吱一声:つ…

【KK】(离别曲Etude in E major Op10 No3) 全一篇

设定:某领域精英光一x钢琴家刚     KT,最后有肉,HE

架空,bug多且不专业,有小伙伴想看ABO但是我又没写过,只是擦了个边,没有第三者炮灰不生娃,可以当一般的文看...吧,慎入

脑洞来源于某期正直,撩妹小能手24老师和女嘉宾四手联弹《离别曲》,我一点都不羡慕


---------------分割线--------------

再次被堂本光一领回家,已经时隔一年。

以前的门是深蓝的吧,记得走廊没有这个圆筒式垃圾桶,门牌还是古铜色的5124号,电梯的速度依旧快得令人发晕,现在他都没缓过神。

哦车库又多了辆法拉利,看来堂本光一赚得盘满钵满。

堂本刚尽量在并不久远的记忆里搜刮出一些能和眼前重合的事物。20分钟前他还在六本木高档俱乐部的卫生间,往自己身上狂喷特质香水,以掩盖意料之外提前来临的特殊时期的味道。

堂本光一靠在门框,点了枝烟也不吸,任凭抖落的烟灰掉在皮鞋上。烟草味丝毫没遮盖住堂本刚身上的气味,反而对比出更加香甜的信息素。他尽力忍着,夹着烟的手还有点抖:“胆子很大嘛,这种日子也敢在外面晃”。

他安慰自己,这比刚才只有两人的小车空间要好了许多,差点没忍住在车上办了堂本刚。

刚没有说话,直奔熟悉的房间反锁上门。长时间隐忍已经差不多耗尽积蓄的理智,他不敢保证在外面多呆一分钟,会不会直接扑到堂本光一身上。

海盐味和20度让人马上舒服了许多,他蹲在角落紧紧抱着抱枕。进门时偏身看到堂本光一的脖子,快触及喉结的衬衣领口也无法掩盖爆起的青筋,以及西装裤很明显的凸起。

果然对他还有反应么,不对,是alpha对发情omega该有的反应。

被突然亮起的可视电话吓了一跳,刚小心走到门边,只看到堂本光一湿漉漉的半张脸:“抑制剂在冰柜里,密码你知道。”

“嗯”房间的陈设依旧熟悉,床头还放着他从美国带回来made in Japan 的中国大熊猫。

光一听到里面的闷哼声,知道刚就在他对面只隔一扇门的距离,味道比之前又浓了一些。他松开领带极力保持声音平稳,下身起的反应看来势必要亲自解决一下。

堂本刚还没有被标记,这比问他一年前为什么不辞而别要更加重要。

“房间浴缸都有人定期打扫,你随便躺”。

“嗯”刚等镜头里的脸完全消失才蹲回原地,浴室里的沐浴露居然还是他喜欢的那款,特地留的?或者只是嫌麻烦根本就没有动。

在汽车后座还能淡定直视堂本光一透过后视镜偶尔飘过来的视线,刚闻到自己身上愈加浓烈的求爱气息,偏偏这天忘了带药。

-----------------

怎么也没想到会在那碰到光一。

两天前回国,他原本想家里蹲度过发情期。时代变化以前的阶级问题早就不复存在。可本能所制,特殊时期的omega依旧不能放松警惕。

在寒暄中得知朋友俱乐部钢琴师临时有急事缺席,刚估摸时间还有一两天,便自告奋勇去客串一场。

也不知道谁点了首肖邦的《离别曲》,四年前刚在李斯特大奖赛上一曲成名,为了心中的名作保持永久的新鲜感,自他成立个人工作室之后鲜少在外人面前弹起,所有点名这曲的商演都被他委婉拒绝。

“堂本先生,这位客人每次来都点这首,没准是您的粉丝呢”。侍者在年轻的钢琴家调好音之后笑着递上乐谱,名利场上混久了自然不会忘记合时宜得拍个马屁。

“是吗,我的粉丝不买票去听独奏会,跑你们俱乐部来点钢琴曲”。确认音准之后,见侍者呆站在钢琴侧局促不安,刚朝他眨了眨眼“不要告诉你们老板哦”。


E大调2/4拍子三段体作成的曲子, 在切分音的低音上,高音部弹出复音旋律,以“弹性速度” 的分句法演奏。生机勃勃的中段之后往复那段充满爱慕悲戚的故事,肖邦在前往巴黎之前在葛拉柯芙斯卡面前弹奏的离别曲,堂本刚和堂本光一曾经在幽闭的音乐教室四手联弹,他还献出了自己的初吻。

同样天赋异禀的钢琴天才势必在世人面前会被一分高下。而作为omega,天生的劣势让堂本刚在纠结之后决定退出。堂本光一却先一步放弃茱莉亚音乐学院的保送名额,反而报考了东大药剂专业专注研究信息素抑制剂的改良。

“钢琴本来就是兴趣而已,其他有意义的事情也很多。”

他还记得当年堂本光一在目川黑满开的樱花下那双印着绯色的双眸,偏头过来是整个世界开始渐变成不再消失的春天。

“比如喜欢你”。

-----------------

堂本刚早就把《离别曲》的音符刻在骨子里,眼前纸张的作用只是分散陈年往事的注意力。

虽然不能媲美世界顶级的钢琴音色,这架漆黑大三角也没有让他觉得无从下手,看得出老友在上面花了大价钱。圆形高阶两圈水晶围帘远聚离拉开,没人知道灯光在细微切面折射下聚焦的主舞台上,坐着的人是日本最杰出的钢琴家之一。

“怎么可能”。

刚结束一场跨国交易不久,堂本光一被美国人一口rap式英文绕得脑袋发晕,送客人走之后按照惯例点了那首钢琴曲。

并不期待俱乐部乏善可陈的钢琴手能弹出什么摄人心魂的音符,被商业化渲染过后的节奏夹杂机械情绪,有几次光一觉得还不如他当年随手弹一首要来的更近人情一些。

可每每应酬之后一个人坐在包间发呆,这是他少有能够静下心来时间。

第一段常被人误认为最简单的主旋律,若不是优秀的钢琴家演绎歌谣风细腻的音质,往往会适得其反。光一如往常一样闭目,以寻求其中人为或其他因素而产生的变化为乐趣。

而熟悉又陌生的一小节过后,他坐直身体,企图在不远处水晶帘里侧的优雅黑色身影里,寻找令他彻底清醒过来的源头。

“怎么可能”,第二次发问。


度盘      密码:rmc7


-------------分割线--------------




评论(36)
热度(336)

© 包子的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