吱一声:つ…

【KK】不可同日而语 1

挖个坑,设定会在第二章

所以这篇看上去会莫名其妙?

KT 清水 架空 

可能要放飞自我了

---------分割线------------

“酒和大冒险,寿星选一个吧”。

 细白泡沫漫过杯沿在玻璃桌遗留水渍,平静下来还是满满的五大杯啤酒,刚揉着被嘈杂声刺激久了发胀的太阳穴,有些犯难。

以往生日都是得过且过,大多时间忙着回复爆棚的祝福短信,年岁渐长后更是少了幼时还有的些许期待。

 不过老了一岁而已。

恰好朋友来日本出差相约聚会,几个好友一商量顺便就让他把生日给过了。用尽各种借口蒙混到后半巡只有寿星滴酒未沾,他正准备沾沾自喜,最后一轮游戏玻璃瓶口恰好对准自己不偏不倚,好像再推脱也说不过去。

 这些人的鬼点子又多,真也不知道想看他出什么丑。

“大冒险,谁怕谁啊。”满满大杯果汁一饮而尽,颇有豁出去的架势,其实心里虚的很,出了门突然就后悔起来,还不如刚才喝醉了出丑,即使撒泼打滚都有顺当的理由。

刚架手面无表情环顾四周动静,酒吧一条街霓虹闪烁,来的人大多都是为了消遣。走过几众勾肩搭背的醉鬼含糊不清得叫嚣着什么,看到他独自站在那还吹了声口哨。

恰好带过一阵风酒味扑面,烟酒气与多种香水混合更说不上来的刺鼻,刚皱着眉头往旁边躲了躲,有些不耐烦得朝后面喊去“喂,你们商量好没有,再不说我就回家了”。

“小刚你是不是怕了”。

 西野是留学时结识的朋友,自结婚之后更是致力于帮他找对象,简直比父母还操心。看这暗搓搓挤眉弄眼的样子,大概又像上次那样让他问姑娘要电话号码,这惩罚真低级。

“怕什么,想回去睡觉不行啊。”

西野快走几步过来拍拍他肩膀指着对面酒吧“那边待会出来第一个人要是女生,你就去借口红涂好回来”。

难度系数两颗星,这点自信堂本刚还是有的,长相纯良应该不会被当作流氓,当然对方要是男友陪同还得加一颗。

“男的呢?”

“男的话,就让他当场解下皮带送给你,不,要你亲手解开。”

“什么恶趣味”西野被瞪后立马摆手“可不是我想的啊”,刚瞥了眼后面还在窃笑的几个,无奈罢手。

游戏而已不用顾及太多,酒吧本来就是大人消遣的场所。来这为数不多的几次有被要过电话号码,还被不相识的人拉过去喝交杯酒,虽然是用乌龙茶代替那被起哄的架势让他足足缓了一整天。

也不知道对方是不是真的输了游戏,在座一群人每次都是自己中奖。第一次没经验留了真实号码,开始还是礼貌回应,后来被骚扰多了,刚干脆就去销了号断绝还没萌芽的莫名关系。

同陌生人打第一眼照面,就要被解下皮带还得送给他,换做是自己无论如何都会觉得荒唐吧。

相比之下是女生就简单多了,或者出来的男人穿着简装没有皮带,那惩罚就不复存在。这帮狐朋狗友为了他的交际也是煞费苦心,单身久了一个人也过得很是惬意,用这种方式多一些搭讪的机会,也未免太可怜了。

更可况不是他不会,只是不想而已。

男男女女趋之若鹜的不少,谈过几个到最后心思一眼就被看出来,最终都以平淡分手告终。即使可以解释清楚不过游戏一场,他可没有兴趣和精力应付不明不白,要是被人误会他空虚寂寞了来找一夜情,或者遇上个醉鬼纠缠不清,这生日大礼可消受不起。

人干事啊。

刚把皮筋解开理了理头发,好歹及肩的卷发可以遮住半张脸,黑夜的霓虹灯再闪投影在人脸上也能把分辨率降低。

再一抬头,游戏对象已经信步走出酒吧门口。

是个男人。

好像还是个很好看男人。

他靠着立式垃圾桶点了支烟。大概是解决了什么大事,吐出的青烟散去后看到嘴角牵扯出一点弧度,脸精致得可怕。

该不该去打扰他。

脚却已经往前迈了一步,刚听到自己的声音有些沙哑,是一时间闭塞后突然的发声,也难得有怯场的时候。

"那个,咳,能把你的皮带解下来送我吗?"

"诶" 对方明显楞了楞还呛了口烟,火星窜到手指灼烧感吃痛,缩回捻灭顺手扔到垃圾桶。

刚赶忙解释是他玩游戏输了这是个惩罚而已,不方便也没关系。

只是过来做做样子的。

声音越来越小,他解释得惊慌失措,男人的表情平静如初,却笑的意味不明。

是不是已经误会了,刚想说声打扰了扭头就走,却看到他往下伸手,修长白皙的手扶着皮带扣作势解开。

"可以"。

声音好像透过酒烟气嘈杂声霓虹灯,低沉清晰,毫不留情窜到心底让人打了个激灵。

微侧过头的稀碎栗色刘海随意搭在额前,挺直鼻梁与嘴唇勾勒出的大概是精确的106度。

这个世界真是太不公平,连分辨率对美人偏爱有加。

轮到刚呆在那,并不是被美色所迷,之前觉得居然就这么容易成功了…一半。皮带扣反射灯光,仔细一看还是某品牌的限量款。

"介意…我来解吗"刚指着后面探头张望的几个,有些不好意思朝他笑笑"也是惩罚"。

男人放开手示意他来,刚低头让刘海遮住大半脸,蹲下身的位置极其暧昧,壮胆也只是抿了口开瓶后上浮的白沫,脸却烫得连呼吸到鼻尖都是热气。

虽然知道机关在哪,手上动作还是不利索,一个的男人腰居然可以这么细,宽敞西裤下面前的某处…简直太牙白了。将针孔别开时手难以避免地发抖,他咳了一声,直接将皮带抽了出来。

"哇哦"有不明路人看到这番光景发出意味深长的起哄声,刚赶忙站起来,手上的皮带还带着体温,拿着也不是放下也不是"我,明天寄给你?"

 

“噗”对方终于不再掩饰,抽出衬衫下摆盖住稍微宽大的裤腰,还解了领口的纽扣,显得没有皮带的装束不会那么怪异突兀。

刚又不自觉将目光贴过去。

 锁骨处真适合纹一只燕尾蝶啊,血红色那种,暗蓝色灯光打在脖子那块裸露的皮肤,细腻清冷,惊觉盯他看的时间有点久才急急移开眼。

 

真是容易醉吧,连反应都迟了半拍,下次还是一滴都不要碰了。

 还在无奈自己的酒量,男人突然凑到他身边,距离足够礼貌却亲近。

 "生日快乐"

 刚猝不及防往后缩了脖子"你怎么知道?"

 "猜的"。

 顺着他手指的地方往头顶摸去,是张印有"H B"的亮片,大概是许愿后他们放的小礼炮乱窜贴在头发上。

刚才许了什么愿望来着。

 "希望世界和平"被吐槽之后西野他们让刚重新想一个,要正正经经不能说出来。

 

世界和平哪里不正经了,刚努力冷静下来回想在蛋糕前闭眼想的什么,本来就没有用心许愿拾回的记忆碎片零碎七八,大概如下

 那就在30岁之前遇到他/她,一面之缘擦肩而过也算。

 五分任性四分逆反心理一分期待,只剩下不到两个小时,本来就是不可能的事。

 愿望也不一定要实现才完美的。

……

边往回走边挥着手中的战利品,有些小得意"我说过,小case而已"。

 "厉害,那伙计居然连这限量款都舍得给一陌生人,我托人在美国半夜排队都没抢到啊"。

 "没办法,这是本人的魅力"刚沾沾自喜道,好像过程中的困窘都未曾发生。

 "难不成你答应免费给他纹一次身,或者用一套定制和服交换?"

 刚看了眼他卷着袖口的手腕,假装嫌弃摇摇头"大哥,你以为谁都想纹(i believe i can fly)吗"。

 仔细打量手中的皮带,扣孔居然往里收了两个,最多一尺八的腰身。虽然身量与自己相差无几,比例却是让人羡慕不已。

设计师职业病发,早就在脑中为他构造一身行头,白蓝条纹浴衣配着大红色镂金丝腰带,大概只是站在那都会耀眼夺目无他人之境。

西野打断他的冥想,好话说了几遍刚才不情不愿皮带递过去让他过过眼瘾。

 好像突然想到什么,刚赶紧往刚才他离开的方向跑了几步,早就不见了人影。

没有地址连个联系方式都没有,东西怎么寄回去?

 29岁最末,收获一条从陌生男人腰上亲手解下的皮带和一句祝福。  

---------未完待续----------

 

评论(24)
热度(273)

© 包子的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