吱一声:つ…

【KK】不可同日而语 4

服装设计师兼职纹身师24x地下赛车手51

KT 清水 架空

非专业bug多,有问题可指出

------------分割线---------------

光一承认自己是故意的。

即使知道直接出去会更麻烦,没准还会把这位只是正好路过的人牵扯进来。

客套请去喝茶,威逼利诱再使一通,光一想到山田社长那假惺惺的嘴脸,上次勉强能应付过去,同样的办法再来第二次效果减半分不止。

用“情急之下”足够说通当时一气呵成都不用打草稿的举动,光一还是觉得自己是故意亲上去的。

然后自嘲居然能为这事心理斗争直到公司车库,换做别人肯定先瞥得一干二净,又不是变态,谁没事想占路人便宜。大概是集训期前这段空档期,筋肉有意识般提前紧张连带脑子也开始错乱起来。

可谁让那人撅着嘴眼睛瞪得浑圆,明明因为卷入一场小惊吓而本能的生气愤懑,卷发很有炸毛的趋势,却丝毫让人反感不起来。

抖s皮性一预热,碰到软绵绵且佯装有刺的更想凑过去围着他适度挑衅,看对方到底能被逼急到什么程度。想到那天晚上站在面前的人局促不安,故意侧着让头发遮住大半张脸,皮带就不应该这么轻易给他。

"可爱是可爱,就是这一脚踩得有点重"。

光一趁等红灯的间隙揉着脚背,抬头就是后视镜里皱眉的自己,又想到他蹲下身小小一只,连上目线都是俏皮的样子,人和人还真是有天差地别的不同。

今天就不应该穿单鞋出门的。

下次如果还有机会见面,哼……车里没有别人,被莫名其妙这一声吓了一跳。

办公室里长濑听他唠叨许久,向来对人际冷淡的堂本光一居然饶有兴致说着和同一个人有两次不平淡的奇遇,毫不克制语气都上扬了几度。

“我也想见识一下到底什么人让你念念不忘。”

“东京这么大,并不妄想有第三次机会见面”。

“某人好像用了妄想这个词”长濑临走之前指着桌上一沓文件,这是堂本光一第一次回来后没有立马埋头在办公桌上。

 手机习惯静音,等快到饭点想到叫个外卖才看到有未读短信。时间显示3点23分,大概是挂完电话5分钟开外:可以另外预约,时间再做协调。

以为对方对临门一脚放鸽子这种事情必定会生气,没想到这么爽快,光一还有些诧异“看来也不是那种人嘛”。

还有两周集训,到时候全身心投入备赛公司权由长濑打理。光一趁有精力大都扑在公事上,还是挤了半天时间,打算提前到那边等着以表示对上次违约的歉意。

自称堂本刚助理的高个男生早就在地下一楼入口处等他,引至休息室送上菜单,茶水咖啡一应俱全。室外装饰直至内部装潢,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家小型个人收藏室。

今井见光一貌似有点兴趣,把pad打开递给他翻看样品"光一桑,这些都是刚桑的作品,他已经在赶过来的路上了"。

"不急,墙上这些?"

"都是刚桑画的。"

"唔"且不说画技如何,能在皮肤上把图案精致纹出来,且丝毫没有粗糙的迹象,确实有几把刷子。手指滑倒熟悉的这一页,半边天使半边魔鬼的脸,应该算是他的出道作品。放大图像,眼睛处的骷髅图案好像能把人给吸进去。

光一突然推开平板,差点把杯子掀翻,几滴咖啡溅到已经暗下的显示屏上。

店里面积不大,听到越来越近的脚步声,主人好像是小跑过来的喘着气,临近又收音。

 

光一透过玻璃门早就看到他,今天头发没有扎着,撩到耳后然后用身体整个推开弹簧门"堂本桑久等了,我是堂本…"。

四目相接,光一还朝他微笑挥手,刚晃了晃脑袋有点怀疑自己走错地方,整个人马上退了出来。

没这么倒霉吧,又是这人,

上次意外就因为他要躲人。明明自己是无辜路人甲,却被迫陪他演戏亲了许久,至今刚都没明白为什么会这么配合,按照正常剧本应该是一巴掌然后用膝盖狠狠顶他才对。

光一见刚脸红一阵白一阵,杵在门口明显还在状况之外,起身把门打开以邀请的姿势示意他进来"又见面了,刚桑"。

虽然有过瞬间的反射弧 ,好歹还设想过第三次碰面的可能性。东京果然说大很大,说小又很小。

刚无奈光一如此自然反客为主的架势,愣愣走进门等瞥见不明所以站在一旁的小翼,才想起这是他的地盘。

“你说你这个地方,连车都开不到”光一帮他拉开凳子比划一圈,也不知道是哪来的自来熟。刚想到还躺在自己家里那条皮带,默默把[我和你很熟吗]给吞了回去。

要是直接能到,上次也不会被你半路给截了,闷声喝水“离我公司近”。

“每次看到你,好像都在脸红诶”。光一听到咕咚声直接撇开手上的平板支着脸看他,大口大口喝水河豚一样,脸鼓起来又瘪下去,很好玩的样子。

刚听到脸红两字差点没咳出来,放下杯子的声音有些重。

“第一次是酒吧灯光,上次是因为你吓着我了,这次,我跑步过来锻炼身体不行么。”

“原来你都还记得”。光一好像认同般悻悻点头,不敢真的惹毛他见好就收,毕竟待会针扎在自己身上,还是有点怕。

“ayton senna,你是F1狂热爱好者?”刚没有顺着光一跑偏的话题继续下去,找出收藏夹里面的图片递给他。两个版本,一个在原图上稍作修改,一个代替O字母的是个轮胎图案。

“嗯,算吧,你也知道?”大概松岗介绍时没说太多,对方并不知道他的职业,光一抑制住滔滔不绝科普的势头,想来刚也只是网上查了资料,不一定会有多大兴趣。

“知道一点”刚让光一从中选一个图,要是不满意可以再做调整,心理上却并不想帮他做这次纹身。粉丝纹已故偶像的姓名并不少见,而ayton senna因为一场意外去世,刚在知道堂本光一就是面前这个人后,更有了自身都无法解释的抗拒。

或者,根本就不想在他身上纹别人的名字。

血红色的燕尾蝶,而不是一个名字。

自知只不过见过几次,连上回光一躲什么人都没有立场问,说出来也是件可笑的事。无非是初次见面的主观印象,他连这个人做什么的都不了解,刚少有的觉得自己很磨叽。

刚才今井打电话过来说客人提早到了,刚又是一路小跑的节奏,还特地绕开了那个地方。

“东西准备好了,光一桑去隔壁吧。”稳神后说出口的声音有点冷,他好像不能把光一当作一般客人那样对待。

光一摸着待会就要受折磨的手腕并没有想很多,只是觉得这个叫堂本刚的人,好像很有趣。

 

器材整齐一排看得他有些发怵,小心问刚“纹那个轮胎,真的不痛么。”

刚一手纹身抢,一手各式规格的针,故意斜眼看他“你说呢。”

光一也不是怕痛,经历过几次大大小小的意外都熬过来了,只是觉得那一针针戳着会痒,指不定自己会发出什么奇怪的声音。

“噗,有麻药的啦。”让他半躺在躺椅上身体放松,手腕很细皮肤很白青色血管明显可见,汗毛淡得不用特意清理。刚用指腹熟悉他的皮肤质感,无意摸索久了会,看到光一攥了攥拳头。

气氛安静得有些尴尬,光一开始还有一搭没一搭和他聊天,刚大多回以“嗯,哦”的简单作答,擦着酒精没过一会就听到了轻浅的呼吸声。

阖着眼睛没多少动静,刚小心放下手上的器具屏气凑近,光一的眼睫毛因为光线变化微微颤着,小心手指戳他肩膀毫无反应。

麻药还没上,居然睡着了。

黑眼圈很深,看来是多日熬夜的结果。原则上不能给睡着的人上手,防止他无意识乱动受伤。

刚莫名松了口气,让突然进门的今井脚步放轻,调暗灯光在他身上盖了条毛毯。走出去之前又好像想到什么,掏出随身携带的卷尺在他肩膀比了一下“好像大了点。”

 

光一大概很久没睡这么熟,还做了个梦。梦里他开车去海边。速度不急不缓,副驾驶坐着的人看不清楚脸,开着车窗的风是海盐和熊尾草。

醒过来耳边安神的轻音乐,暗黄色灯光看什么都无比柔和,光一抬手揉着眼睛,半躺着姿势久了还有点酸痛,然后看到手腕上的图案。

“纳尼扣类”!

刚在隔壁修草图,这些工作原本就不用特地回设计室,就直接让助理传了文件过来。听到动静立马拐到隔壁,光一正睡眼惺忪抬着手臂,毛毯半耷拉挂在身上,显然还有些难以置信。

“怎么,变成车了啊。”才睡醒的人毫无防备,埋怨带着起床气,居然还有点不自觉的撒娇感。

刚把灯完全打开,一脸无辜耸耸肩“你睡着了,嘴里一直嘟囔着法拉利,所以。。。”。

只是戏弄他一下,好歹算是扳回一局。想着试验用的纹身贴恰好正好有法拉利这款,趁人睡得熟就贴在他手臂上。刚觉得很好笑,所谓睡醒傻三分,果然没错。

光一都不知道做什么反应,难不成真是自己叫嚣半天让他改的,可当时梦里明明开的就是辆普通车,抿嘴开始认真思考梦话到底会用什么语气,却见刚突然捂着嘴弯下腰,再也没忍住笑了出来。

“你笑什么”。

刚差点没笑岔气,一抬头都觉得有眼泪流出来,走近光一身边指着那辆细节具备的小法“你傻呀,有没有痛感都不知道吗?”

“哦”手腕丝毫没有泛红微肿的迹象,上手一摸,纹身贴贴附在皮肤表面平整光滑,光一才明白这只是他的小把戏。

刚原本以为他完全清醒后甩过来的应该是一句略带微怒的“幼稚”。没想到光一把卷起的袖口放下,有些不好意思问“这个不洗的话能留多久”。

刚想了想,认真回答他“不特意洗掉的话,大概3天吧”。

“我觉得这样也蛮好的”。

“那你不纹了?”刚说的小心翼翼又分明帮他做了回答。

“不纹了,大概和ayton senna没缘分,和你倒是挺有缘分的”。

光一临走前缠着刚要了私人号码,说不给的话就天天找小翼聊天,他肯定会对两人的认识经过很感兴趣。

刚没办法,趁他开始给不明所以的今井翼短信科普之前把人推了出去,抢过手机清空草稿箱,给自己拨了电话。

----------未完待续-----------

写的蛮磨叽的居然还有人看😂。手速慢最近还要看书,所以可能更的慢,见谅,放飞自我的一篇。

脖子好酸。。。

 

评论(21)
热度(205)

© 包子的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