吱一声:つ…

(KK) 麻花辫

就…很短啊

麻花辫太可爱了orz

随便看看,做个好梦

-----分割线----

堂本刚某天顶着两根很不对称的双麻花坐上保姆车,司机在等堂本光一的间隙忍不住越过座位问了一句。

“刚桑,今天换发型师了?”

多年驾驶担当,作为老司机的他对这位爱豆的任何造型都有了超越自我认知的认同感,反正刚桑永远走在潮流前端就对了。

没准这种歪歪扭扭的麻花辫冒出几簇碎发,尖端翘起来还是最流行的发型,过几天就能在女儿的时尚杂志上看见。

“是哦”堂本刚摸着并不顺滑的左股点点头,堂本光一正好从出口大步流星拐出来,踏上保姆车。

“还是个新手”。

1个小时前。

堂本光一睡眼惺忪坐在他旁边,任凭造型师给刘海上了发蜡露出额头,化妆台上的咖啡续了第二杯。

安定的低气压无表情冥想状。

“つよ桑,今天是自然披着还是烫卷?”

刚想着今天要录两本外景,休息间隔还短到来不及人为时间差。

“两边往里烫一下,下午我随便扎一扎就行”。
说完瞥见镜子里的隔壁以微弱的幅度移了下脑袋。

正好对上视线。

直到他的的造型师转到侧边才将两人分开。

想什么呢,别以为我没看到你在笑。

堂本光一的造型花不了多长时间,两位造型师一前一后走了乐屋,只剩下他和在一边自己卷头发玩的堂本刚。

“刚。”

“嗯?”

“今天不扎麻花辫吗?”

虽然披着头发也好看,两根辫子好像更适合今天的长毛衣外套。

反正就是手痒,上次看小姑娘帮刚一股一股分开又交叉叠好,流程简单到他不以为然。

还以为多复杂。

“诶,要扎吗”没等他拔掉卷发器插头,堂本光一已经走到他身边,把卷好的那根人为拉直又弹开,还带着余温和被热度晕开的洗发水味道。

一脸跃跃欲试。

堂本刚不忍心拒绝,好吧,谁让你头发没我长呢。

“只留一本的时间哦”。

即使再惨不忍睹他都能接受的,堂本刚对着镜子里的自己点点头,乖乖坐好任凭摆弄。

相方爱哦。

堂本光一用梳子把刚的头发平均分到两边。

还好自己没有强迫症,不然光这第一步都要花半天时间。

还是把鬓角那几根长的留着吧,多可爱。

光一轻轻攥住一边头发,打量镜子里的高度是否合适,却看到刚蹙了下眉头。

“弄痛你了吗?”

“没有啦,还有20分钟巨匠。”刚往后指了指时钟。“放心,要是造型师问起来,我就说突然想扎辫子就自己弄了”。

“说是我扎的也可以的”。

黑色一身再精英不过的堂本光一,昨天还在帝剧舞台缠着两根红绸凭力飞天,现在却对着他的左半边脑袋研究怎么才能把3股变成一根,很是认真。

“那等你扎好再说”

新人发型师的手艺,意外还不错。

-----分割线------

眼睛一闭一睁

六天班😳

慰劳下自己

评论(12)
热度(147)

© 包子的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