吱一声:つ…

【KK】轻度妄想症 (中)

KT  漫画家和他曾经单恋对象的故事

依旧没肉

…………分割线…………

意料之外的大雨,堂本刚下车便被铺天盖地淋了一身,只好临时去找避雨点。

雨越下越大斜斜打过顶棚,头顶噼啪作响的震动丝毫没有停歇的趋势。堂本刚说服自己,要不是包里的漫画原本不能碰水,才不愿意给堂本光一打电话让他来接。

两通忙音之后,他把包抱在胸前,在已经开始积蓄的水洼里重重踩下一脚。

不要有太多期待,这个道理多年前便懂,还不如期待雨能小一点。

……

门口已经残留了些许水渍,他以为是刚才在地毯上踩得太猛,站了半天才进门。

直奔厨房打开冰箱,再往垃圾桶一看,自己果然立了个flag。

“堂本光一,我不是说了不准动那个蛋糕吗!”

无辜淋雨积蓄的怨气连同“天物”被暴殄的失落感一齐爆发,他又重重敲了两下门。

准一作为为数不多知道那件事的人,帮他走出刚毕业时曾有过人间不信的困境。

昨天一下飞机就赶过来送蛋糕的冈田准一,却意外看到了不速之客,堂本刚还记得他开门后好友震惊的表情。

房间里过了好一会才有响动,门打开后露出一个湿漉的脑袋,堂本光一还打了个哈欠。

“你淋雨了,赶紧擦干净要不然会感冒”。

“不要你管。”堂本刚看到他还穿着浴袍,没准刚刚还悠闲跑了个澡,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你为什么要动我的蛋糕!”

堂本光一慢悠悠走出来,堂本刚的头发还在滴水,和他不过半臂的距离,连睫毛沾着雨滴都清晰可见,被打湿的白衬衫露出脖子一截暧昧的肉色,让人喘不过气。

他拿过干毛巾打算上手帮他擦头发,却被一把打开。

“我给你发了短信,没看到吗?”堂本刚尽量保持心平气和,显的自己没有那么小气。

“看到的时候已经吃完了嘛,一块蛋糕而已,你这么在乎干嘛”堂本光一直接把毛巾放在他肩膀,手虚拂过湿透的衣裳,却被灼烧一般立马撤来,他假装毫不在意靠在门上,又略有深意从上到下扫了他一遍。

“还是因为是他送的,你舍不得。”

“你什么意思”堂本刚很少发火,此时才知道大概以前是没遇到可以惹怒他的那一个。

想把这个人撕成碎片,即使又有再让人舍不得下手的皮相。

他气的呼吸有些发抖,衣服湿透裹着身体,隐约的寒意终于有了实感。

突然鼻子发痒想打喷嚏,又赌气般忍着不想被堂本光一看笑话。

堂本光一不怕惹怒他,却担心再僵持下去这个人会生病。原来堂本刚有棱角有倒刺,只是曾经一直收在羽翼下,被激怒之后一点点张开,是他过去3年幻想里存在的模样之一。

无比真实,不仅仅只是在梦里。

他叹了口气,把一直挂在门后的纸袋递给他,硬塞了几次才被不情不愿接下“你是想和我吵架吗”。

堂本刚没接话。

“我会认输的。”堂本光一靠过去帮他擦头发,这一次堂本刚没有拒绝。

连反抗的力气都没有,任凭被毛巾从头到脸擦了一遍,他重重打了个喷嚏,眼泪鼻涕齐齐。

泡澡后又喝了杯姜茶,勉强通畅一些,只是堂本光一在茶里多加了生姜少加了糖,辣的舌头还有些发麻。

堂本刚打开包装袋,蛋糕盒上印着新鲜的日期,上午11点38分。他不明白堂本光一有这份心思打飞的去香港只为买一块蛋糕,为什么不能更好心一点,别再闯进他好不容易才重塑的壁垒里。

剜了一勺送进嘴里。

奶油新鲜却太过甜腻,酥皮干燥直卡喉咙,全然没有所传的那般美味。

“都是骗子。”

他把蛋糕连同包装袋一起丢到垃圾桶。

……分割线……

晚安

评论(29)
热度(222)

© 包子的铺 | Powered by LOFTER