吱一声:つ…

【KK】秘密线 10 完结篇

拖了很久的完结篇,没人看也更完了


秘密写的前篇秘密线


总是没坑

---------分割线-------------


刚把那顶棒球帽挂在卧室墙上。


打算自暴自弃。


虽然有试图将它藏在衣帽间,假装不小心落在汽车后座,或者放在学院更衣室柜子里,尽量不让自己看到。


可那几句话,从不同人嘴里说出口再拼接一起有头有尾,结论显而易见。


不经意调戏,又恰好假借他人说出口,得有多迟钝才不会发现堂本光一的心思。


也许是那个人太过聪明,刚甚至怀疑起这一切都在堂本光一掌控之中,会不会只有他才是被耍的团团转那个。


还好自己也不算太笨,虽然差点一冲动就想直接跑到他面前问个清楚。

眼不见为净什么的根本行不通。帽子也是,人也是。





窗外近似灰霾的天气,昏昏沉沉又灌着冷风,让人无意识这个点居然还是大中午。在把材料划烂之前,刚接到母亲电话让他和教授请半天假,说是许久不见的朋友刚从国外回来,带他一起去叙旧。

多半是因为所谓的朋友携了家属,然后从长辈见面变成小辈会面,深知套路的堂本刚,这次意外没有拒绝母亲的安排。

西装被熨得笔挺,棒球帽还是安静地挂在墙上,刚摘下来往头上套。穿衣镜里的样子太不和谐,甚至有些可笑。

这段时间围着他转的都堂本光一,堂本光一的各种并不明显的小表情都历历在目。那天做的梦太过真实,回味起来甚至贪婪得想过:

要是真的该多好啊。

怎么可能。

刚把棒球帽挂回原处,把戴好的领带摘下换了一个深红色的领结。

不管对方怎么样,会尽量不拒绝第二次见面。

一路上母亲说着刚和那位长辈的渊源,什么小时候阿姨可喜欢你啦,你可喜欢缠着他家小哥哥啦,对此毫无印象的堂本刚全程笑着附和,心想还是deadline只剩一天的report更要紧。

等等,小哥哥?





西餐厅的温度比室外高了20度不止。

俨然穿越一个季节,连音乐都是轻松恬静的纯音,刚挽着母亲的手定了定神,总不能在玫瑰色调还沉溺在消毒药水的味道里。

可下一秒就想逃出去吹冷风。

这是老天已经允许他自暴自弃?

临窗一桌,着装优雅的中年女士看到他们便笑着点了点头,母亲脚步也轻快了起来。

堂本光一起身帮刚妈妈拉了椅子,手指假装不经意擦过堂本刚的肩膀,听到他明显抽了一口气,腰背挺得笔直。

“小刚长这么大了,好多年不见还是这么可爱呢。”
“阿姨好”。
堂本刚直接跳过堂本光一朝贵妇俯首。


“光一也长这么帅了,当年刚老缠着他去买冰激凌呢”。
“阿姨好久不见”。
堂本光一直勾勾盯着堂本刚。

贵妇们夸完对方儿子开始忘我寒暄起来,堂本刚喝了一小口红酒以掩盖腾上脸的热度,透过高脚杯堂本光一的眼神也染了层紫红色。

他怎么对这个小哥哥一点印象也没有?

听母亲说过5岁那年他生了场大病,确实对这之前的事没有丝毫记忆。可脑内了自己曾经缠着他买冰激凌的样子。再看看和他面对面坐着的人,西装男缠着西装男买冰激凌,太可怕了。

堂本光一早就知道堂本刚是当年那个喜欢穿带蝴蝶结衣服的男孩子。

而面前这个扎着深红色领结,正埋头切着牛排一言不发,从开始到现在脸上表情变化简直可以用精彩来描述的男人,大概10分钟前还给晴子发了短信,解释他和自己的“约会”纯属意外,而正和长濑在外度假的晴子把短信转发到了他手机。

“我说啊,要是我们两家是一男一女,没准还能结个亲家”。

刚妈妈说完掩嘴而笑,光一妈妈看了他俩一眼也笑着附和“可不是嘛,当年小刚还追着我家光一说长大了要嫁给他,真的太可爱了你还记不记得”。

堂本刚被长辈的打趣吓得才入嘴的生菜都要喷出来,而堂本光一却依旧淡定看着他晃了晃手中的红酒杯“现在也不是不可以啊”。

刚瞪了他一眼赶紧去看母亲的反应,还好两位正高兴聊着家常无暇顾及,他紧张得把剩下的红酒一口气喝完,低头也无法忽视对方似笑非笑的脸。

堂本光一这是在捉弄他?就因为小时候的冰激凌?也太小气了吧,你也舔了我吃过的冰激凌勺子啊!

他正沉浸对堂本光一的“批斗中”,对面突然半起身,平静又谦逊的声音好像在陈述一件不容拒绝的事实“阿姨,妈妈,正好顶层的景观温室新开,我看刚有点醉了,带他去醒醒酒”。

被拉开椅子的声音吓了一跳,刚一时不知所措,正想婉拒两位贵妇却异口同声“去吧去吧,你俩年轻人去玩,我们有司机送不用回来了”。

堂本光一没有说话也没有进一步举动,刚却鬼使神差般站起来,酒劲一上晃了晃身子,被迅速凑近的人扶稳,耳语让他身体里的酒精彻底升腾。

声音小到只有一个人能听到“怕什么,我又不会吃了你。”




无比漫长的24层楼梯。

堂本刚斜靠在护栏,镜子里的堂本光一仿佛把他全身扫射了一遍。

而他转过头看堂本光一,这个人又无比正直地直视前方,仿佛刚才只是他看花了眼。

会发生什么他是不知道,当然不会是醒酒这么简单。

出电梯门要过一个露天走廊,冷风吹得堂本刚打了个哆嗦,堂本光一快走几步把温室门打开,又出来把杵在门外缩着脖子的堂本刚拎进去。

带着植物清香的暖气让人顿时放松下来,可门外明明挂着还有一天开业的牌子。

就这么被骗到天台,会不会被杀人灭口?

可他也没做过什么事能让堂本光一痛下杀手吧,如果真是那样的话也许他还能亲自指导,从动脉下手会比较痛快。

刚把西服纽扣解开透气,胡思乱想大概是昨天那部悬疑剧的后遗症。

未犯罪嫌疑人把钥匙放在花架上,转身朝他走近。

他小退了半步,又觉得没什么好怕的,顶着已经泛红的眼睛瞥了眼堂本光一,就假装欣赏身旁的温室玫瑰,还被不小心扎了一下痛得立马收手。

“这里能醒酒吗?明明让人更晕了。”

“那边中了片薄荷”。

“谁告你薄荷能醒酒的”。

“那就醉着吧,喝醉了会发生很多事情。”

比如说酒后吐真言,对他表白,顺便还吃他豆腐什么的。

酒真是个好东西。

堂本光一话里有话,并得到了意料之中的回应,堂本刚终于把紧绷的神经完全舒缓开,很无奈地转向他。

“你到底想说什么”。 

 

光一把手机递到他面前晃了晃“你出门还要和晴子汇报吗。”

“怎么会到你这里?”刚看着送信时间一脸难以置信,全然忘了现下还略微尴尬的处境,他凑过去仔细看了一遍,刚发出去就被晴子转发给了堂本光一?

“你一直以为我和她是什么关系,男女朋友?她现在可是和长濑在北海道度假。”

一张两人在玩雪的照片。

“诶,晴子和你分手了?她为什么不和我说,不应该啊”。

堂本光一哭笑不得,想揪刚凑过来泛红的耳朵又怕他痛,只是轻轻拍了下他脑袋“和晴子交往的一直都是长濑好嘛,你真是喝醉了”。

刚气鼓鼓瞪着他“我没醉”。

“好好好,没醉,醉了就该说喜欢我然后亲我了”。

刚突然闪开离他一定距离,又是这幅永远淡定到好像事不关己的表情,可他却对这张脸讨厌不起来。

昨晚还梦到了呢,真没出息。


“所以你一直以为晴子喜欢我,所以避开我,连前几天在喷泉边碰见都要假装没看到绕道往回走?”

“才没有,我,我是忘了书在图书馆”。

一下子被揭穿一直以来的防备,刚开始盲目寻找借口,毕竟这种草稿打过很多次,也没想到要用得这么突然。”

“图书馆在另一个方向,堂本刚”。

刚怔在那,细细揣摩与他最为密切的这三个字,第一次从堂本光一嘴完整说出来的含义。

他是在警告他,不要再自欺欺人,所以事情都没有那么复杂。

他说他和晴子本来就没有关系,所以之前一切都是自己胡思乱想的结果?

有点懵了,也有可能是醉了,酒确实是个好东西,可以作为一切事故的借口。

明明已经显而易见的结论。他喜欢他,他也喜欢他,其中没有任何阻碍或第三者。堂本刚也难以置信行事上一向果断的自己,会拉扯出如此多的分叉线,走的弯路能绕地球一圈。

堂本光一一直在终点等他吗?

刚下意识像去开门,逃避猝不及防被完全解释的疑惑,也许期待许久的答案心理上却完全没有准备好。在不小的空间里,却连组织语言都难以进行。

慌忙之中碰到身旁的多层花架,他被人拦腰拉开,一排水培植物应声倒地。

“就想这么逃走?”

刚放开因惊吓而紧紧抓住他胳膊的手,两人的裤子被营养水淋透,在估摸堂本光一生气之前,他想都没想就亲了上去。



轮到堂本光一怔在那,脸上难得飘了红晕,刚想挣扎开却被搂得更紧,“对不起”他干脆硬着脸皮微仰头,看堂本光一一点一点把嘴角的笑收回,假装很镇定。

“第二次了,你强吻我”。

“骗人,刚才是第一次,而且是我不小心碰到的”。

“大阪回来前最后一个晚上,你偷亲我,从这到这都没落下”。

光一终于放开他,额头到鼻梁到下巴到嘴唇都指了一遍,刚很艰难地回忆起那天晚上自己到底做了什么。

 


他喝醉了,然后好像被人带回去,就做了个梦。

那个梦,他好像是趁黑胡乱亲了堂本光一来着,还说了不少话,要是把内容回忆起来,自己也是从小到大第一次这么豁出去。

难不成这一切如他所愿…

刚蹲下身子捂住脸,想刨个地洞往下钻还来得及吗?

大概来不及了。


堂本光一以同样绷着西装裤蹲下身“你还说喜欢我,喜欢到生病了还叫我的名字,不信我还有录音。”

堂本刚把手从眼睛挪到了耳朵。

光一拉开他的一只手,把堂本刚整个人拉起来,

“我想说,我也是的,一直以来都是”。

他早就想把这些话告诉堂本刚,直到那天晚上才知道堂本刚也有一样的心思,所有带着自责和猜疑的单恋故事,从来只是缺一个推动器而已。

“所以,你可以补偿我了吗?”

“补,补偿什么?”

“很多,要不就从上次偷亲我开始吧。”

就从kiss开始吧。

堂本刚,生平第一次被人撬开了嘴。

却连抗拒的本能都被对方灼热的气息所打败。

不同于那晚无意识的自我放纵,喜欢的人近在咫尺,呼吸缠绕开是比花草香更暧昧的红酒味。

唇舌温柔地进犯,所有屏障和阻碍抛开之后,他第一次尝到了濡湿的甜味。

被堂本光一搂住腰,手很规矩地虚贴着他的腰线。

既然是补偿,好像自己需要主动一点,他开始迎合着伸出舌头,闭眼之后突然反应过来。

“那个?”

“说”突然被打断的kiss,对方正以上目线攻击他,完全生不了气

“我小时候真的说以后要做你的嫁?”

堂本光一很认真地点点头。

“你说,给你买一只冰激凌长大了就会嫁给我,


 所以……我就给你买了两只。”


这样就能早点和你在一起了。



并不复杂的秘密线。


-------------完结----------------


晚安~



 

评论(29)
热度(241)

© 包子的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