吱一声:つ…

【KK】秘密线 9

KT 清水

是的还没完

-----分割线-----

即使教练说过这次只是场友谊赛,就当看平时训练那样。刚坐在内场还是经历了场焦灼不安,好像自己才是在里面跑的那个。

光一差点摔倒,还好及时稳住没把腿扭了,最后还加速接住了球。关键分让球队以微弱优势赢得这场比赛。

“恭喜”。

光一笑着点头,表情有些不自然。走到刚面前把他的贝雷帽摘下来,又把棒球帽戴到他头上 “上次比赛结束没见你,这次终于可以把它送给你了”。

“这有什么寓意吗”。刚把正戴着棒球帽别开角度,反正他没有洁癖,如果有,是堂本光一的也没关系。

“把好运气送给你啊,好像从认识开始,你都蛮倒霉的”。

光一接过刚递给他的水喝了几口,要是没看错,刚在他走上看台之前从大衣里掏出捂了很久的塑料瓶,还带着和场内气温不符的温热。

“好像是诶”刚点点头,很有兴趣似得玩起帽扣。就这么坦然承认了,他知道光一在开玩笑。

不可置否的是:被岛田陷害;大病一场;自认为喜欢光一他却已经是发小的男朋友,以及这之后一系列连锁反应。

刚有些理所应当收下这件“最后的礼物”,也许之后会顺利一点,明天这段旅程就要结束。

哪有什么哆啦A梦。

刚裹紧红色围巾,打算入场和教练他们说一声祝贺。

“晚上有庆功会,在当地有名的居酒屋,你也来吧”。

“我就不去了,这功劳我可一分都没占”。

反而让他们担心一场,刚觉得自己简直就是来旅游的。来之前堂岛还和他说这种活动简直就是随队干苦力的,可他们连水都没叫他递过。

“你要是不去,那群人可要说我连坑蒙拐骗的能力都没有了”。光一无奈指着下面,不管怎么样,先骗过去再说。

“那,看在帽子的份上,就被你坑一次”。

------

刚坐在角落喝米酒,温热甘甜度数不高,也禁不住一杯接着一杯。

他现在有些犯晕,眼前的堂本光一有时候一个,有时候两个,都不是他的。

“老板说养胃,你也不能这么喝吧”光一见刚趴在桌子上傻笑,脸红得像条熟章鱼,心想再放任他这样,晚上免不了要背人回房。

可不保证面对这样的堂本刚,会不会做出什么事来。

“不能吃肉不想吃草,只能喝酒啊”。刚突然坐直身体,看起来愤愤不平,委屈得往嘴里又灌了一口。

“刚君,这是喝醉了?”

教练上完厕所路过时看到红彤彤的堂本刚,特地绕过来问候一句。

“没有的事,来教练我敬你一杯”。

“好…好不巧”看了堂本光一一眼后,教练小心拿下堂本刚搭在他肩膀上的手,假装又有了尿意。

“得再上一趟厕所,尿急”。

“我陪你喝”光一坐在他旁边,倒了满满一杯啤酒。

刚也没客气,伸手直接从他面前把啤酒拿过去,喝了一口又递回来。

“我醉了”说的时候异常清醒,他甚至清楚看到堂本光一脖子上的青筋。

“刚才不还没醉吗”光一把剩下的一口气喝完,刚突然又笑了出来。

“被你灌醉了啊。”

光一被刚乱晃的手指指着,手不自觉伸过去帮他擦了嘴边的白沫。刚也没躲,歪头凑过去,然后直接靠在墙壁闭起眼睛。

堂本光一彻底变成了无数个。

------

出租车送到酒店门口,光一搀着刚下车,让司机帮忙把他弄到背上。

人倒是一点都不沉,只是感受到温热的气息喷到他脖子上,只能扶着电梯的扶手站稳。

电梯侧边的镜子里,路人以微妙的表情打量过后,便保持足够礼貌的距离,还帮他按了楼层。

光一颔首表示感谢,刚不安分得扭了一下还嘀咕了一句什么,接着搂紧他的脖子。

也睡得太熟了,裸露在外的脖子被刚的嘴贴着,呼吸伴着酒气,灼烧一层又一层。

光一小心把刚放到床上,刚扭了一下往左翻身,丝毫没有醒来的意思。

想了想还是帮他脱了外套,期间刚睁了一次眼睛,光一吓得立马放手。

可不想堂本刚误会他在乘人之危。

只是看着他重新抱着被子,凌乱的头发遮挡了半张脸,光一忍不住用手触摸刚的嘴唇,又放到自己的嘴唇上。

嗯,果然不带劲。

光一自认为从来不是纠结的人,只是顾及到刚,表白也要做好足够准备。

他和衣躺在床上,黑暗中也没有可以让人聚焦视力的东西。这一晚和第一天很像,堂本刚在距离他不足两米的地方睡得很香。

突然听到刚起身,光一以为他要开灯去卫生间,赶紧闭上眼睛假装睡着。

刚在床上傻坐了一会,他也不知道自己醒没醒,大概是在做梦,要不然怎么脚落地恰好套上鞋子。他走到光一床边,蹲下来听到叹了口气。

梦游了吗,光一把头转向刚,也不敢说话怕吓着他。

好像吓着梦游的人不太好,又想吓吓他看看会不会缩到自己怀里。

好一会都没动静,光一以为刚直接蹲在床头睡着。

果然醉了吧,酒量这么差,还好没让他坐在人堆里逞强拼酒。

“光一?”

刚突然说话,光一缩回准备按开关的手,一个清醒一个迷糊,在黑暗里四目相对。

“反正是在做梦,也没在怕的”迷糊的那个手臂搭在床上,准备把憋了很久的苦水都倒出来。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嗯,我也不记得了。发现突然就喜欢光一了,可是怎么办呢,晴子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不能伤害她的”。

刚顾自点头,又重复了几句,光一听他说的没头没脑,黏黏糊糊好像说梦话。他自己大概也觉得已经在说梦话,一会停住垫着手臂睡几秒,过一会又开始嘀咕。

可光一第一次从刚嘴里听到那几个字,喜欢什么的,宾语是他。是那种喜欢吗?

“是那种喜欢哦,光一君。”

光一屏住呼吸,反而比之前更平静。突然触碰到很柔软的东西,淡淡米酒的甜味,很快就从他嘴唇上离开。

“明天就不喜欢你了”。

反正梦里做的事别人也不会知道,摸着刚刚占过别人便宜的嘴,眼皮又开始打架。

“不喜欢了”。

-------

回程前,一行人特地去了趟车站名产店。

刚往购物篮里狂装特产,老师份学长份都不能少。往休息区看过去,光一正背对着他喝咖啡,一点也没有采购的意思。

早上一醒来头还犯晕,发现自己好好躺在床,这才确信回忆起来异常羞耻的一番举动,确实是一场梦而已。

羞耻却刺激,给他两个胆子也不敢做的事,也就是接酒意意淫一遍。

意外能直视堂本光一,反正什么也没做,又开始惋惜起这梦做的不够深入,应该对他这样那样对堂本光一都来上一遍。

“喂,想什么呢,袋子都要扯破了”。

刚吓了一跳“本来就想买的,诶你干嘛”。

长濑不知道从哪窜出来,拉着他帮忙挑一个礼品袋,刚把正翻着的红底蓝纹递给他,继续看堂本光一慢吞吞喝咖啡。

“这,这她会喜欢吗”?

“我说长濑君,你要送女孩子礼物就挑一个袋子,不大好吧?”刚终于扭过头,一脸恨铁不成刚地仰视大高个。

“不是啊”长濑着急从前背的包里掏出帽子递给他 “我要装这个的,你可不知道我们棒球队的帽子可抢手了,据说这是前几届师兄留下来的传统。”

“什么传统?”刚假装一脸八卦问长濑,帽檐下侧有主人的名字,堂本光一送他的那也有,亮黄色机绣的“堂本光一”,他要是以后供着,想忘都忘不了。

“除霉运什么的吗,堪比御守哦,你们棒球队可真厉害。”

“什么啊,是把赢比赛的帽子送给喜欢的人。很浪漫吧,这可比送玫瑰花有意义多了,嘿嘿。”

刚险些把长濑的帽子掉在地上,在长濑惊呼声还没从喉咙放出来之前,及时用膝盖抵回来。

他看到堂本光一恰好转头过来,大概是被他俩不大不小的动静吸引了注意力。

慌忙把帽子递回给长濑,刚胡乱抓了一堆特产拿到收银台,假装什么都没发生过。

什么意思,他是越来越不懂了。

------分割线-------

叫我包拖布orz

评论(30)
热度(164)

© 包子的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