办公室出来僵笑的脸一回座位立马挂下来,盯着鱼缸里依旧欢快游动的小鱼闷闷不乐。 

“小刚,你怎么看上去比挨批了还不开心,被甩了?。”

 “你才被甩了呢.” 

“嘿嘿,你哥我还没把你惠子嫂子追到手呢。”西野接住刚扔过来的笔记本,恰好摊开的最后一张写了密密麻麻的四字人名。 

“你说,喜欢一个人一定要告诉他吗” 

“当然啦,要不然一个人憋屈着多难受,要是对方单身你也单身,喜欢这种事不说你会后悔一辈子的。”

 刚扭头打量突然正经起来的同事“西野你也没谈过恋爱,怎么一副很上道的样子。” 

“不懂慢慢学嘛,悄悄告诉你,惠子答应和我去看电影了。”

西野悄悄看了眼身后空着的座位,眼里满是欣喜。 

“哦,恭喜啊。” 

“小刚刚,你果然是失恋了吧”。 

“才没有,我还没表白呢” 

“那赶紧上啊,不管对方是男是女是长是短,哥哥都会支持你的”。刚一把夺过被西野故意摊开且把那一页朝向他的笔记本,狠狠往他头上拍了一记,并发誓等西野追到惠子之后,狠狠蹭一顿银座最贵的海鲜大餐。  



--------------------

  甲方公司承办的庆功会如期举行,特地邀请他们整个项目组一起参加,刚端着高脚杯站在角落喝着闷果汁,心思早就飘在绚丽水晶灯下站着的那个人身上。

 一如既往出类拔萃,深蓝色Ermenegildo Zegna礼服妥帖修身,谈笑间风度翩翩,好像整个大厅的灯光都不及他耀眼。

 西野一群人正在谈论要去哪里渡假,见刚嘴上敷衍着回答,目光一直在大厅中心,不用猜就知道在看谁。直接递上一杯果酒换下被他端在手里许久的空杯子,这家伙,得醉了才够胆大。

 等刚反应过来刚才整杯灌下的不是饮料,微甜中带着的酒精已经开始发作,酒劲上脸从脖子到耳根都染上了恰到好处的粉红色,整个人都有点飘忽起来。  

光一被几个穿着光鲜亮丽的女人包围,隐约还能听到爽朗的调笑声。

 “聊的可真开心呐”循序渐进的酒劲将醋意又推了一层,管他有意无意反正项目已经结束,再怎么样都是个人的事情,即使最后落下个不欢而散的下场,总得去问清楚那天那句“开玩笑”是不是真的开玩笑。

 酒有时候真是个好东西。能在层层递进中将人麻痹,做的事情无论结果如何都有了冠冕堂皇的借口。

 刚忍无可忍,闷声喝完第二杯趁着光一和人打完招呼去换酒的空档,一把将人往身后的安全门外拽去 。身体顺势逼近将他禁锢在摄像头死角之一的那侧墙壁,也很清楚这一系列举动花完了自己所有理智和耐心。

 “你赢了” 

当光一目光佯装不经意绕过穿梭人群捕捉到刚的表情变化时,就知道赢定了。

瞪着浑圆的大眼睛咬着下唇,不加掩饰盯着这边,他在吃醋。

当然这一切还得感谢西野,要不是他约自己出来试探性的告知。且找的几个女群演都这么有职业精神,可以在听完长篇大论的天体论以后还能保持改有的微笑。

西野提到的银座最贵的海鲜大餐,还是该请的。

 

 点我


“我后悔了!”

 “已经来不及了。”裸着紧致身体的男人凑过来吻去无力的抗议,刚勉强蓄起的一丝清醒瞬间被打乱,只剩下有限空间内重新燃起的无限绯糜。


“鲷鱼烧要趁热才好吃,你也是。”

   落地窗外起久违的细雨,大概从相遇的第一眼开始,就注定是desitiny。


 ----------分割线----------

假期总是过的这么快啊


 


评论(30)
热度(242)
  1. 堂本愛堂本包子的铺 转载了此文字
    好好看 好好看啊啊啊(*꒦ິ⌓꒦ີ)

© 包子的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