吱一声:つ…

【KK】二時間だけのバカンス

只有兩小時的假期,周日循环了一天,随手马的文

KT,算清水吧,脑洞而已不知所云

------------分割线--------------

 刚睡醒习惯性往左翻身,手沿着褶皱的被单摸索过去,也就只是棉质布料还不算冷漠的温度。

果然昨晚光一没有来。

“做梦了啊”撤了地毯的地板还有点凉,刚光脚走过去关窗户。又下了一场雨,被风带出去的窗帘沾着湿气,没有饱和到滴下来的程度。

裹好睡衣跳着钻回被窝。已经过了开暖气的季节,人才出来一会就把积蓄一晚好不容易存的那点温热都消散殆尽。

 无所事事,所以刚开始盯着天花板发呆。梦境也只能捞起碎片里的边角料,就记得光一抱着他难得没有上下其手,把脸埋在自己茂密的头发里嗅着刚换的橙花香,之后又用留着胡青的下巴去蹭他的颈窝。

“要是有一天谁都不认识我们就好了。”
“怎么可能嘛,大叔。”

被挠得发痒,刚咯咯笑着一直往后缩差点就滚下床去,光一眼疾手快把他捞回来。掉地上的枕头肯定是梦到那段时被踢下去的。

“一天不可能的话,那2个小时?”刚盯着天花板喃喃道,早上的声线懒散沙哑。用脚把被子踢开在床上做起伸展运动,蹦起脚尖转一圈对准了顶灯,METEOLOJINX。

 

可惜不是魔杖。

 

如果光一在,刚会用脚趾头摩他的小腿肚。被吵醒的人皱了皱眉头也不睁眼,直接把他胡闹的双腿钳制住,然后用小指头勾住刚的小指妥协般警告后继续入睡,好像刚才一切只是做了个梦。

屡试不爽。

刚记得上次有个孩子奶声奶气的和他说,我妈妈很喜欢你。明明连人都不识的年纪。

哪有什么魔法,usj的雪也不是他下的,要不是成年人一厢情愿对这个世界还存在点不切实际的幻想,连小孩子都骗不过吧。

手机响过短信提示音,经纪人会在下午2点接他去会场,近日日期计数不是几月几,这日光一solo千秋。

大叔果然说到做到,演唱会期间不去找他,更不可能去他家过夜。说是几个小时又唱又跳要保留足够的体力,避免在某些事情上克制不住花费太多精力。

也不知道谁昨晚给他打了半个小时电话,什么和饭又互相伤害了,哪几个后辈来见学他觉得脸熟却叫不出名字。

刚结束排演已是午夜,那会天还是晴的,带着暮春夜晚还不甚清朗的况味。靠着在保姆车后座刷推,几瓣晚樱窜过车窗恰好落在亮着的屏幕上,几个搜索多次已经被系统记忆的关键词。

 那些在控结束之后被不同的人以不同表达方式罗列,一条条,或许带着私心。主语也不一:光一,光一桑,kochan。

 他也像其他不在场的人一样带着想象饶有兴致浏览。电话那头的人刚洗完澡躺在床上休息,表情大概是疲累又带着小得意,他说他没有穿浴衣。

对工作要求极尽完美,稍有差池就觉是对观众失礼,细微到灯光角度,动作和节奏间隙。即使控上抖S全开的嘴硬,那只是不想让他们有负担的堂本光一式表达方式。

刚有时也会心疼,却没有多说什么。那边声音越来越弱直至听到轻微的鼾声,刚等光一呼吸平稳后挂了电话。

 恶作剧什么的他向来很擅长,突然有种成为主谋的兴奋感。大概预谋已久,刚有些迫不及待等着白天快点来临。

------------------
去盥洗室前刚趿拉着棉拖拐到衣帽间,几个衣柜除一个方黑白分明外大多花哨,近年来又多了些色彩分明的沉稳。刚翻出上次和西川出外景带回来的那套,与整个大房间都格格不入。当时还被吐槽穿衣品味不会到如此地步,他不以为然,问服装师买下总算还是派上用场。

 里面穿了光一的白色T恤,难得的体格差让衣服居然还稍显宽大,长度恰好可以遮住内裤。刚光腿站在全身镜前,大腿内侧两个牙印还没完全褪去,稍微触碰都能回忆起当时的酥麻感。

 “这算男友风?”刚抿嘴偷笑,又觉得在家里只有自己一个人不需要如此拘谨。少女心什么的,并不是羞耻的事情。

------------------
堂本刚觉得自己这次伪装很成功。

路过停车场时,连坐在驾驶座的经纪人没有认出他。刚打算就靠这副装扮来一次大冒险,走路去地铁站,步行去会场,正是饭密集出现的地方。

没有戴口罩,刚拉着扶手靠在车门边,斜对面两个女生挎着KK周边购物袋正小声闲聊,脸上却抑制不住的兴奋,扇子一截露出来是加了闪粉的红色。

 “年轻真好”不知是以何种角色刚好像觉得自己也跟着雀跃起来,甚至哼上了光一的新歌,地铁轻微起伏的up and down。

 浜田的第二条短信如期而止“刚桑,那个背着大包,爆炸头一身宅男装的人就是你吧。”

 “猜对了哟”

刚都能想象他敲了半天门无人应答,恍然大悟又无奈的的样子。

第一步无惊无险达成,刚乔装打扮,不想上报不想上电视也不想上推特。

凑热闹似的在宣传车旁自拍留影,还在会场外买了周边,到手后立马把拆了包装挂在背包上"光一看到肯定会吓一跳,有意思"。

 时间一到刚跟着大队伍往前挪动,检票staff只是往他脸上多扫了两眼便放人入场。正正好的位置,若有幸还能得到饭撒,当然自己这副打扮大概光一从眼前走过都不会认出来。

 

开演前五分钟,会场内此起彼伏的呐喊混杂几声雄壮的“kochan”。刚极力忍耐不喊出声,毕竟放开了的声音毫无遮掩且极具辨识度,他可不想明天头条是堂本刚潜入堂本光一solo会场,却身着AKB粉丝标志性打扮宅男装。

 

刚跟着人群站起身突然有些嫉妒,长大之后光一极少让他喊“kochan”。即使有时gaochao中不自禁脱口而出,光一都会趁着尾音结束之前连同他一起拆解果腹。追问出原因又是那么幼稚任性,堂本光一在把他弄得直不起腰后往往一脸无辜“想到你小时候的样子,我会很有罪恶感的”。

 惯用的伎俩,刚见识几次后便得要领。这时候千万不能和堂本光一反驳,不然这位大叔会更加变本加厉的让他领教什么是不知羞耻的罪恶感。

 几个小时真切却恍惚,只记得舞台上灯光铺天盖地聚集在一束,打在那个熟悉又陌生的人身上,连汗水都在发光。刚享受着某几处窒息的过程,汗出了一身也不敢把外套脱下。

 退场时又碰到那两个女孩,刚忘了刚才把眼镜别到衣领,在其中一个朝他瞥过来之前扭头戴上。又好像听到自己的名字,不自觉减缓脚步伸长脖子。

 “要是tsyuo桑来看就好了”。

 ”怎么可能,tsyuo桑才不会来,你忘了他俩三不。”

 最后一本正经又挑着眉的表情意味深长却很好笑,刚从很多人脸上看到过。长辈,后辈,参加番组时还算相熟的嘉宾,翻译过来无不例外的“你俩开心就好,我们都懂”。

刚也不止一次感谢他们的通情达理,才能让这个光明的秘密长久维持。等拐到非关系者禁入的通道,从犯辰已早就等在布帘外接应。

 乖巧的后辈告诉他光一桑大概正在冲澡,递过来的钥匙是迷糊前辈回乐屋时不小心落在门口,他还没来得及还便顺势到了面前这位手里。

 潜进屋子小声关了门,清晰拍打地面的水声在他进来后突然停顿,刚屏气不敢过多动作,化妆镜里曲着身体鬼鬼祟祟的爆炸头像极了小偷。

 

泥棒标签不可置否,反正他就是来偷堂本光一的。

 

 浴室里又重新噼啪热闹起来,大概刚才间隙光一抹了沐浴液。刚挪到躺椅喝口水压惊,桌上水杯是的他送的那个,手绘的show must go on已经有些褪色,润嗓的菊花茶剩一半还带着余温。

 刚寻思着是要在浴室门口吓他一跳,还是等人出来毫无防备从背后抱上去。真被他当成小偷估计会来个大扑杀,堂本光一的蛮力可怕的惊人,他也不是没见识过。

 “刚?”光一裹了浴衣,单薄一片踏出一串湿脚印,分不清惊喜还是惊讶的表情。还好没惊吓到他,刚心虚又抱起水杯喝了一口。

 “诶,被发现了”恶作剧没有得逞的失落感,瞬间又被撕假胡子的刺痛取代。明明精心伪装一路顺畅,却连背影都瞒不过他。

 刚又有些沾沾自喜,熟悉程度无可取代,掐指一算,堂本光一大概还能分辨出他的呼吸。

 “先把头发吹干,小心感冒”

 “你怎么会来,还穿成这样,去看了AKB正好路过?”

 刚摇摇头,接过他肩膀的毛巾去蹭湿答答的猫毛“我啊,想偷走光一2个小时,就2个小时哦。知道你待会要去庆功宴,可是那家居酒屋我都带你吃过好多次了,还没腻么。”。

 哪里来的底气无从得知,刚偏执确信至少这短暂的时间内可以瞒天过海,好像错过今晚再无他日。童话故事的后续,谁都听不下去。

 新鲜“出炉”的堂本光一任凭摆布,眉毛淡淡的,睫毛淡淡的,卸了妆的脸裹着一层水汽,和舞台上汗涔涔不一样的可口。

 彻底任性一回吧,刚小心擦着他的耳朵,动作温柔得不觉得自己是在恶作剧。

 “嗯”

“不问我要把你偷到哪里去?”

“我已经和他们说过庆功宴不去了,哪里都可以。”

 钥匙真的是这位开始冒胡青的迷糊前辈不小心落在门口的么。

 光一直直靠过来把头搁在他肩膀,双手虚环过刚的细腰看不出表情,刚一时分不清这到底是谁的心机。

 “那我可以先把刚偷走半个小时么”热气透过白T熨帖到那小块皮肤上蔓延了好大一块面积。声音太过贴近又显得有些不真实,刚大概猜到他想做什么,紧张得把人稍微推开一点。   

 “我先来的,要听我的。”

 “哦,那就抱五分钟好了”光一彻底瘫在他身上叹了口气,刚的心一怔,不敢动弹。

 堂本光一还算听话,只是抱着刚闭目养神,如果手伸进衣服沿着他的脊背一直摸到肩胛骨不算的话。

 听着光一安定呼吸和墙上秒针此起彼伏,刚渐渐放下心来,又怕他突然冒出一句“要是有一天谁都不认识我们就好了”。堂本刚才是主谋,已经快到囊中的宝物怎么可以知道他的计划。

 光一掐的点太好,5分钟时间到便放开刚开始脱浴衣穿便装,刚被他长着老茧的手安抚过的后背还有些意犹未尽。

 上衣是白色那件的黑色同款,刚在化妆镜里看到前后站着的一黑一白。这下好了,男友风变成了情侣装,要多招摇有多招摇。

 光一把车钥匙交给他后径直上了副驾驶。一路上侧过头也不说话,刚觉得快要被灼出两个洞,无声无息却恶狠狠勾引着他,此时感谢飞速过耳的风让他还能勉强把大部分注意力托付到方向盘上。

 一切太过顺利刚反而有种挫败感,愤愤想着是不是大叔摆了他一道,趁着红灯的间隙转头瞪他,光一正睡眼惺忪像极了可怜的猫。

 

“你要吻我吗,还有10秒,9,8,7...”

 

刚仿佛会心一击,明明刚才还觉得自己被算计,现下猎物的温柔听话却让他充满罪恶感。

 每一次都是这样,直白的视线缠着身体的某一处,矜持与傲娇却本能向对方先一步低头。刚鬼使神差趁转换绿灯那一瞬抵抗安全带的阻力偏向光一,蜻蜓点水般啄了一口又迅速弹开,五味杂陈突然就混合成了另外一种味道。

 甜的。

  光一终于转过头心满意足阖上眼睛,敞篷车不适合开音乐,引擎声会更适合私奔的午夜。

 

海滩意外的不冷清,刚想起前几天的晚间新闻,天琴座流星雨会在凌晨两点肉眼可见,他可不是因为这个特地挑了今天。

明天的八卦杂会不会有(堂本光一缺席演唱会庆功宴,疑与堂本刚在海滩私会共赏流星雨),并配上一张黑白分明的2shots。

怎么可以将此次计划命名如此幼稚,2shots什么的,请拍得好看一点!

 刚拉着光一在关东煮摊前入座,热烈翻滚的味增汤溢出舒服的香味,意外适合微冷咸风四面扑来的地点。

“果咩,累了一天还让你陪我任性。”

 

不知道关东煮老板有没有认出出道快20年依旧活跃的两位star,至少出现在这种时机与场合足够让人脑洞大开,周边几群年轻人也没有丝毫打扰他们的意思,顾自围着篝火喝酒聊天。

 

是时候坦白一切,刚讨好似多点了几分章鱼端到光一面前,却被他胃口大开的吃相所打动,不忍心插嘴。

 

吃饱喝足的光一大人没有给刚机会,食欲满足之后带他找了一处可以遮风的岩石,位置和观光角度绝佳。刚抿着方才没喝完的一罐啤酒,等故事画上还算圆满的句号。

 

听到不远处雀跃的惊呼,刚本能想站起身寻找流星的痕迹,却被光一拨过脑袋衔住下巴,麦芽香在嘴里蔓延发酵,急切的拥吻到呼吸紊乱头皮发麻,刚喘着气等一连串亮点靠近又远离,迷乱中陷入下一个梦境。

 又输了。

 

刚醒来时已经置身柔软的大床,身侧位置稍微塌陷还带着可明显感知的余温。刚听到浴室热烈的噼啪声,光一大概起来不久正在洗澡。

 

梦中梦都有完整的逻辑线,带着自我思维真实得可怕。刚坐起身又日常性发呆,身下粘湿斑驳预示着这一场qingshi有多激烈,大腿内侧又多了几个新鲜刺眼的吻痕。

 

两个小时没有达成,那半个小时倒是真切存在的吧。刚拖着承受范围内酸痛的身体下床,将地上散落两人的衣物收拾到一边,却沾了一手带着麦芽香和海盐味的沙土。

时间不够也没关系呢。

------------分割线-------------

熊光和女王的声线意外很配啊

 (手残党其实不止马了一天😂,对能日更的大大表示跪服) 

 

 

评论(13)
热度(184)

© 包子的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