吱一声:つ…

【KK】轻度妄想症 (上)

最近事多又忙,很久没更了

好日子庆祝一下

(来自单身包的凝视)

kt    漫画家和曾经单恋对象的故事

………………分割线…………

“不要动我冰箱里的蛋糕”。

下班前看了眼表,刚赶忙发了条短信给房客,显示已读之前又加了一条。

“吃不到我会杀人的!!!”

特地多加了几个感叹号。

如果是普通蛋糕,他也不至于吝啬到如此地步。

发小准一出差香港特地排了两小时队才买到一块,早就被推特各种美食达人推荐的网红产品,如果被那个不懂美食只为填饱肚子的人消灭,暴殄天物不足以描述如此“暴行”。

如果是一般房客,他也不会用这种不客气的语气。

半个月前堂本光一突然出现在家门口,拖着那只多年未变只是稍显古朴的行李箱,却难得把干净利落的头发留长,好像3年前还在学校一样。

“我被家里赶出来了,求收留。”

语气可丝毫没有求人的意思。

堂本刚当时刚爬上床没多久,对于早睡的奈良人来说,12点已经是梦酝酿得正好就等发酵的时刻。

况且他熬夜加班赶稿,好不容易能有一个安稳夜。

所以几声急促门铃之后他艰难爬起,看到堂本光一的第一反应是,最近工作积蓄的压迫终于有了无法避免的后遗症,且“效果”显著。

噩梦,就这么开始了。

…………

和堂本光一是大学校友,一个学机械设计,一个画漫画。某天在校论坛看到系学弟有偿求问:机器仿人体构造如何才能在不违背正常运转机理情况下符合大众女生审美,正好闲的恨不得出钱解决问题的两人留言从各抒己见到针锋相对,云火药差点没把整个提问区给炸了。倒是学弟先招架不住,把问题撤了私信两位出来喝个咖啡表示感谢。

堂本光一以为自己赢了这场并不存在的比赛,愿意出来纯粹是想提醒学弟千万别被另外一位满脑子少女漫画非现实主义者所误导。

被车轮头像那位隐喻嘲讽只会画少女漫迎合女生口味,堂本刚气得立马去书店抢了伊藤润二最新连载的恐怖漫画,接到私信时正好经过咖啡店门口,一向热于助人的堂本刚想了想,没准学弟正好需要他帮个大忙。

堂本刚见到堂本光一第一眼,大概花了10秒时间把他从上到下在心里素描了一遍。头发恰好抵到肩膀不长不短,原本朝外看街景的脸偏过来,伴着门廊插花清香的微风恰好卷了发尾,比咖啡味还要浓烈一些。

下一本漫画的男主角好像就应该长这样。

这届学弟质量不错嘛。他暗暗想着朝指定座位走去,对方明显愣了两秒,才朝他点了点头。

于是过了10分钟牛头不对马嘴的初次 f2f交流之后,双方才知道面对面坐着这位不是学弟,而是不久前在网上互掷炸弹的对象。

尴尬到极点之际他连头都不敢转,完全没了不吐不快的气势,只好和斜对面鱼缸里那条金鱼大眼瞪小眼。服务员恰好端过两杯咖啡,又递给他一张留言卡,堂本刚接过来一看差点没把瓷罐里的方糖全都倒进去。

“学长们不好意思,刚刚被导师催回去搞电路了,两位玩的开心,咖啡我请😊”。

堂本光一倒是气定神闲,指着他放在桌上的袋子,等堂本刚重新朝向他才开口“人间失格的连载?我也有在看。”

两人心照不宣都没提及那事,反而聊了大半天日本漫画的发展史,直到天黑才互相道别。堂本刚拎着两块堂本光一临走前给他买的蛋糕,也不知道为什么自然而然就收了这份投喂。

“这个和你衣服好配”。

嗯,他那天穿的小草莓。

之后半年,两人无数次在食堂,图书馆,以及学校操场相遇,有时简单打声招呼就擦肩而过,堂本光一每次都能从人群里发现他,特意钻出来和他聊天。时间不长,堂本刚发现自己闲暇时创作的男主角越来越像他。

他却不想画笔下的堂本光一和各种各样的女主角们谈恋爱。

收到心仪漫画会社发来的offer,也得知堂本光一会出国留学继续深造。原本以为肆意萌芽的单向恋会在毕业典礼之后宣告终结。

甚至用喜欢来描述又无足轻重,他以为自己只是稍微入戏,代入主人公之间的感情本就是是每个画手写手的必经之路。

毕业酒会,一身西装风度翩翩的堂本光一端着鸡尾酒绕过人群走过来,他正站在小角落喝着草莓汁。

“你就喝这个?”

“酒苦手,我还想走回去呢,最后的校园生活了”耸肩后退一步,从侍者托盘上换了一杯橙汁,堂本光一靠过来,从他身后重新拿了一杯酒。

除了对方呼吸的轻微酒精味,堂本刚滴酒未沾,脸却红的发烫。

“有那么多女生等着你邀请他们跳舞呢”。

“是吗,没看到。”

堂本光一依旧盯着他,从小烫过的卷发到红色领结,今天好像还特地修剪了眉毛。无视两人之外音乐和人声嘈杂纷扰,躲闪的目光好像都在他一手掌握,融化在餐桌上原本多余的烛光里。

放长线吊大鱼,大鱼就在离他半米的地方。

圆舞曲突然切换摇滚乐,所有人都被吸引了注意力。

堂本刚被堂本光一拉到厅侧后门,膝盖抵着裤裆,直到对方的舌头在嘴里肆意挑拨,才知道发生了什么。

粗重的呼吸分不清是酒精味还是果香占上风,腰上虚浮的手加重力道,透过衬衫纽扣的缝隙手指在他胸前逡巡撩拨,堂本刚条件反射,往堂本光一怀里缩了缩。

“你…”
“喜欢吗?”

好像一切都发生得理所当然,他跟在堂本光一后面走进大概早就定好的酒店房间,脚步虚浮头脑混乱,对将要发生的事情一知半解。

突然发展成成人漫画,堂本刚至今也不想回忆起那些具体情节,第二天醒来时全身酸痛,堂本光一却没了踪影。

他等了几日,还是从同学口中得知堂本光一在毕业晚会第二天就去了美国。在那之后,但凡有一点他的消息,堂本刚都自动屏蔽。他没有把自己当成受害者,只是觉得可笑至极,自己尚且还在做爱时尚存一点真切的感情,堂本光一自始至终却只是把他当成戏弄的工具。

且蓄谋已久。

噩梦降临时,他想直接把他挡在门外。

却鬼使神差般任他走进自己家门,还把沙发借他留宿。

热于助人有时候真不是件好事,何况他已经被坑过一次。

堂本刚在床上翻来覆去,下定决心第二天一早就把堂本光一赶出去。

那位却早早做好早餐,而且还丰盛得让他狠不下心开口。

先吃完,就当留宿他一晚的房租了,堂本刚满怀心事走出卧室,全然不觉脚上的拖鞋都套反。

堂本光一一反前一晚的理所当然,可怜巴巴地求他收留一个月,说是被家里逼着和不喜欢的女人结婚,除了堂本刚想不到可以投靠的地方。

堂本刚冷哼了一声,你的狐朋狗友不是多得可以去帮别人抢门票当黄牛,我和你可不熟。

堂本光一依旧低声下气,长濑那几个被我爸一逼问肯定就要把我卖了,也不能去租个房子,账单一查就能知道在哪,不宜久留。

叮一声,刚把叉子故意重重放在餐盘上“洗碗。”

………………

他和堂本光一约法三章,即使一个月也不能违背,否则立马走人。

不能在公共区域裸露身体。
不能进他的房间。
不准带女人回家。

即使再不想知道堂本光一的消息,某知名女优和汽车公司公子哥的绯闻堂本刚也有所耳闻。

找上他,多半也是因为自己住的地方偏远且平民,不足以被媒体记者惦记。

堂本刚入社之后便一改画风,作品多以乖张惊悚的诡异剧情为主,却意外符合很多社畜的口味。世界上没有那么多美好的,即使有,也是曾经不暗人事的妄想。

还好只是轻度妄想症,被妄想对象狠狠推到现实边缘,他及时刹车,自己爬上了对岸。

现在那个人又出现了,且好像对之前发生过的事丝毫不在意,理所当然压榨着他原本就不甚笃定的心,

可恶至极。

…………分割线…………

饿了,起床

5点就醒无药可救😱

评论(24)
热度(294)

© 包子的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